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人民日报头版上的“浙”40年

【1997年】一家丝绸民企的“逆袭”

王丽玮

2018年12月07日08:21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70年代末,我们18个农村妇女和4个农村劳动力,联手成立了杭州笕桥绸厂。刚开始,我们可说是一穷二白,非常困难。首先是企业的地位问题。我们的企业当时叫社队企业,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但市场对我们是公正的,我们拿着自己的产品,走南闯北搞推销,饿了就啃一口馒头,渴了就喝一口凉水。硬是靠着这种拼劲和韧劲,企业的发展才取得一点一点的进步,而这点成绩的取得依赖于改革开放所提供的市场环境。

——摘自《 人民日报 》( 1997年2月3日 1 版)

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IMF总裁拉加德佩戴的一款名为“似水柔情”的蓝绿丝巾惊艳了世界。这条丝巾用杭州丝绸制作,色调碧绿如西湖之水,上有西湖十景之一“三潭印月”的图案,融合G20的LOGO线条,一面为华丽的素绉缎,一面为如烟如雾的真丝绡。众人赞叹丝巾美轮美奂同时,也将杭州本地一家丝绸民企推上了前台。

拉加德女士佩戴的“似水柔情”丝绸围巾。

这家企业名叫“万事利”,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家挣扎在国家计划外的乡镇企业开始,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奋勇搏击,成功“逆袭”为一家产值数十亿的国际化丝绸文创产业集团。这天,记者走进这家企业,听听它与改革开放的故事。

拿到市场“准入证”

“千里迢迢来杭州,半为西湖半为绸”。作为“丝绸之府”的杭州,有“日出万绸,衣被天下”的美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计划经济时期,杭州丝绸生产厂家众多,但多为国家计划内,生产产品只供国家集中销售。

这天,杭州一个名叫笕桥公社的地方从当地织布厂得到了17张破旧的铁木织机,虽然是淘汰下来的,但修修补补还能用。公社领导拍板,就用这17台机器办个绸厂,发展生产,增加收入,改善公社社员生活。时年30岁的沈爱琴调任厂长。

沈爱琴上任后发现,绸厂发展不是一般困难。由于不在国家计划内,绸厂买不到生产原料,偶尔从国营大厂找到点他们剩余的原料,生产出一点丝绸产品来,还不允许在市场上销售。进不得,退不得,工厂马上要走到走投无路境地。

有句话说得好,困难越多办法就越多。初期,绸厂就拿别家企业不用的边角料开展生产,进不去国家计划,工人们就自己扛着丝绸到附近集镇上销售。就这样,绸厂熬过了初期的艰难。然而,想要扩大规模却是难于上青天。

沈爱琴与同事们开会,商讨绸厂发展大计。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神州大地。9月的十一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允许农民在国家统一计划指导下,因时因地制宜,保障他们的经营自主权,发挥他们的生产积极性。1980年9月,中共中央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肯定了包产到户的社会主义性质。同年,笕桥绸厂拿到了全国市场销售准入证。

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告诉记者,这张“准入证”可不一般,这意味着万事利的前身——笕桥绸厂这家小小的乡镇企业获得了在市场上与国有大企业同台竞争的资格。有了“准入证”的笕桥绸厂,再也不用为产品的“不合法”身份担忧,为买不到生产原料担忧,为无法进入大城市的商场而担忧。那些制约发展的因素随着改革开放措施实施都渐渐不见了。

没了卡脖子的因素,1980年笕桥绸厂产品销售到了北京王府井百货,仅仅一年,就赚了6万多净利润。接下来,凭着过硬产品质量,笕桥绸厂的产品又卖到了沈阳铁西百货商场、天津劝业场、上海一百、六百,南京新街口百货、武汉中心百货等,丝绸被面成了市场抢手货。

“开放”带来新理念

随着生产销售规模的不断扩大,笕桥绸厂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有22个工人、17台破织机的小厂了。如今的绸厂,已经发展成拥有上百名职工、科室门类齐全、丝绸织造技术全国领先,上下游产业链齐全的民营企业了。

