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剪刀

叶生华

2018年12月28日09:12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这把剪刀

  没有一把剪刀能像这把剪刀那样锋利和有力度。

  东海之滨杭州湾畔,海盐县南北湖碧水环绕的蝴蝶岛,前往步鑫生纪念馆参观的人们无不在这把剪刀前驻足凝望。我看到这把剪刀,想起我妈曾经用过的那把剪刀。

  四十年前,我妈在忙完了生产队里的农活后,去自留地里种棉花。棉籽长出了苗,长成了秆,枝秆挂上了棉蕾,棉蕾裂了缝,缝里露出了棉絮的白……每次从地里回来,我妈顾不上吃饭,有声有色地讲述棉地里的变化,喜悦的眼神在我和妹妹身上瞟。妹妹身上的衣服已经打过好几个补丁了,我的衣服也是新三年旧三年又旧又破了。妹妹还小,瞪大眼睛看我妈眉飞色舞,我知道我妈为什么高兴。

  棉花地里终于开出了一片白,似白云飘浮。我妈摘回满满一篰棉花往家赶,脚步轻松得像背着云彩回家。接下来的日子,忙着晒棉花,把棉花去掉籽轧成皮,制成絮,捻成棉条,纺成纱,浆成线,织成了布。

  快过年了,我爸去请来了裁缝师傅。我妈抱出备好的布料,是开了无数个夜工后赶织出来的几筒土布。裁缝师傅给我们兄妹量衣服尺寸,念着量到的数字喊:“唷,比去年长高了好多。”我妈就说:“明年得再多种点棉花。”

  裁缝师傅拿出一把剪刀在土布上裁剪。这把剪刀手柄处有两个握手指的圈,两条长长的刀片组合成可张合的长长的尖嘴巴,裁缝师傅把张开的尖嘴巴伸进布料里,沿着画好的线“咔嚓”一声咬下去,几声“咔嚓”后,一块布料很快剪成了衣服的模型。缝纫机不停地“哒哒”,一件土布新衣裳做好了。我妈喊我过去试穿新衣裳,我穿上了不肯脱下来,我妈就喊:“要留着过年做客人穿的……”将我穿上的新衣裳剥了下来。

  数十年后,我妈在回忆这段往事时早已不再种棉花,也不再请裁缝师傅上门做衣裳。商店里挂满了五彩缤纷的衣服,款式多到让挑选者眼花缭乱。可是我妈念念不忘曾经的棉花、土布和请裁缝师傅做新衣裳。当年裁缝师傅将一把用旧了的裁衣剪刀丢弃在我家,我妈当宝贝一样收好,经常拿这把剪刀剪布料,做些围单、袖套、鞋垫之类的小布品。

  剪刀!

  静卧在步鑫生纪念馆里的这把剪刀,与我妈收藏的那把剪刀,样子一模一样,只是它们所承载的故事不同。

  当年,世代裁缝的步家将这把剪刀传承到了步鑫生手上,步鑫生从一位普通的小裁缝,成长为海盐衬衫总厂厂长。从一九七九年起,步鑫生在海盐衬衫总厂实行联产计酬制,“实超实奖,实欠实赔,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砸了“铁饭碗”的用工制度,将懒惰职工毫不手软地予以辞退;改革不合理的劳保福利制度,根除“泡病号”的流行病。当年步鑫生的“胆大妄为”是对固有旧体制的宣战,招来了纷繁的非议和巨大的阻力。人们担心,身子瘦小的步鑫生能否顶起这万钧压力。步鑫生说:“什么叫改革?改革就是要破,破旧立新,这就是改革!”他冲破阻力坚持改革,经过三年努力,把面临倒闭的海盐衬衫总厂发展成为当时浙江省一流的专业衬衫厂,为全国城镇集体企业改革开拓了道路。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五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对海盐衬衫总厂厂长步鑫生的改革事迹作出重要批示。十一月十六日,《人民日报》刊登长篇报道《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步鑫生》,全国媒体聚焦海盐。中国企业改革从钱江大潮的发源地浙江海盐起步,随之而来的中国改革开放大潮如杭州湾涌潮波澜壮阔,步鑫生是勇立改革潮头的先锋。

  许多年来,有一群人每年自发来到步鑫生纪念馆,站在存放这把剪刀的柜子前久久凝望,不舍离去。当年他们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跟着步鑫生一起打拼,用这把剪刀裁剪了无数块布料,生产了数不清的服装。当年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把剪刀影响到了后来进行的全国范围的改革。

  二〇一八年六月六日是步鑫生逝世三周年纪念日,他们再次来到步鑫生纪念馆,回望与步鑫生一起改革的经历。潘根娣,时任海盐衬衫总厂党支部副书记、车间主任,当年她还是一位姑娘,如今已是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她轻轻地反复地抚摸着柜子玻璃,她想再亲手摸一摸这把剪刀,她甚至想再用这把剪刀裁剪一次布料。她默默无语,久久凝视,眼里噙满泪花。四十年风云变幻,潘根娣和工友们一样,亲历了改革的阵痛和发展的喜悦,如今站在这把剪刀前,感慨万千。

  这把剪刀!

  当我怀着崇敬走进步鑫生纪念馆,凝视这把剪刀时,禁不住眼前闪现破衣裳、新衣裳、织布机在深夜里“哐当”,耳畔犹闻杭州湾里浪涌滔天……

  人们用感恩的语言形容这把剪刀:“一把剪刀剪开了中国企业改革的帷幕。”

  我想说,这把剪刀与今天的好日子息息相关。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