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红薯叶的老妪

李丹崖

2018年12月05日20:50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摘红薯叶的老妪

霜降了。放眼乡村,万籁霜天里,庄稼颗粒归仓,土地平旷,一垄又一垄的红薯地里,有一两个如豆的身影。她们,是摘红薯叶的老妪。

霜打过的红薯叶,由青碧色转为黝黑色,这让人想起“饱经风霜”这个词。心里装着这样一个词,再看到摘红薯叶的那双皱纹纵横的手,以及结着霜垂头丧气的叶子,岁月似乎从浮生的身上碾压过。

摘红薯叶的老妪,她们的半生似乎也和这红薯叶差不多。曾经的芳华不再,心底却是殷实的,安宁的。因为,她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红薯们”——孩子。每一种衰老似乎又是一种骄傲,这就预示着她们已经把更年轻的生命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霜降以后的红薯叶,被老妪摘下来,拿回家,放在院子里晒干,可以用来下面。面,一定是老妪亲擀,有小麦面,有高粱面,也有豆面。事先准备了肥瘦均匀的羊肉,切丁,与葱花、姜丝一起爆炒,炝锅以后,放水,煮沸,下面,然后再把事先洗净的红薯叶放进去。霜打的红薯叶佐以杂面条来煮,有着饱经岁月风霜的风味。老妪用勺子舀起来,尝了一口,眉头舒展,绽放了些许满意的笑, 如花在枝。然后,盛出羊肉炝锅面,供儿孙们饕餮。

端过饭,老妪先不吃,系着围裙站着,看着儿孙们吃,继续满意地笑意盈盈地立着。那感觉,好似老麻雀捉来了虫子,塞到还是黄口的雏鸟嘴里,看它们满意地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

霜打的红薯叶,在皖北,被称之为“黑寡妇”。那些摘红薯叶的老妪,也有一些在年轻时就已成了寡妇。她们,操持着整个家庭,一路艰辛地度过岁月……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