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硬板票到电子客票,从单一售票到全面服务,从排成长龙到足不出户……

你好,我是杭州站,今年112岁!

铁路四十年的变迁,让旅客归家脚步更轻快

张帆、杨怡微

2018年09月20日14:20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图为铁路杭州站。

一方小小的车票,一头连着故乡,一头连着远方,蕴含无数的期待和牵挂。四十年前,一张长约5厘米、宽约3厘米的硬纸卡片,印上始发、终到站和票价,盖上日期戳就成了旅客的乘车凭证。

“这种车票也有分类,普通车票是粉色,正面印有票价和有效期限,背面盖章车次、座位号,或者贴张纸片;普通加快票是白色车票;如果你想乘这趟快车,还需要再买一张特别加快票。”57岁的胡健是铁路杭州站售票车间主任计划员,1980年正式进入铁路工作。在火车东站的历史陈列室内,有着33年售票经验的他向我们一一展示了四十年前的硬板火车票。

图为清朝时刚刚建成的杭州站。

从硬板票到电子客票

当年,买一张票要花两分钟

40年前,火车停靠少,票也不好买。

“这种硬板车票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主要的火车票类型,根据列车时速等级分为特快票、普快票和慢车票,特快票上有两道红杠,普快票有一道,慢车票没有红杠,以此区分。”胡健手指着略显泛黄的硬板车票介绍着,车票按长宽规格区分的,其中最长的长度为80毫米,最短为40毫米,宽度则分为25、30和32毫米三种。

当时买票根本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话预定,只能到火车站窗口排队碰运气。“所有的车票被装在一个大柜子里,柜子被分成了一格一格的小格,每一格放着去不同车站的票,旅客要去哪一站,售票员就要从密密麻麻的格子中找到去那一站的票,然后手工打上日期、车次等信息,买一张车票最少也要两分钟,我做售票员一天工作8小时下来,手都要抽筋了。”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电子客票,当时在售票时基本是微机和手填写同时进行,如果发现设备故障或者改签车票,还要使用空白的“代用票”。后来,微机系统才有了改签、退票功能。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