鲫鱼豆腐

2018年12月04日08:17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鲫鱼豆腐

鲫鱼豆腐与鳙鱼头豆腐在鱼馔中不分伯仲,但我奉鲫鱼为伯,并非因有虾仁的辅助,实在的说,河鲜一族,鱼除鳜之外,要数鲫为俊了。

鲫鱼的俊味,在它身上每个部位都入口无碍,鱼腹,鱼脊,鱼尾,肉头都活滑,豆腐则烫而腴,吃时都连筷。至若鲫鱼头,冻吃也佳妙,那么一点脑髓吮吸着吃,满嘴肥耷耷。乡下向来有宁舍三亩田,勿舍鲫鱼头的诙辞。当然,上说的鲫鱼以野生为上品,每尾八两至一斤,过此稍嫌肉头老结,不到八两则细刺如芒,吃时触喉,使失食趣。

五十年前,我在乡下做知青,邻村有鳏夫某,忘其姓,只知其名富荣,头癞,人呼瘌痢富荣。他年已五十,住土改时分给的一间小破屋,睡一张破竹榻,掘地垒砖作灶,灶上安一口破大铁锅,平时吃饭就站在锅边吃,家中除吃睡二样,别无长物。

某年春天的一日,瘌痢富荣从镇上归来,手里拎着一串鲫鱼,都是八两有余的,大概有四五尾。他头高昂,阔步走在田塍上,令人吃惊的是,身后居然跟着四个镇上的姑娘,一个是剃头老钱家的二姑娘,一个是豆腐店人称某昭君的,还有两位也正当青春。她们应富荣相邀,专门来吃瘌痢的红烧鲫鱼。据说这天富荣把那口破大铁锅洗刷了三四回,锅盖也洗得木纹毕剝清。鲫鱼油煎烧得绯绯红,米饭香糯雪雪白。他家里平时只一双筷,两只碗,这天午饭特地去隔壁汤罐阿三家借了四副碗筷。

是日也,春阳融融,油菜花怒放,独头伯伯(乡谚,谓光棍单身汉)的富荣,和镇上四娇娇在小破屋里,一起站在那口破大的铁锅前,享用了他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有异性陪伴的午餐。诗云:秀色正可餐,人品亦芬芳。四娇饭毕,桃腮微粉,颔首道别,富荣倚门招手,口呼:来哦,来哦。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