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两补品

龚伟明

2018年12月29日15:23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黑白两补品

冬至前,我拎着桂圆红枣去爸妈家,看见矮柜上放着一黑一白两袋食物,禁不住眼睛一亮:芝麻和核桃嘛,老母亲又开始张罗冬令进补食品了。

说起黑芝麻与核桃肉,如今沪上居民并不陌生。黑芝麻,核桃,各具人体必需的营养元素,单独吃,补。合着吃,更补。改革开放以后,黑芝麻、核桃、桂圆、红枣以及其他冬令进补品,进入寻常百姓家。我父亲老家苏州,母亲家乡常熟一带,说起以黑芝麻和核桃肉养生,没有人不喜欢的。记得上世纪90年代我外公家有一个小石磨,将核桃肉芝麻沿着凹槽慢慢放入,摇柄,不久成了细末的核桃肉与芝麻相继而出。寒风从客堂间北窗透进,有点冷,屋中味道却是愈发香了,一屋人心情也好了。我母亲曾经托人买回过一只小石臼,我用木柄捶,不一会,原本润白的核桃肉开始裂开,芝麻也纷纷碎了。这些年,人们只要想吃,黑芝麻与核桃肉几乎随处可买。老母亲讲,菜场摊位有专门加工粉碎果仁生意的。不过她拿去加工的核桃肉,都是自己夹开壳,再剥掉硬膜的;芝麻一粒粒挑选后,除了杂质,干干净净的,不会伤牙齿。

关于黑芝麻与核桃肉的营养价值,按照民间说法,可润泽头发,美白肌肤,滋补肝肾,补脑益智。苏南地区芝麻不缺,缺的是核桃,以前更缺的是绵白糖和红糖。所以,小时候能喝一碗芝麻粥,想加核桃肉拌着吃,几乎没有可能的。外公健在时,我妈去乡下拌过黑芝麻核桃肉给他吃。我与爸妈分开住以后,每年树叶飘落时节,老母亲牵挂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为我和妹妹各弄好几斤黑芝麻核桃肉粉,让我们带回去。

我说,现在方便,自己买点就行,不用那么辛苦。老母亲说:“我弄得干净,你们吃起来咬不到杂粒。上个礼拜我就弄好了,送了隔壁阿姨一袋。”爸妈住的是老式公房底楼,隔壁邻居经常走动。隔壁阿姨有好吃的,也会端着送上门,关系融洽。

这一黑一白冬令补品,大致可分两种吃法。一是干吃。干吃方便,或加绵白糖,或加红糖,适合慵懒人随意者。二是熬了喝。冬天喝了暖和,香气四溢,一般主妇乐意做。除熬粥,还有拌豆浆、拌牛奶、拌蜂蜜,或直接冲服。相比之下,我爱吃汤糊状的黑芝麻核桃肉粉,熬粥后的香气不必说了。往黑芝麻核桃肉里拌豆浆等,掌握了分寸,就有不稀不厚的适度感,入口滑润。我在网上看到介绍用黑芝麻与核桃肉做成软糕的,想必又香又糯,一定好吃。说了一大堆黑芝麻核桃肉的好吃,总是八九不离十,它们是冬令进补佳品。

那天陪爸妈说了半天话,临走带着一大袋黑芝麻核桃肉粉,我要给钱,老母亲不许。我笑着说,母子互送冬令补品好开心。老母亲戴着红色绒线帽站在门外,嘱咐我到家把芝麻核桃肉粉放进大口玻璃瓶,一定要放入冰箱保存,想吃的时候挖几调羹出来再盖紧瓶口,强调这样过冬不会变质。每年听着老母亲这番相同的话,都觉得十分幸福,因为心里暖着呢。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