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或享受夏天

肖遥

2018年09月13日08:59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忍受或享受夏天

一到夏天,我们这个火炉城市,室外温度动辄蹿上40℃。视野里的一切都在灼热的空气里变形,走在阳光下滚烫的柏油路面上,会担心鞋底粘在地上;在餐厅里点“铁板烧”的时候会心虚,因为感到与食材同命相怜。

夏天的朋友圈里都会掀起晒旅途的攀比。然而,大夏天选择啥时候出行有点像炒股,追高还是杀跌,只能参考天气预报。但天气基本不会跟着预报走,只能靠运气。运气好的话,完美避开了最高温的那几周,那这个夏天就算是赚了。

留下来的人不得不忍受酷暑的煎熬。暑热导致心火旺,人的脾气也会变形。公司里也频发吵架事件。办事的和工作人员吵,前台和后台吵,后台和主管吵。终于主管老袁忍无可忍了,他准备开个会,强调下作风纪律问题。可能老袁觉得天气原因导致的情绪问题也没必要小题大做,就站在大厅的角落开始讲。大意是,这几天诸位工作都有点涣散,最好振作精神,迎三伏战酷暑……他情绪激昂声音嘹亮。坐在他眼皮底下的小咪“嗖”地站起来,尖声质问道:“老袁你说谁涣散呢?你要是说大家,就站在大厅中间去说,或者走来走去地说。你一直站在我跟前,是在批评我吗?我迟到了?早退了?调皮捣蛋了?没精打采了?”说完,小咪将文件夹啪地一声摔桌子上,老袁的激情碎了一地。

小方却观察到,暑天虽然不好,但又不是对他一个人不好。夏令时的午休时间长,还可以睡一个自然醒的午觉,一想到这个好福利随着秋天到来就没有了,感觉像偷来的一样宝贵。这么好的时光,简直连外出度假都不舍得。

灼热的阳光能够给慵懒者以借口,也能给敏感者以能量。捷克作家博胡米尔·赫拉巴尔就超级迷恋夏天。他在写小说《我曾经伺候过英国国王》的时候,就坐在阳光下的一个矮凳上。阳光照到哪里,他就把矮凳挪到哪里。他面前的椅子上放着一架打字机,打字机的声音响彻他妻子的耳畔,犹如她打工的饭店里将好多勺子扔进镀铬的洗涤机里一样悦耳。博胡米尔自述他顶着夏天刺眼的阳光,会产生“一种轻盈的无意识状态”,文字从手底下欢快地涌出来,汩汩不绝……小说只用十八天完成,从完稿到出版,只字未动。听上去好像博胡米尔拥有某种特异功能——将太阳能直接转化成文字。但我由此判断出,布拉格夏天的太阳底下,地表温度绝不会超过40℃!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