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人民日报头版上的“浙”40年

【2000年】杭州:社会各界送温暖,困难群众沐春风

张帆

2018年12月04日07:57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去年1月7日,由杭州市委、市政府领导挂帅,建立了市总工会等10多个部门参加的“送温暖工程”联席会议制度。通过各级政府拨款、单位筹措、工会出资、社会捐助等,到去年底,“送温暖工程”基金会基金总额逾5000万元。“送温暖工程”联席会议制度和“送温暖工程”基金会基金使困难职工和特困户有了常年的温暖。

——摘自《 人民日报 》( 2000年1月31日 1 版)

改革开放以来,杭州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进一步解决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问题,及时帮助困难群众走出困境,共享改革发展成果,2000年底,杭州市委、市政府在杭州市总工会连续10年开展“送温暖”活动的基础上,发起了以“社会各界送温暖,困难群众沐春风”为主题的“春风行动”,组织动员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和社会各界捐款捐物献爱心,建立健全困难群众长效帮扶机制,制定出台困难群众优惠援助政策,着力构建党政领导、工会牵头、部门配合、全社会参与的帮扶工作体系,努力实现“不让一户家庭因生活困难而过不下去”的目标。

作为“春风行动”的受助者,宋永超总说:“杭州这个城市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宋永超一家来自河南驻马店,早年父母在杭州打工,自己毕业后就也跟着来到杭州打工,一家人在杭州虽不算富裕,但也算和和美美。

2016年,一场变故却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陷入了困境——宋永超的父亲被查出患有白血病,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我们全家在杭州打工,收入不算很高,虽然有些积蓄,但治疗这样的重病只是杯水车薪。”宋永超算了一笔账,治疗前期就已经花去了10多万,进行骨髓移植之后的排异期,每天更是要花上上万元。

“当时父亲身体状况非常差,我只能辞职每天陪在父亲身边伺候起居饮食,家里的弟弟和大儿子还在读书,小女儿还在襁褓之中,全家的收入来源只有母亲每个月2000多的工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宋永超不禁感叹,那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很快家里的积蓄的全用完了,我只能到处借钱,亲戚、朋友甚至是原来的同事都借了个遍,甚至大家看见我都躲着我。”

一有钱,宋永超就赶忙打入医院的账户里,生怕这些钱被零零碎碎花在其他地方,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无比拮据。“后来我从医院的病友那里得知,市工会有‘春风行动’,对我们这种家里有困难的外来务工人员有补助,于是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工会,把自己的状况汇报了上去,希望能够受到帮助。”宋永超说,“在核实了我的情况属实之后,很快援助就落实了下来,一笔钱直接打到了我的卡上。2016年受助2万8千多元,2017年受助3万元,这两笔钱无疑是雪中送炭!”

如今宋永超在一家饭店做起了厨师,家里的生活逐渐好了起来。

如今,宋永超一家已经渐渐从困难中走了出来。“虽然还欠着一些债,但是努力工作总是能慢慢还上的。”宋永超说,如今自己已经不再接受“春风行动”的援助,因为这笔钱应该用在更需要帮助的人的身上。

“春风行动”帮助了无数的困难群众,这些人中,有的生活状况逐渐好转,而他们想到的,便是报恩。

2006年,席传喜因为突发脑梗和心梗,仅医药费就花了10多万元。当时,女儿还在读书,老伴身体也不好每个月只有1000多元收入,全家人的生活顿时陷入了困境。治病、生活都是难题。紧要关头,是“春风行动”帮助了他,社区、街道帮助他办理了低保,申领了《杭州市残疾人基本生活保障证》,成为市级困难家庭“春风行动”帮扶救助对象,一直持续数年。

席传喜为杭州“春风行动”捐款。

2012年,因落实了住房政策,席传喜一家摘掉了“低保”的帽子,还领到了一笔住房拆迁的补偿金,后来,女儿也参加工作了,一家三口都有收入,日子好过了,老席立马想到的便是“报恩”。

“真的,我从内心感谢‘春风行动’,要不是因为‘春风行动’对我们全家多年的帮助,那些困难的日子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老席说,这么多年了,他对“春风行动”已经有种深深的情结。也正是因为曾经受助于“春风行动”和几年来在“春风行动”中的亲身参与,他对“春风行动”这项本土慈善非常信任。“以后如果有能力,我想尽可能地还是要报恩。”

如今,“春风行动”帮扶救助对象从在最初的职特困职工扩大到了城乡低保家庭、残疾人家庭、边缘困难家庭、低收入农户和外来务工人员,实现了帮扶对象全覆盖;帮扶救助内容从春节一次性救助慰问拓展到了春送岗位、夏送清凉、秋送助学、冬送温暖,实现了“春风常驻”;帮扶优惠政策涵盖了日常生活、文化生活、教育、医疗、就业、住房和法律等多个方面,实现了多领域全方位援助;帮扶救助网络不断健全,创建了市、区、街道、社区四级救助圈,实现了分级分类救助;帮扶救助机制日趋完善,建立了动态管理、职业培训、就业帮扶、社会共建、帮扶保障等五大工作机制,实现了困难群众帮扶救助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