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

吴月

2018年11月13日13:54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外公

最初察觉到变化,大概是外公去世后一个月的某个星期天。

当走到餐桌前准备吃午餐时,我发现外公竟然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常坐的桌角位置上,面前还摆着一个酒杯,就像他无数次兴致上来自斟自饮时那样。

“哎。”因为太过吃惊我一下子愣住了,考虑着要不要多拿一副餐具。

“怎么愣住了,吃饭啊。”舅舅这样说着,很自然地坐到外公坐的凳子上,于是他们俩的身影立刻重叠了——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外公其实是一层很淡很透明的轮廓,是蓝色线条构成的。

“哎?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大惑不解但还是坐下来准备吃饭,吃完饭后我在家里环视了几圈,也没发现类似的情况。

不过很快就证明并不是我眼花了。在那以后的某天放学,我和同学一起走到公交车站乘车,“这是怎么回事?海市蜃楼?”我指着车站附近繁华街道的一处店面,感到非常奇怪:相比周围的其他店,它的轮廓明显模模糊糊的,就像墨水在宣纸上晕染一样。

“啊?哪里哪里?”身边的同学没反应过来,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哦!那不是之前那家新开的店吗,终于装修完啦,我们去看看!”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上周那家店还是个生意清淡的女装店,老板因为开不下去,早早地贴上店铺转让的告示。直到前几天,那家店还是橱窗搬空,混凝土地面堆满油漆的散乱状态,现在却是一家看起来有点可爱的小饰品店。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的景象依然是说不出的奇怪:各种线条重叠在一起,像云又像烟,完全看不出是什么。

我突然心里一动,试着闭上左眼睁开右眼:眼前是一间由红色线条组成的饰品店,能从窗口看到精致的八音盒和无数的小玩偶。

再闭上右眼睁开左眼:由蓝色线条组成的女装店,店铺招牌正是我一直以来熟悉的“鑫鑫女装”,大大的橱窗里是穿着风衣的女模特。

两只眼睛同时睁开,看到的就是红蓝线条交错重叠,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本不可能并存的新旧两家店铺,出现在同一位置上。

“啊……”这就好像我小时候透过尺子看东西一样,只要轻轻一转角度,就会分成红色和蓝色两层。过去和现在的景象,同时出现在我的双眼中,太神奇了。

不过虽说能看到,却什么也做不了:我当然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走进鑫鑫女装店去看新上架的女装。在家中像过去一样待在自己喜欢的位置上,时而坐在桌前,时而对着茶几打牌的外公,我也没办法和他再说几句话。

这能力还有很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母亲为了看书方便把靠墙的书架移到了床头,结果我就会看到墙角呈蓝色的过去书架和床头红色线条的现在书架,一些变动位置的家具,都会显示过去和现在两个状态。不过我倒是可以飞快地说出它们原来在哪里,母亲进行了怎样的移动,获得“你的记性怎么那么好”的夸奖,虽然还是没什么用。

这样鸡肋的特殊能力,在冬天到来不久就完全消失了,就像出现时一样突然。现在想来,那大概是起因于某天我路过街角,看着一家新开张的店,却如何也回想不起那个位置原来开着什么店的不甘心吧,又或者是秋天本来就是个多愁善感的寂寥季节,让人容易想多。

即便是现在,我偶尔也会看着家里的几个位置,想象生前的外公是怎样在家里走动,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站在日历前对日期。

(责编:张帆、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