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刁这个人

尚德琪

2018年10月11日09:06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竖刁这个人

竖刁是春秋时期齐桓公最宠幸的宦官之一。《史记·齐太公世家》载,管仲病重的时候,桓公去拜访他。公曰:“竖刁如何?”对曰:“自宫以适君,非人情,难亲。”

管仲的态度虽然非常明确,但细节仍然不够生动,所以,唐初集许多“家”于一身的颜师古为此作注时,又演绎了一段:公曰:“竖刁自宫以近寡人,犹尚疑邪?”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身也,其身之忍,又将何有于君!”

竖刁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自宫为宦的人。所谓自宫为宦,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自己阉割了自己,然后去服侍别人。所以,这一刀下去,信息量非常大。

对此,桓公和管仲的认识完全不一样。桓公认为,竖刁自己阉割了自己,足以证明他对我的忠心;一个对我如此忠心的人,我还要怀疑他吗?管仲则认为,竖刁自己阉割了自己,足以证明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个如此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他还会更爱惜别人吗?

桓公听了管仲的话,所以在管仲临死时,竖刁被驱逐了;桓公最终没有听管仲的话,所以在管仲死了三年之后,竖刁又被召回来了。

不过,正是有了这一过程,才以铁的事实应验了管仲的话:

桓公病重的时候,竖刁等等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贵为一国之君的齐桓公,吃也吃不上,喝也喝不上。当他从一个翻墙而入的妇人口中得知,这正是竖刁等等的作为之后,羞愧难当,慨然长叹:“嗟乎,圣人所见岂不远哉!若死者有知,我将何面目见仲父乎?”遂用衣袖蒙住脸面,以至活活饿死。因为竖刁等忙于争权夺利,桓公死后两个多月都没有下葬,尸虫泛滥,都流到门外了。

阉割,过去叫“去势”。自我阉割,就应该叫“自去其势”。从字面上看,就是主动放弃。

放弃了什么呢?从眼前看,放弃的是男女之欢;从长远看,放弃的是传宗接代。“食色,性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见,如竖刁之自宫者,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做出多大的牺牲啊!

为什么要放弃呢?从正面看,放弃是为了赢得对方信任;从反面看,放弃是为了让对方丧失警惕。一句话,放弃都是有目的的。小的放弃,可能有大的企图;眼前的放弃,可能有长远的企图。不然,自宫如竖刁者,怎么会有如此勇气、会做出如此牺牲呢?

在齐桓公心目中,竖刁算是真正的自己人。对此一类“自己人”,怕是更得警醒:在自己跟前点头哈腰的人,会否在别人跟前目空一切;在自己跟前忍气吞声的人,会否在别人跟前颐指气使;在自己如日中天的时候低眉顺眼,会否在自己夕阳西下的时候张牙舞爪;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以身相许,在自己死了以后会否神补一刀……

况且,竖刁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齐桓公身边还曾有过另外两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易牙和开方。他们合伙证明了一点:讨好你的方式有多少,围困你的方式就有多少;讨好你的方式有多变态,利用你的方式就有多变态。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