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百位名师下乡村 他们默默地在做同一件事

梁建伟

2018年09月12日17:1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杭州百位名师下乡村 他们默默地在做同一件事

“你为什么要把孩子送进城里的学校读书?”“农村的学校不够好。”“农村的学校为什么办不好?”“农村学校的好老师不多。”“农村的好老师到哪里去了?”“很多都跑城市里来了。”

这是记者与一位家长的对话,这位家长的孩子读小学一年级,今年上半年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孩子弄进了杭城的一所民办小学。“这么小就让他住校,感觉有些对不住孩子。但没办法,就是想让孩子上一所好学校。家门口有一所乡村小学,但与城里的学校比,差距比较大。”

让每一个孩子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教育,是家长们的迫切需求,也是教育部门一直追求的。然而当前的现实是,城乡教育发展不均衡,而且差距在拉大。

如何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保障乡村孩子享受到优质教育呢?

最近一年,杭州市教育局都在力推一件事:鼓励名师建乡村工作室,让城里的名师下乡,搭建师带徒的培训机制,带动了一批乡村教师的成长。

哪些名师参与其中 116位中小学特级教师、2位高校教授

杭州市教育局人事处处长蒋峰告诉记者,名师工作室共聘请了116位中小学特级教师等名师和2位高校教授担任导师。

2017年6月底,记者被一张定格了的照片所感动:一个穿着红色上衣的初中老师,在上完最后一节课后,低下自己的头,深情亲吻了相伴自己40年的讲台。

浙江省正高级教师、初中数学特级教师盛志军,在离开一生挚爱的三尺讲台后,并没有去享受安逸的退休生活,没有被培训机构的高薪所打动,而是积极投身于助力振兴乡村教育的事业。

蒋峰透露,在杭州建的119个名师乡村工作室里,盛志军是唯一一个拥有两个工作室的名师,一个建在富阳区场口镇中学,一个建在桐庐县分水初中,带了30个徒弟。

这里头有个小插曲。原来,盛老师当时退休前就想好了,去桐庐分水初中带徒,帮助当地老师提升业务,开讲他的田野第一课。然而,他这样的教育大咖也是其他学校争夺的“目标”。他退休前任教的富阳当地乡村老师急了,迫切希望得到盛老师指点。于是,盛老师就建了两个工作室,一个建在富阳,一个建在桐庐。

昨天(9月11日),盛志军去了一趟桐庐的工作室,听了两堂课,检查了助理的准备工作。“新学期了,工作室进入了活跃期,一切要准备就绪。”位于富阳的工作室在新学期的第一场活动,安排在明天,他要给徒弟们上一次公开课。当然,场口镇中学的数学老师肯定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盛志军说,暑假里他让徒弟们读了两本数学专著,这两本书对他们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希望他们好好读,这项作业要检查的。”

杭州上城区有两位正当年的语文特级教师,一个是杭州崇文实验学校的副校长虞大明,一个是天长小学的蒋军晶。他俩都是第二批进入“名师乡村工作室”的大咖,一个在萧山区的葛云飞小学,一个在富阳区的东洲中心小学。

国家有个“万人计划”,指的是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虞大明入选了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是杭州市唯一入选的小学教师代表。

虞大明带了10个徒弟,是葛云飞小学及周边乡村小学的老师。“我基本上一个月去一次,一次3天,主要与他们进行课堂教学的探讨,这种做法会持续3年。”他打算下周去一趟工作室,“暑假里搞过一次活动,给他们留了一项作业——读书,新学期第一次活动,得检查一下作业做得怎么样,搞一次读书分享会。”

蒋军晶是一位个性鲜明的语文老师,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辞去了天长小学的行政职务,一门心思搞教研、出专著、带徒弟,推广儿童阅读。工作室成立半年多,蒋军晶给10多个徒弟布置了一个为期一年的作业——每个人选择一个大作家,比如鲁迅、叶圣陶等,给孩子们编一个读本。“开学前,我约他们来天长小学探讨过了,就当检查作业了。工作室在新学期的第一次活动可能在下周进行,10月份在萧山举办一个群文阅读的全国研讨会,工作室的所有人员都在参与做准备工作。”

杭州长江实验小学校长、数学特级教师丁杭缨的“名师乡村工作室”建在富阳区永昌镇中心小学,带徒10人。不过,每次她一过去,永昌镇中心小学周围的学校老师,肯定都会聚过来。丁杭缨说,她会进行课堂教学展示、观摩研讨、疑问解答、头脑风暴等活动,“关键在于让乡村教师在观念上得到提高,而教学的方式方法因人而异,学校不一样,学生不一样,模仿是没有意义的。”

名师们要做什么 带10位以上徒弟 每学期至少三次下乡

目前名师乡村工作室已经规划布点建设了119个,覆盖了全市60%的乡村中小学。

当记者拿到119个工作室名单后发现,里头的很多人都是老朋友,他们在杭城教育界那是鼎鼎大名,有着非常显著的影响力。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而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范畴。”蒋峰说,“名师乡村工作室”就是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推动名师下乡,让乡村学校“校校有名师”,破解城乡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矛盾,加快农村青年教师的成长步伐。

记者了解到,每一个“名师乡村工作室”的任务,是带10个以上乡村骨干教师,给他们制定专业成长规划。“这是一种师带徒的方式,工作室的名师是每一个学员的师傅,手把手教他们,让这些乡村骨干教师快速成长。”蒋峰说,除了工作室的学员外,还辐射影响带动了一批乡村教师的成长,形成“1+10+N”的乡村教师培育机制,119个工作室带教乡村教师达1500余名,辐射乡村教师万余名。

工作室成立后,名师下乡成为了一种常态。一个名师每学期至少3次(每次不少于3天)下乡承担教学任务,开设示范课,举办讲座等。这些名师的能量也是很大的,把自己的资源充分用到了工作室的学员身上。比如,他们会组织乡村教师到城里的名校观摩锻炼、参加高层次论坛研讨,为他们创造条件开设市级以上公开课、建立名师网络工作室等。

蒋峰说,今年上半年119个名师乡村工作室在118位导师组织下,学员到导师所在学校挂职实习350人次,开展导师听课评课、研讨等各类活动1200余次,学员参加活动上万人次。

由名师帮扶,乡村教师的成长非常迅速。蒋峰说,首批42个工作室乡村教师学员培养成效明显,半年中获得各级各类荣誉称号112人次,其中县级荣誉70人次,市级29人次,省级13人次;科研项目成果在县级以上获奖61项,市级立项或获奖23项,省级立项或获奖8项,这些项目成为学校改革发展的助推器。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