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在大陆的经典化

王茹

2018年11月05日09:47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金庸小说在大陆的经典化

中国内地读者能读到金庸小说,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有学者指出,“在改革开放以前,通俗文学在中国内地已经绝迹,那时唯一具有合法性的文学是政治化的严肃文学……改革开放以后,文艺的消遣娱乐功能得到承认或默许,从而为通俗文学的兴起创造了较为宽松的政治条件。”伴随着改革开放而来的大众文化,有力地冲击和消解了特殊时期的单一的意识形态,文化形式由单一走向多元。“文革”之后,在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港台小说才得以进入中国内地,金庸小说就是其中的典型。

1978年之后,内地与香港的人员往来渐趋频繁,部分内地读者开始接触到金庸的小说。文人、学者往往利用自身的有利条件,首先看到金庸小说。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去国外旅游时,得到金庸的亲自赠书:“复得金庸先生惠寄《鹿鼎记》一部,乃急发而读之,虽在美时已读过一遍,此时重读,如逢故友,颇有别来无恙之感。从此,我读金庸小说之积癖又大发作而不可复止矣。”早在1986年之前,冯先生就已经多次读过金庸的小说了,应该算是中国内地最早接触金庸小说的读者之一。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也是金庸的热心读者,他曾经狂热地读金庸小说:“但后来有一个时刻我陷入了极度的精神苦闷之中,几乎什么事不能做、也不想做,一般的书也读不进去;这时候,我想起了学生的热情推荐,开始读金庸小说,没料到拿起就放不下,一口气读完了他的主要代表作。”

邓小平是金庸(查良镛)武侠小说在中国内地最早的读者之一。1973年3月,恢复工作不久的邓小平从江西返回北京,托人买了一套金庸小说,对其爱不释手,并把它放在自己的枕边,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读一会儿。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会见了香港《明报》社的创办人和社长金庸。会谈持续了一个小时后,金庸起身告辞。邓小平握着金庸的手说:“查先生以后可以时常回来,到处看看,最好每年来一次。”金庸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寄去了一套全新的《金庸小说全作品合集》。在邓小平会见金庸后不久,金庸小说在内地出版,并很快成为畅销书。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见对于金庸小说的流通起着重要作用。中国领导人的通达与开明,使金庸小说开始进入广大的中国内地。

得地利之便,广东是最早时兴阅读金庸小说的内地地区。1981年,广州的《武林》杂志开始连载《射雕英雄传》,这是金庸武侠小说首次正式进入大陆。

1980年之前,金庸小说早已在港台地区出版和再版多次,但在内地尚无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版发行。1984年,伴随着香港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热播,内地掀起了第一轮“金庸热”。金庸小说一夜之间在大江南北遍地开花,仅仅一年时间,全国约有14家出版社,出版了将近20种金庸小说单行本,这标志着金庸小说在内地的广泛传播。

1985年以后,金庸先生自己认可的在内地的签约出版社只有四家,分别是: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三联书店、北京的文化艺术社和广州出版社。有一些打着金庸旗号,或者刻意与金庸沾边的,比如“金府巨著”、“全庸”、“金康”等试图鱼目混珠的伪造品也层出不穷,但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金庸小说在内地受欢迎的程度。

在总结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时,有学者指出:“从时间上看,金庸小说已经热了将近半个世纪,而且势头不衰。从空间上看,有华人之处,便有金庸小说,其跨越地域之广,不但超过了‘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的柳永,甚至超过了西方第一文豪莎士比亚。”

1994年8月,王一川教授主编的《20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集》(小说卷)问世。文集中入选者的座次顺序是:鲁迅、沈从文、巴金、金庸、老舍、郁达夫、王蒙、张爱玲、贾平凹。至此,金庸小说不仅深入广大普通读者的心灵,也登上了中国经典文学的殿堂。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