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佳琳:办一流的特殊教育学校!

郭扬

2018年10月02日10:00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编者按:我们常说,知识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而杭州的教育改革也在这40年间不断深化。回顾40年,物换星移,岁月如歌。名校长名师不仅仅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更是承载着一代人的使命,让我们跟随名校长名师,一起来了解他们的梦想故事,感受他们的教育情怀。

人物名片:杭州市杨绫子学校原校长,浙江省特级教师。曾获全国优秀特殊教育工作者、浙江省“春蚕奖”、全国江民特教园丁奖等荣誉。杭州市十届人大代表,全国特殊教育研究会副秘书长,浙江省特教研究分会会长。杭州特殊教育的“拓荒者”,为浙江乃至全国的特殊教育发展开创出一条特色道路。

摸着石子过河

1987年,年轻的洪佳琳被调到杭州杨绫子学校任职,一干就是二十余年。“之前也在普通学校教过书,接触到的孩子都很开朗和活泼,但是当我到杨绫子学校看到这些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震撼。”洪佳琳说,刚到学校的她深感到了这批孩子的无助和缺乏关爱,便决心留下来,做好特殊教育这份工作。

那时候,杨绫子学校才正式建校3年。如何施教,大家都是“摸着石子过河”。孩子们到底有没有能力接受教育,是否能在这个教育体系里走下去,老师们心里都没有底。

创办初期,杨绫子只是一所所谓的“弄堂小学”,占地仅仅2.4亩,教学楼350平方米,只有两个班级,合计24位学生,4位老师。洪佳琳回忆,当时学校是六年制的,相当于小学的配置,但是,六年教育结束以后,孩子们没有地方可以继续学习,普通的中学很难接纳他们。所以,1989年,杨绫子学校改为九年制的特殊教育学校,那也是学校在探索特殊教育的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九年义务教育后的选择很多,可以读高中,也可以选择职业教育,但对于特殊孩子来说,九年之后就是他们学校生活的终结。“步入社会无望,就业无路,很多孩子都再次回到了家中,靠家人照顾着度日。”在洪佳琳看来,特殊教育并不只是解决这个群体几年之内的教育问题,而是应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让他们最终能够走向社会。

智培教育接轨职业教育

抱着这个目标,洪佳琳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提出了再一次的改革,设立了“9+1”实验班,也就是9年义务制教育加上1年的职业培训。设班初期,洪佳琳和同事们开展了一次次调研,想了一批适合智力障碍孩子的专业,并最终设立了面点班。“教学的内容主要是中式面点和西式面点,当时我们的出发点也很简单,即使孩子们不能靠这门技术就业,但在家至少可以自理生活。”让洪佳琳没想到的是,那一年实践下来非常成功,孩子们的学习能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也能在社会上寻找到一些就业机会。

实践的成功,让学校有了信心。一年后,他们又延伸了不同的专业,还开展了9+2实验班。“之前大家会认为智力障碍孩子的接受能力比较差,但如果能给他们提供正确的教学内容,他们也是可以接受的。”洪佳琳说,老师们发现学生有接受能力后,便向市教育局提出申请,申请建立培智学校的职业高中部。

这在当时是特殊教育的一个大事件,在浙江乃至国内都没先例。为了确认孩子们的接受能力,教育局的领导先后多次来杨绫子学校考察,最终同意了园林花卉和面点两个专业班的设立。杭州也在全国率先迈出了特殊教育接轨职业教育的这一步。

“首届职业班是2003年毕业的,当时很多家长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都泪流满面,为孩子能够扬眉吐气感到自豪。”洪佳琳说,毕业后很多孩子都有了职业的认证,比如初级花卉师和四级面点师,为就业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事实也证明了洪佳琳的想法,第一批毕业生大多被周边酒店和政府食堂录取了。孩子们也很努力的工作,学校也经常因为这些孩子们的表现受到表扬。“我记得有一个孩子用第一个月的工资去买了糖,到学校里来分给老师吃,当时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洪佳琳记忆犹新。

殊教育的先行者

从1984年建校到2003年向社会输送了第一批职业学生,杨绫子学校用近20年完成了一个重大课题,一个智培教育向两头延伸的课题。

这中间离不开老师们辛勤的付出。“我们有几个老师是从普通学校调来的,对他们来说,特殊教育也特别费心费力的。”洪佳琳记得有位老师曾对她说,教十来个特殊学生比教五十来个普通学生要累得多,因为这些学生的情况各不一样,有自闭症的,有脑瘫的,有中度智力障碍的,还要多重残疾的……可以说,对每个孩子都要因材施教,想不同的方式去引导他们。

在别的学校,教材、提纲、作业都是大致定死的,但在当时的杨绫子学校,老师们没法用这种教学方式,只能用课余时间编写教材,再根据孩子们的情况随机应变。“编写教材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编写了一套生活语文教材;接着在2007年之后,老师们又编写了生活数学教材和康复教材。这些校本教材后来都变成浙江省的地方课程。”在洪佳琳看来,杨绫子学校可以说是浙江省乃至全国殊教育的先行者。

说起特殊教育这份工作,洪佳琳深有体悟,在她看来,最开心的事就是这些孩子能享受到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将来走上社会,能够自信地参与社会生活。“从事特殊教育肯定是辛苦的,但只要能够用优质的教育改变一些孩子的生活轨迹,让孩子们生活的更幸福,就没有白忙活!”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