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猴子欺负了

赵序茅

2019年01月03日09:07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我被猴子欺负了

作为中科院的一名动物研究员,我经常在野外与动物为伍。2016年,我在云南考察滇金丝猴期间,曾遭遇猴群围攻,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当时我们要调查滇金丝猴的种群数量,我首要的工作就是认猴子。这里的每只猴子,我们都给起了名字,比如大花嘴、双疤、朋克、长脸、大圣……为了能更好地和猴子们打交道,了解其肢体语言是非常必要的。人类无法和猴子们用语言交流,但可以通过猴子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窥探其内心世界。

其实,在我了解滇金丝猴的同时,这里的猴子们也在打量我。我刚来的时候,猴子们不认识我,和我保持一定距离。久而久之,它们觉得我不像坏人,渐渐放松了对我的警惕。

一天,我仔细打量着母猴长脸怀里的大圣。以前,我都是远距离观察,现在感觉跟它们熟了,就近距离地看看小猴的模样。然而,我的举动引起长脸的警觉。它开始盯着我。我想在人类社会中,交流时看对方的眼睛是一种礼貌,所以我也盯着长脸。突然,长脸开始龇牙咧嘴——即便我不懂猴语,也知道它发火了。我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猴子翻脸也太快了吧。就在此刻,大圣的阿姨们迅速靠拢而来。紧接着,在地上觅食的强壮的大花嘴也气势汹汹地赶来了。

我一看不好,这是要“群殴”我的节奏啊!虽然我也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可面对一群猴子,我还是有些害怕。眼看猴群围了过来,大花嘴还不时朝我龇牙咧嘴——我前几天见过它和别的猴子打架前也是这副表情。我想这下完了,跑也跑不过它们,打也打不过它们。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韩信的典故来——别想歪了,我可没打算从猴子的胯下钻过去。我想起前几天,光棍群里双疤和朋克打架时的场景:双疤打不过朋克,就趴在地下求饶,而朋克就此放过了它。于是,我立即双手抱头趴在地上。此招果然管用,大花嘴见我屈服,便既往不咎,离开了,稍后,猴群也散开了。

不过,我这一举动,意味着以后在大花嘴面前,地位就低了。之后,它见了我总带着一股胜利者的傲气。在它眼里,我就是低等的猴子。

后来,我进行了反思:到底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得长脸招呼猴群围攻我。可想了很久,也不得其解。过了几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走到长脸面前,想与它和好如初。当我盯着大圣看的时候,长脸立即目露凶光。我马上转移目光,它又平静下来。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是猴妈妈护子心切,不愿别人打量自己的孩子,所以发出警告。

原来,在成年猴子的世界里,盯着对方眼睛看并无尊重之意,而是警告和威胁的行为。而且,往往只有高等级的猴子会对低级的猴子瞪眼,反过来就是挑衅了。我打量人家的孩子,已引起猴妈妈的不满,而后又不知趣地和它进行眼神交流,这就犯了猴群的大忌,所以它当时才召集兄弟姐妹们围攻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过,大圣对我充满了好奇,每次看到我走过,它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打量着我这只特殊的猴子。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