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的“薯愿”

西周

2018年09月28日09:10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大别山的“薯愿”

今年的黄金周还不知会否成行大别山,心之向往的原因却是因为他和那独特的香气……

走近茶水间时,闻到了一丝丝很特殊的香气,越近越浓,SHERRY和一位同事正围在小圆桌茶歇,桌上摆着一盒包装精美的点心——薯条,边上一个精致的格里有三种调料,分别为麻辣、茄汁、沙拉酱,我拿起手指长的一条蘸上茄汁咬了一口,外面韧性而内里软糯,十分可口。

第二天上午,去十二楼开会完毕后,登入电梯上楼。电梯里有一种熟悉的香气,一位小伙子,一边看着手中的外卖单,另一只手往嘴里送着吃的是薯条。我看到他前背的包上写着“薯愿”品牌,知他是送外卖的员工,不过这“薯愿”和我昨天品尝过的美味薯条品牌是一致的,就好奇地问他:“您是送这个品牌外卖的?”他停下了之前还在咀嚼着的嘴,微笑地点了点头,从包里取出一小包送到我面前,说道:“很不错的,这是试吃装,您先尝尝。”我伸手接过,他又递过一张名片,用手指了指上面的电话号码,我会意地点了点头。在出电梯门时,他提高了声音说道:“家乡的味道!”

自从昨天一直到今天中午前后,我的嗅觉总是被这股香气氤氲着,似乎神经中多了一个萦绕的因子了,因此终于按捺不住拨了电话,订了一些当午后的点心小食。

带着那股薯条香的他由同事引领如时出现在我的办公桌前,微笑也很熟悉,一手拿着咬了半截的薯条,一手熟练地从包里拿出几包大袋包装的薯条放在我的桌上,又取出送货单请我签收。我签完后,拿来一包拆开,把三种蘸料放前面,拿起一根金黄晶莹的薯条去蘸料,忽然他用礼貌的方式对我做出了阻止的手势,正在我疑惑时,他神情变得稍严肃,说道:“我们开发蘸料只是为了丰富和迎合客人的口味,而品尝薯条,其实并不需要蘸料,才是家乡的原味啊。”随后,他从包里又取出一小包,递上,并且说道:“这是我们家乡特产的茶叶,用薯条来佐着香茶,那才是青山绿水的真正味道。”

我请他坐下,在薯条那特有的香气伴着茶香中,我们聊了起来,他说家乡在大别山,薯条只是边缘农产品,拿来上海,和弟弟一起开了个小店卖薯条。家乡还有老父亲,而常常想起小的时候,父亲在农忙劳累了一天后,坐在院里的石桌前,咬着薯条,品着毛尖末子茶(茶叶的碎末)的情景。如今,父亲老了,但依然还在劳作着。等我们兄弟两个赚点钱,就让父亲享福了,或者接来上海,孝敬他老人家。我听了,不禁已湿了眼眶……

临别时,他谢了谢我,收起之前的表情,又露出了他那淳朴的微笑来,说道:“马上黄金周了,可以去我们那里玩玩,我为你准备我们家乡的特产石菇给你品尝。”我使劲点了点头。

我理解了,为什么他要阻止我薯条蘸料,又拿出毛尖让我品尝,为什么他称这样原味的吃法才是真正的家乡味,原来这才是思乡的味道,这才是他思念亲人时最想体会的味道,而这一切,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之神往的感念呢?

某个节日,我一定要去大别山,未必去验证“此山大别于他山”,也不一定去体会群山云海或者奇松怪石,而是要去赶赴一种真正的“家乡原味和情味”了,应了他的“薯愿”了!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