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太阳

韩浩月

2018年12月11日10:48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晒太阳

我住在大城市旁边的小城镇里,工作日的时候,进城上班的人们都走了,留下了一座空城给我,当然,“空城”是我假想的,小镇还有其他像我这样闲散的留守人员,大街上空荡荡的,丝毫没有拥挤的感觉。

我去女儿学校附近的小汽车修理厂修车,可能电瓶需要更换了,到了修理厂和老板简单交流了几句,迅速达成一致意见。他开上自己的车去汽配城帮我购买新电瓶,临走撂下一句话,“大哥,我这一趟来回恐怕得一个小时,您晒晒太阳。”

修车老板的这句话让我心头一暖。这些年听过许多人的劝,有劝戒酒的,有劝锻炼的,有劝素食的,很久没有听过有人劝我晒晒太阳的话了。我虽然不用上班,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写东西,写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看书看电视,从来没想过趁太阳好的时候,出去晒晒太阳。真是对太阳辜负良多,任由它独自在空中发热发暖,我却从未把它当回事。

在等待修车老板回来的那一个小时,我可谓是“被逼”晒太阳,因为无事可做,那种让人舒适的、久违的、无所事事的感觉,像和煦的阳光一样从内心深处往外翻涌。躺在修车厂院里那张破旧的沙发上,听着外面时不时路过的汽车引擎声,眯着眼睛晒太阳,感觉与太阳建立了联系,太阳与我之间,有了无数道无形的连接线,太阳把它那乐观、热情的情绪传导给了我,这真是让人想开心地喊出声音来,可是喊什么呢?我不知道。

这种想要呐喊的心情,在少年时有过,少年时有大把闲暇的时光,其中有不少浪费在晒太阳这件事上。记得有段时间,喜欢爬上县城里每栋大楼的楼顶,楼顶上的每一个少年的身体,可以承接到全无遮拦的太阳光线,彼此互相猜着自己的影子,跳来跃去,奔跑累了,就躺下,晒着太阳吹着微风,一直到暮色降临才回家。

我青年时有一年多在工厂上班,那是家炼钢的工厂,要身穿厚厚的工作服把身体保护起来,每每在一阵子紧张的工作之后,会有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我总会窜出厂房,在外面的水泥地上直接躺倒,给身体一个最舒服的放松姿态,来承接阳光的洗礼,耀眼的阳光能够穿透厚重的工作服,在皮肤与衣服之间,制造出一个温暖的对流层,只晒那么一会儿,仿佛身体就积攒够了能量,可以在厂房里拖着刚出炉的火红的钢条奔跑数个小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晒太阳了?我想了一下,大概是到了大城市、进了办公室做文职工作以后吧。早晨一头钻进了办公室,一直到天黑下班,这样的日子往来反复,真的很少有机会与太阳面对面。周末不加班的时候,也会带孩子出去玩,但重点是陪伴孩子,一门心思在孩子身上,并没有与太阳直接交流的机会。所谓的晒太阳,应该是一个人与太阳建立直接的、不受干扰的联系,如此,才能领会晒太阳的快乐。

修车老板比约定的时间迟回来了一会儿,但我感觉他回来得太早了,一段开心的晒太阳时光就此结束,下一次再有这样的机会与心情,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也许你会问,想晒一会儿太阳,这有什么难的?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有时候,很多极小的愿望,都会变成一种奢侈。太阳永远在那里,是我们的生活与心意变了。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