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斗

颜剑明

2019年02月11日08:28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饭斗

饭斗就是小饭桶,是盛饭的器具,大概因为“小饭桶”有骂人的意思,所以在桐乡一带,通常不称小饭桶,称饭斗。从前的大户人家,下人多,雇工也多,饭斗不够用,自然要用饭桶,这饭桶就是大饭桶,下小上大,直腰敞口,能供十多口人吃一餐。

饭斗的叫法比饭桶要好听,桶似乎什么东西都可以盛放,盛水的叫水桶,装粪的叫粪桶,放泔水的叫泔水桶,还有脚桶、马桶,与盛饭的饭桶相提并论,容易让人产生龌龊的感觉。斗是专门盛量粮食的器具,通常称米斗,因为在浙北一带,主粮是稻谷。既然盛米的称米斗,那么盛饭的称饭斗也就非常自然的了。

饭斗的形状很好看,平底,缩口,中间鼓起,它是用十来块小木板拼接而成的,每一块小木板,上沿、下沿、中间都是弧形,上半块、下半块也都是弧形,而且上半块弧口向内,下半板弧口向外,所以,箍桶匠制作起来相当麻烦,但他用的工具就是一张滚刨。木板之间用竹楔子拼接,上中下三行,外面上下两沿用竹箍箍紧。饭斗中间鼓起的好处是便于双手捧起,好拿,不费力。其它家具或器具都要油漆一翻,但饭斗是从来不需油漆的,因为一漆便有油漆气味。

平常日子里,是不太动用饭斗的,自家人进出厨房盛饭,即使三番五次,也很自然,但是,有客人来,让他跑进跑出盛饭,一则显得主人勿客气,二则也让客人弄得怪不好意思的,这时便用得着饭斗了。还有,农忙日子里,回一趟家里吃饭耗费时间,女主人会用饭斗盛饭,上面盖着,唤小孩子拿到田间地头去,饭照样还是热气腾腾的。

听老人们说,做饭斗的木料很讲究,最好是用阴木,所谓阴木,就是长时间在水里浸过的木材,所以也叫水浸木。用这种木料做成的饭斗,夏天用来盛饭,过一夜也不会馊,原因是阴木性凉,手搭碰上去,感觉彻阴彻阴的,食物放在里面,好像放进了一只小冰箱,自然就不会馊了。

对这个说法,我曾经想做一个实验来证明,那是1984年,长山河开挖,河道抽干,我家门前老石埠下的木桩全部被挖了出来,这些木桩少说也有上百年,一直浸在水下,挖上来时,都很沉重,我看见其中一根木桩上面,当年木匠砍劈时留下的斧头缺齿印还清清楚楚的。将它丢在天井里,想留着它以后可以做一只饭斗,谁想大半年一过,它竟然开裂了,用手一扳,一块一块掉下来,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干千年,湿千年,干干湿湿大半年。”木头这东西很奇怪,不怕干,不怕湿,最怕干干湿湿。

现在煮饭早已用电饭煲了,即使农村中用土灶的人家,也不用饭斗了,饭斗被闲置不用或移作他用,我老家的饭斗则被母亲当作蛋囤来用,冬天在下面垫一些老破絮,软棉棉的,很适宜,夏天丢弃老破絮,放半张旧报纸,饭斗总是放在阴凉的地方,从不听见母亲说有鸡蛋放坏的,我想这老饭斗可能真的是水浸木做的。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