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恶还是依赖手机

韩浩月

2018年10月25日13:41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厌恶还是依赖手机

微博上有条“无手机挑战”视频,说的是不用手机与用手机的区别,一对男女主角,分别试验了用传统与现代的方式处理日常事务,如挂号、查公积金、买地铁票、缴电费等,发现完全忙完这些事情,不用手机需要花18个小时,而用手机上的支付宝、12306等软件,则只需要几分钟就行。

这条视频的创意,仍然通过社交媒体上流行的贬男褒女的模式呈现,男主角成了保守、笨、不会变通的代名词,而女主角则是时尚、聪明、灵活的代名词,视频让人切身感受到了用手机与不用手机的大不一样。

这里要厘清一个概念,即手机归手机,软件归软件,即便是进入智能时代,手机仍是物质意义上的载体,软件才是改变人们生活的关键,开发者为软件灌入的人性化、智慧、预见性,在彻底更改大家的惯性思维。有个常见的说法,称“手机正在成为人类的器官”,这个“器官”是“手”还是“头”?我感觉虽然手机像是长在了人的手上,但它却不是手,而更接近于“头”,或者更准确地说,手机正在成为人类的外挂大脑,手机里安装的APP,快速实现着真大脑与外在大脑发出各种的指令信息,其迅捷与便利,往往令使用者赞叹生逢其时。

手机在当下生活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手机也承受着非议,比如,有人觉得手机绑架了人的生活,刷微博刷朋友圈占用了大量的时间,手机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少,让亲情单薄,经常听到有声音呼吁人们放下手机、多进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这样的呼吁是对的,但因此彻底否定手机的价值是错的,作为一种工具,手机已经成为改变人类历史的重大驱动来源,但在决定它的伟大与否方面,使用者有绝对权力,被手机绑架的人,只是错误地看待了手机的功能,而真正意识到手机本质的人,会把它转化为强大的效率提升器。

厌恶手机,折射出一种微妙的心理,我觉得这是对自控力不足而产生的一种焦虑情绪,归根结底是厌恶自己薄弱的意志力和消极的生活态度。而依赖手机,恰恰是追求新鲜事物、改变生活庸常的一种体现。当然,这种依赖是按环境不同、需求不同而变化的,有节制的依赖,有控制的使用,会让手机变为有力的器具,帮助生活走向更美好。

莎士比亚活到现在,恐怕也得欷歔一番:厌恶还是依赖手机,这是一个问题。

(责编:张丽玮、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