虽然笕桥绸厂生产的新产品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但是危机还是暗暗潜伏着。市场经济讲究公平竞争,凭产品质量说话,一时领先并不能代表着时时领先。如何实现创新发展?笕桥绸厂在暗暗思考着。

20世纪80年代沈爱琴与职工合影。

改革开放初期,出国考察还是新鲜事儿。1991年,借助一次机会,企业负责人沈爱琴到了日本参观当地丝绸制造企业,被他们先进的丝绸生产水平震惊了。其中有一种喷水织机,被称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织机,不仅节约原料,还能大幅提升生产效率,掌握了这种织机和相应生产技术,就能将自身甚至中国纺织工业提升一个水平。

当时,笕桥绸厂引进这个项目需要500多万美元外汇,而那时国家外汇还很紧张,由国家外汇管理局专项管理,按计划审批,通过后调拨。众多大型国企急着上项目,等额度,尚且求而不得,像笕桥绸厂这样的乡镇企业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接触到新理念、新技术的笕桥绸厂并不想放弃,企业负责人沈爱琴跑部委,跑银行,不知费了多少力气才终于拿到了审批许可。1993年,笕桥绸厂下血本从日本引进了108台喷水织机及配套设备。后来又投资一个多亿,从瑞士、德国、意大利引进世界最先进的印花和印染设备,上马印花、印染生产线,开始了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步伐。

时任浙江省常务副省长柴松岳亲自为万事利揭幕并授牌。

1993年,以笕桥绸厂为核心,联合33个工商企业、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的大型企业集团——浙江万事利轻纺工贸集团诞生,后改名为万事利集团。“万事利”也被国家工商局评为中国丝绸业第一个“驰名商标”。

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2008年,一袭青花瓷颁奖礼服亮相北京奥运会,引起了世界关注。礼服采用丝绸质地,用中国传统乱针绣的运用形象逼真地再现了青花瓷的晕染效果,鱼尾裙的廓形设计凸显了中国女性的柔美曲线。而它的设计创意,正来自万事利集团,它的蜚声世界,也成为万事利登上国际舞台的里程碑。

屠红燕告诉记者,随着改革开放,中国外贸也在迅速发展。最初,大多数中国丝绸企业都是为人做嫁衣。挣扎在价值链低端的中国企业,生产了全球90%的蚕茧、70%的生丝,但丝绸工业总产值甚至不及法国的一个零头。

如何征服世界市场,生产出高附加值的丝绸产品,成为摆在这家从乡镇企业发展而来的丝绸集团面前的又一道难题。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认识到,单靠先进技术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创意,是品牌。

为此,2013年万事利与法国一家为全球40多个一线奢侈品牌提供丝巾设计生产服务的百年丝绸企业达成战略合作。2014年,赢得曾担任爱马仕品牌高管的巴黎特加盟,2015年成功组建国际设计团队,通过与法国、意大利等国外设计师团队的融合,开始了从输出产品到输出创意、输出品牌的道路。

万事利与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达成重要合作伙伴关系。

APEC唐装,上海世博会参展国元首丝绸印谱、盛世风华双面刺绣大地屏、G20元首夫人丝绸礼包……从APEC会议,到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南京青奥会,再到G20杭州峰会,这家丝绸企业一次又一次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了丝绸文化的唯美内涵,展现了中国民族丝绸品牌的独特创意。据悉,现在万事利丝绸产品的出口额中有六成以上来自自主品牌。去年上半年,万事利布局的跨境电商开始发力,逾700万美元的销售额来自自主设计生产的产品。

近年,国家提出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借助这股东风,这家逆袭的丝绸企业继续开拓创新,拓展对外市场。前些天,万事利与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达成重要合作伙伴关系,万事利将为LVMH集团提供其自主研发的具有国际绝对领先水准的IART技术,这项技术也将成为LVMH集团旗下产品开拓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未来,继续打破国外关键技术垄断,让中国丝绸产业占领世界市场高地成为其的主要目标之一。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