吃泡面咋成了“消费降级”

张萍

2018年09月11日08:27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吃泡面咋成了“消费降级”

“消费降级”这个词近来正变得前所未有的时髦:出行从打滴滴到改坐公交是降级,手机不买苹果改用华为是降级,衣服从穿高端设计师品牌到改穿优衣库是降级……方便面、榨菜、二锅头的业绩增长,又是整体消费降级了。乐意承认自己生活不如从前了,更乐意总结社会哪哪在走下坡路,似乎是有些年轻人一种新的焦虑心理。

听说过“口红效应”与“短裙效应”的人知道,消费行为与经济走势之间存在相关性:经济上扬,女人的裙摆越短;经济下行,口红的销量反而增长。这两种效应在上世纪的美国社会经过数轮经济起落的验证,而泡面销量与消费降级之间看上去存在的因果关系,实则颇经不起推敲。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1到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210752亿元,同比增长9.3%,增速略低于去年同期,但总体上涨的趋势非常明显。零售界人士也表示,泡面业绩增长得益于口味的丰富以及定价的提升。其实,哪怕观察身边人也能发现,年轻人消费泡面与穷或富没有必然关系,多吃一顿泡面并不意味着放弃对高价商品的消费。

在一片林子里,当一只蝉先鸣叫的时候,其他蝉总是容易跟着叫起来。很多人还未考证消费降级的真实性,就已经在为“凛冬将至”采取防御措施了,甚至试图凭借恐慌情绪去证明事实。不管是从宏观数据还是从个人观察来看,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的消费品质提升都是清晰可见的:如今不少学生也用着几千块钱的手机,中年人憧憬并计划着实现财务自由,老年人成群结队地走出国门旅游……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变化,见证了人们在短时间内一次又一次的消费升级。如果把一段时间内消费升级速度降缓,或者对理性消费的回归,都当作消费降级的证据,显然是不客观的。

过去是消费升级,未来就一定不会发生消费降级?必须承认发展有阵痛,随着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显现,各利益主体的诉求不断分化,中国经济也面临挑战,但我们对基本面应有共识、有信心。事实也是这样的——焦虑心态横行并没有阻止大家在现实中继续为幸福生活拼搏。一个崇尚勤奋的民族,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然而在“贩卖”焦虑横行的舆论环境中,依然要时时用“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这句金玉良言去拨云见日。

信心源自对勤奋的信仰,也源自政府对民意的重视。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活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政策阳光再一次驱散焦虑情绪的阴霾。

《浮士德》中“永远否定一切”的魔鬼靡菲斯特,总是想尽办法扰乱浮士德的心智,让他认输。消费降级的魔咒就像“靡菲斯特的耳语”,附和它是容易的,难的是用自己的心和眼分辨真相,保持对未来的信心和定力,走好脚下的路。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