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妈妈

麦父

2018年12月10日14:21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喊妈妈

早晨上班,同事小颖一脸灿烂。问有什么喜事?小颖喜滋滋答,把儿子送到外婆家去小住一段时间。这有什么可喜的?小颖头摇得像拨浪鼓,你们不知道他有多烦,也不知道我有多烦他!

小颖的儿子七八岁,天性活泼,放暑假后,因没地方寄托,只能不时带到单位来,和妈妈一起上班。小颖在办公室一隅,给他弄了个小桌子,让他做做作业,看看书。小家伙却根本坐不住,经常跑到妈妈的身边,黏着她,用小颖自己的话说,她感觉自己就像个知了,被这个浑身像口香糖一样的小家伙,给牢牢地黏住了。

她说,每天从睁开眼睛,就不停地听儿子喊妈妈,以致现在只要听到“妈妈”这个词,她就头皮发麻。小颖幽幽地说,你们难以想象,他一天会喊多少声妈妈。而每一次呼喊,对她来说,都是一次折磨和一次考验。

妈妈,我饿了。妈妈,我渴了。这是最好对付的,像大多数小家伙一样,他是个吃货,只要有吃的喝的,就都是美味。

妈妈,这个字怎么念?妈妈,这道题怎么做?这也不难应付,难不倒小颖,而且,小颖赞赏儿子的这个习惯,不懂就问,很好的学习态度。但如果一个字,他今天问了你,明天又拿来问你,过几天,又仿佛遇到了世界性大难题,郑重其事地将那个字拿来问你,你会不会有点崩溃?

当然,除了作业,小家伙还有更多的问题。妈妈,妈妈,为什么有的蚊子咬人,有的蚊子却不咬人,它们是好蚊子吗?妈妈,妈妈,天上的飞机为什么飞得那么慢,看起来还没有路上的小汽车跑得快?妈妈,妈妈,你快来看,地板上有一只蚂蚁,它是怎么跑到楼上来的呢?是跟我们一起坐电梯上来的吗?

只要听到连着喊两声“妈妈,妈妈”,小颖就知道,儿子一定是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又有了新发现,或者又有了什么新疑问。有些是小颖能当场解答的,也有很多问题,是她也弄不明白的,就只能向同事和万能的百度求救了。小颖半是无奈半是自豪地说,也不知道他的小脑袋瓜里,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

小颖说,只要听儿子喊“妈妈”时的语气,就能大致猜出,儿子喊她的目的了。如果是有什么收获,那“妈妈,妈妈”能一连喊很多声,每一声“妈妈”里,都带着无限的甜蜜、喜悦和骄傲;如果是犯了错误,或是有什么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或无理的要求,喊“妈妈”的声音,就又小又细绵,仿佛一只做错了事的小猫,充满了底气不足的乖巧和怜爱;倘若是受了委屈,那“妈妈”的喊声就必定是惊天动地的。这是小颖最害怕听到的一声“妈妈”,那意味着,她又要使出身为母亲的全部能量和温柔,来抚慰儿子幼弱的心灵。

说完这些,小颖得意地一挥手,说,现在总算解放了,至少,接下来的这些天,我再也不用听到谁喊我“妈妈”了。她说这句话时,就像华山的挑夫攀到了山顶,解下了背后沉重的筐篓。那份轻松、惬意、快乐,遏止不住地流露出来。我们都笑了。

晚上,浏览微信朋友圈的时候,照例看到了小颖的,这个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晒孩子的年轻妈妈,今天的朋友圈是这样写的:“你在家的每天,只想让你不要吵嚷着喊妈妈,可是今天晚上,你第一次不在家里,听不见你喊我的声音了,忽然觉得家里空落落的……”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