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驴友是资深登山爱好者失踪前使用过的导航软件显示
信号消失前他们走得很艰难

2018年12月14日14:40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两驴友是资深登山爱好者 失踪前使用过的导航软件显示 信号消失前他们走得很艰难

救援队员们从悬崖下降到底部搜索 图片由公羊队提供

12月8日,两位杭州驴友,男的67岁,女的53岁,相约去“浙北第二高峰”拍雪景,地点在湖州安吉县山川乡赤豆洋。

当天下午4点,67岁男子在电话里告诉妻子,自己正在下山,会回家吃晚饭,随后失去联系。

如今五天过去,他们依然处于失联状态。

这些天,安吉当地政府组织公安、消防、武警等力量,以及当地乡镇政府组织村民等力量,加上先后有浙江民安救援队、公羊队、潮乡救援队、余姚长三角救援队、萧山海盟应急救援队、临安北斗救援队、安吉蓝天救援队、龙山救援队等8支民间救援队进山搜救,大约每天有100多人在山上搜救。首席记者杨丽通讯员谢卓凡

救援队员用绳索从悬崖下降式搜索

但一无所获

前天上午7点多,有个电缆线的架线工说,曾在8日下午5点左右,看到一男一女往山下走。

这成了唯一的线索。

根据架线工反映的情况,确定了搜索范围。但前天的搜索没有任何发现。

昨天(12月13日)一早,救援队员再次上山,在赤豆洋—老鹰巢—山川乡这个范围内再度展开搜索。

搜救行动总指挥、公羊队队长徐立军上了山,“我从11号点位走到8号点位”(搜救时将各个电线塔等特殊位置按数字编号),有着丰富搜救经验的徐立军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都说踏雪有痕,但这个搜索范围里,没有任何痕迹,“如果他们迷路了,被困住,至少也会有他们曾到过的迹象,比如用手拨开草丛等”,但在这片搜索范围内,救援队员什么也没发现。

在这片搜救范围内有个悬崖,昨天上午,救援队员上到悬崖,用绳索从上往下开始下降式搜索,但到中午依然一无所获。

“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为什么没有发现?”徐立军往山下走,他想再找架线工了解下情况,在山腰处,他遇到了急急忙忙上山的两个男人。

“弄错了!”架线工说自己和同事一对,才发现把时间搞错了。气象预报说要下暴雪,12月8日早上他们就往山下撤了,12月6日和7日,山上都在下雪,当时看到一男一女正在下山,误以为是同一天。

昨天下午2点,徐立军再次经过确认分析后,指挥部决定先让山上的救援队员撤下山。

大家又集中在救援指挥部开会,再次分析相关数据,确定接下来的搜索范围。

傍晚时分,徐立军他们经过各种数据分析,分析出一个新的搜索位置,“就在这个点方圆100米之内”。

这个位置是在一处竹林附近,也在之前确定的搜救大范围内,晚上,总指挥徐立军发给各个救援队和其他救援力量。

两个驴友是登山爱好者

在下山路上迷路了

据了解,失联的两个驴友是杭州资深爬山爱好者,都有着丰富的登山经验,特别是那个60多岁的男驴友,喜欢登山很多年了。

他们都是一个登山爱好群的群友,群员平时都有一个习惯:坐公交车到杭州附近的地方,然后在上午10点-11点左右开始登山,爬3个小时山后,在傍晚下山。

这次,他们也是结伴在杭州坐公交车到了安吉续目村。

按计划,跟往常一样,两人在11点多上山,爬3个小时后再下山,所以这次两人都没带头灯等其他应急装备。

12月8日,山上下雪,据气象信息是暴雪。

失联当天下午4点多,男驴友和妻子通电话时,他们正在下山,但接完电话后,他们迷路了。

救援指挥部发现,两个驴友失联前曾使用过登山导航软件,在男驴友接完电话后,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后,进入了信号盲区。

山上天黑得要比山下早,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们没有头灯照路,大雪把他们之前去的脚印也覆盖了,加上因为信号盲区无法使用登山导航软件,在一片黑暗中,他们彻底失去了方向。

而这时,他们心里肯定很慌,但越慌越容易出错,越容易被困,导航软件数据显示,有段路,他们大概1小时走了500米,海拔上升了100米,另一段路,一小时他们走了200多米,海拔上升了200米,说明山路很陡峭,到后来他们出现的位置,100米的路,他们走了2个小时左右,据徐立军推断,他们可能误入竹林,困在了竹林附近。

事实上,在雪山,人的失温很厉害,像救援经验丰富的救援队员们也都冻得不行,手发抖,“人停下来超过1分钟,就冻得发抖”,因为山上十分湿冷,搜救犬、无人机也无法工作,只能靠救援人员的两条腿,他们带着登山杖、搜索绳等爬山搜索,这几天下山后,都有救援队员感冒发烧,“我们是拿生命在搜救另外两个陌生的生命,值!”救援队员说。

今天一早8点,搜救行动将继续开始。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