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娱乐会所环球壹号第二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这背后到底是个什么故事?

林琳

2018年12月13日14:37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知名娱乐会所环球壹号昨天第二次被法院强制执行

法院的封条一度贴上了会所的门

法官填写查封清单

昨天(12月12日)下午三点半,两辆警车开进西湖文化广场,上城法院的法官和执行干警从车上下来,直奔知名娱乐会所“环球壹号”。

会所还没有开始营业,室内光线昏暗,几个男人站在前台,看到法官,愣了片刻,没有说话。

法院这次上门是来强制执行的,起因是一桩买卖合同纠纷。

法官说,原告是杭州一家食品有限公司,和经营环球壹号的娱乐有限公司之间有业务往来,为会所提供酒水饮料等。

此前,会所共欠原告酒水钱35万元左右,后来原告起诉到法院,案子进入执行阶段,会所又陆陆续续付了14万元,但还有21万余元一直没有履行。

场景似乎有些眼熟。

这不是环球壹号第一次被执行了。

去年8月,江干法院也曾上门执行过一次。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该会所的经营者也是因为拖欠供货商酒水钱74万元,在法院判决后仍拒不支付,差点被法院查封,但是就在法官准备搜查现场清点财产时,一个姓蔡的男人出现了,他自称是环球壹号总经理,起初,蔡某还试图和法官讨价还价,后来见法官要查封会所,蔡某慌了,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终于在1个多小时后筹足了钱,把欠款打进了法院账户。

据蔡某说,环球壹号会所是他去年11月从麒杨公司那承包过来的,租期两年,租金共计1000万元。会所一般傍晚七八点开始营业,到次日凌晨四五点结束,不存在经营困难的问题。

时隔一年,环球壹号又因为欠款,差点再次遭到查封。

昨天,上城法院的执行法官到达现场后,首先对判决书进行了梳理,并检查会所的营业执照。

一个姓王的男子拿着营业执照复印件迎上来,他说,自己是从今年6月份才开始接手会所的经营,至于会所之前的债务,他并不知情。

法官发现,会所的营业执照有了变更,变更时间就在这个月初。

“我们上个月来的时候,你们的营业执照还没变过,现在怎么变了?”

王某说:“我们现在是新公司,场地物资都是从房东那里租过来的,和前面的公司没有关系了。”

“怎么没有关系?我们是来查封财产的,会所里面的设施布置都和以前一样,都是之前的物品,如果今天不履行的话,我们就要对这些物品进行查封了。”法官边说边往会所里面走。

王某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之前欠的钱我不知情啊,我不可能负责的。”

见对方没有要履行还款义务的意思,法官示意法警拿出封条。

按照价值预估,法院将对会所的十个包厢进行查封,查封之后,会对剩余的21万酒水钱限期履行,如果会所依然未履行,法院会对本次查扣的物品进行评估拍卖。

会所里漆黑一片,法警打着手电筒,依次清点金沙厅、御匾厅、威尼斯人、葡京厅等共九个包厢内的物品,并在清点完毕后往包厢门口贴上封条。

这几个包厢空间开阔、装修豪华,室内有电视、法式长椅、成套酒杯等物品。

最后一个包厢是总统包厢,查封到这里时,预估物品价值已经达到标的金额,就没有再继续查封。

看到一张张封条,王某的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这样我们晚上怎么营业?就算只查封一个包厢也会对我们有很大影响,现在一下子查封九个,我们生意不要做了啊?”

他反复强调,包厢里的这些财产不属于被执行公司,被执行公司的财产在一年前就已经被搬走了。

“如果你有异议,可以通过书面提出。”法官一边开具查封财产清单,一边向王某解释。

王某急了,忽然跑到包厢门口,背对着法警趴到门上:“你们干脆把封条往我背上贴好了。”

法官见状,厉声警告他,如果再这样妨碍执行,将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对他采取强制措施:“你这样是违法的知不知道?我们可以对你实施拘留!”

一听说可能要被拘留,王某从门边慢慢挪开,“现在里面都是我们的财产,你们这样封了,受损失的是我们,我们才是受害人!”王某提高了声音。法官告诉他,被执行公司的注册地址和营业地址都是在这里,如果对查封有意见,认为影响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拿出证据,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会做进一步核查。

王某沉默半晌,他拿不出证据。

申请人也到了现场,一直跟在法官身后,和王某没有交流。

眼看封条张贴完毕,法官要离开了,王某赶紧躲到一边,给没露面的“老板”打了几个电话。

“要不跟申请人商量下?”王某拉着法官在前厅的椅子上坐下,这时候,他的态度明显缓和,还特地让同事倒了几杯水过来。

申请人在一旁接起了电话,十几分钟后,她告诉法官,自己已经和环球壹号会所达成和解协议,愿意先撤销执行。

下午5点左右,申请人在现场向法院主动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撤销本案执行。法警随后撕下封条,案件终结执行。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