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的灵

张进喜

2018年11月13日13:57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银杏的灵

银杏作为行道树是不多的,它长得太慢。嘉兴的马路上却种的很多。长大了的银杏的确很美,不仅在明媚的春天,深秋更有别样的景致。在嘉兴要看银杏,就得去三塔湾,特别是在萧瑟的深秋,一地的落叶,满目的金黄,伴随着血印禅寺的晨钟暮鼓,有一种岁月悠长地老天荒的宁静和淡然。

我几乎天天要从三塔路走过。晨曦的曙光中,在绿荫的通道中穿行,随着芸芸众生的人潮去迎接忙碌的一天;暮色的晚霞里,沿着斑斓的树荫,一路走向回家的路。走得久了,看得多了,对这路,对两旁的树,多了一份关注,有了一种情愫。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沐浴在和煦的阳光里,运河边的杨柳早就吐出了新芽,细细的柳枝随风摇曳,舞动着轻盈的身姿,还有妩媚的桃花相伴。古石牌坊下,一簇簇迎春花绽放着金色的花朵,争先恐后地报告着春天的来临。幽幽曲径旁,深深小路边,那红的、紫的和白色的杜鹃一朵连着一朵,竞相斗艳。公园里的樱花也开了,洁白的一片片,俊男靓女们围聚在草坪上,站在缤纷的树冠下,不停地摆弄着身姿,想把温馨和浪漫永驻在花季的岁月里。姹紫嫣红的日子,很多人喜欢往三塔路走,但少见有人会在这个时节停下脚步,在春的暖风里去理会粗犷的、还只露出些许嫩芽的银杏。

我却喜欢迎着朝霞,顺着大运河的绿道漫步,走累了,静静坐在三塔湾的石凳上,看那银杏不张扬的笔直的身躯,欣赏天幕衬托下的枝条满是嫩绿的树叶,在春风轻吻下,渐渐展开一把把碧绿的小扇。银杏有着不同寻常的坦然和大气,虽然它的叶子长得慢,挺拔向上的枝干上只露出丁点儿绿色,既不会吐芳引蝶,也不去卖弄风骚,总是端庄地挺立在道路两旁,默默地为禾城街巷装点一抹翠绿。白头翁成对双飞,叽叽喳喳的喜鹊,召唤着它的情人,煽情地在银杏高高的尖尖的树梢上跳来飞去。

春去秋来,北方的冷风悄然南下,脸上感受到了深秋的寒意,细看小草枯黄的叶子,霜花已初降。梧桐干枯的叶片被肆意地清扫到路边,在秋风中凌乱翻飞,只留下赤裸苍白的枝干。纤纤柳枝也不再婀娜多姿,颓废的败柳纷纷掉落水面,随波漂动,显得凄凉而悲伤。银杏却不同,熠熠闪光的那一片黄叶在蓝天白云下格外绚烂,晚风轻吹,徐徐从天空中飘落,皈依到黑色的土地上,随风而动,翩然轻舞,落日的晚霞透过不再茂密的枝叶照在上面,交辉成五彩的光,一地的金黄却是如此的灿烂。于是,人们蜂拥到三塔湾,全然不顾道路的拥堵,喇叭的催鸣,三五成群,静静地仰望,来回地欣赏,摆个姿势,留下倩影。

我很喜欢在这个时节来看银杏的落叶,走在不是丛林的丛林中,轻轻迈开闲情逸致的脚步,俯身捡起一片黄叶,把它平摊在手心,细细欣赏。这是一种落叶乔木,晶莹剔透的叶子像一把微型的扇子,纤细的叶茎,清晰整齐的叶脉,弧形齿状的叶边,精致得如同一幅绝美的工笔画。我把它高高举起,在火红的阳光照耀下,这片小小的杏叶与满目的金黄相连一片,焕发着别样的光芒,在日渐萧瑟的大地上旗帜鲜明地辉煌着。古运河边那道绚烂的彩带,怎不令喜欢大自然的人们欣喜若狂,陶醉在三塔湾那金黄的世界里!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孙女朵朵也喜欢银杏的落叶。一天,我送她回家,小车停稳后,她看着高大的树枝上缓缓飘零的杏叶,从车头上捡起后放在自己的小手上。我儿媳对她说:“不要去捡,落叶有什么好玩的。”“妈妈,这叶子很漂亮的。”她不肯松手,把这叶子放到了她的小背包里。我搀着她进楼道,她还回过头望那天空中的黄叶,天真的眼神里浸满了对植物的情感,流露出一种懵懂而专注的好奇。童言无欺,她是真的喜欢这不同寻常的落叶。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想,天地下的落叶千姿百态,万般变化,好像只有银杏让人如此痴迷,如此爱恋。世界之大,谁会赞颂陨落的生命,珍藏那片晚秋的落叶?没有其他植物,只有银杏。万物皆有灵,银杏的灵呢?我忽然醒悟了,原来银杏的生长,从翠绿到金黄,从昌荣到枯萎,它的落叶竟是一种生命沉淀的美丽,在白雪来临之前,满目的金黄给世界留下一片灿烂,让浮躁不安的灵魂去解读,去领悟。

我于是敬仰起银杏来,并祝福于它:年年凋落旧叶,由此孕育来年的新生。你看它的枝头,一颗颗芽蕾已经生成,这是生命的延续,周而复始,哪怕百年,还是千年,都不会改变。没有其他树木有如此神奇,唯有银杏,落叶也这么美。

(责编:张帆、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