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人民日报头版上的“浙”40年

【2008年】“推广教授”:专精农业 深入农村 服务农民

张帆

2018年11月26日08:18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党的十七大提出,要支持农业产业化经营和龙头企业发展,培育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怎么发展?怎么培养?我们这些“农字头”的教师义不容辞。

——摘自《人民日报》( 2008年4月15日 1版)

“三农”问题一直是国家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乡村振兴也是战略也是党委政府的主抓工作,这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要让农民“富起来”。“推广教授”,就是一群长期深入农村的学者们,他们凭借自己的科学知识,给农民们带去了先进的农学技术,带着他们走上小康之路。 在浙江大学,就有这样一批“推广教授”,他们活跃在浙江大地的田间地头,为农民们解决生产上的困难,带着他们走上致富的道路。

浙江大学湖州市南太湖现代农业科技推广中心挂牌成立。

2007年11月,浙江大学和湖州市共建的南太湖现代农业科技推广中心(下称“推广中心”),通过“1+1+N”的模式为农民增收、农业增效提供有效服务。在南浔区练市镇,有着湖州第一家引进“红美人”柑橘的企业——在叶明儿教授的帮助下,农场主李斌斌在练南村种下了200多亩的红美人柑橘。“这种柑橘的味道和口感都很好,一斤能卖上30元,每亩的收成也有2000多斤。”李斌斌说,“多亏了推广中心的帮助,把专业的教授带来给我们领路,我才能赚个盆满钵余。”叶明儿教授介绍到:“湖州冬天天气略寒冷,原本不适宜种植柑橘,我们将改进过后的大棚种植技术应用到湖州后,很好地解决了温度的问题,于是就从宁波象山引进了这一能够带来较大收益的品种。”

在菱湖镇盛江家庭农场所养殖的鲈鱼,价格比普通鲈鱼每斤高出4至5元,却仍然供不应求,这就是池塘内循环水养殖技术即跑道养殖的成果。农场主盛素红告诉记者,这是推广中心带来的新技术——传统池塘养殖模式弊端较多,养殖环境易受到污染,而且所需人工多、鱼肉土腥味较重,渔业绿色发展。而跑道养殖环境形似“跑道”,养殖过程中水体24小时保持流动,“跑道鱼”常年保持逆流游泳的姿态,这样一来,“开放式散养”变为“集约化圈养”,在“静水”池塘中实现“流水”养鱼的效果。

李斌斌种植了200多亩的“红美人”柑橘,每亩产量达2000余斤,每斤30元。

在浙江取得成功之后,浙江大学的组织团队将成熟的经验推向西部,“推广”之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宽。作为一名有着二十年农技推广的经验的张放教授也来到了重庆万州三峡库区,帮助库区移民重建家园。

三峡大坝建成后,库区淹没耕、园地25万亩,直接淹房人口57万,最终将动迁移民80万人。移民的安置主要通过就地后靠、就近搬迁、举家外迁等开发性移民,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造和产业建设,改善民众的生活水平。张放来到库区后,发挥自己在农业领域的知识和长期积累的经验,为库区规划了生态农业带。“因为大坝建成后水位上升了175米,所以很多库区移民生活的地区,原来都是荒山。”张放说,在荒山上开放生态农业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经过实地考察研究之后,最终决定在这片荒山上种果树。

在库区栽种的果树是高山梨,这是张放在实验室中培育出的新品种,能在高山上存活并且结出的果子也十分新鲜可口。经过几年的培育,20万亩高山梨达到了亩产300斤,并且收购价就达到了5元每斤,库区农民的收入也因此翻了三四番。

在做“推广”的经历中,农民们也给张放带来了许多感动。“在万州时,一年除夕,我要赶飞机回家过年,当时村里就安排了一辆车送我去机场。我一上车,就看见除了驾驶员和我的座位以外的地方,全都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农产品。”张放说,因为要过年了,大家都拿出最好的东西给自己当年货,虽然自己最终没有收下,但是农民们满满的情谊却成了冬日里最暖心的事。

三峡库区的生态农业带不仅给农民们带来了收入,更受到了重庆市政府领导的高度评价。一连六年的春节前夕,都会有一支由重庆市副市长带队的队伍专门来到浙江大学,对浙江大学农业推广团队在三峡库区所有的一切表示感谢。

“‘推广’之路虽然难走,但也算意义非凡。”张放说。

跑道养殖环境形似“跑道”,养殖过程中水体24小时保持流动。

农技推广为农民们带来了切实的利益,但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做“推广”,那么老师的的教学进程必定会受到一定影响。他们能否评教授?这在学校曾引起争议。但农学有自己的特性。农学的技术产品如果没有推广,只能在实验室冷藏。这样的科研又有何价值呢?

后来,浙江大学决策层经过反复讨论,决定改革职称评定制度,在全国首推“推广教授”:对从事市场应用技术推广的教师,以对提升产业竞争力所作的贡献为主要依据,评定相应职称。“发表论文,取得重大科研奖项,是贡献;转化科研成果、致富亿万农户,也是贡献。‘推广教授’,我们该评。”原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张曦说。

如今,张放虽然已经退休,但是呆在农村的时间反而更多了。“现在没有教书的任务,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推广’中了,一年下来要在农村呆200多天哩。”张放说,“当然,不仅是我自己的,我的同事们甚至是学生们,也有很多奋战在‘推广’一线。”如今,全国各地的农村都有“推广教授”们的身影,他们也是乡村振兴的领路人。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