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臂文青龙右臂文白虎 这个17岁杭州女孩不好惹

但当她喊出妈妈的那一刻 许多人都哭了

 孙毓、曾龙

2019年02月19日10:30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但当她喊出妈妈的那一刻 许多人都哭了

左臂一条咆哮的青龙,右臂一只奔腾的白虎,左右前臂还各文着四个桀骜戾气的大字,组合起来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再加上一头黄发,中性打扮,这个17岁的杭州女孩硬是给自己拗出了一个“不好惹”的形象。

2017年6月,她因打架滋事进了杭州看守所,“历史记录”长得一页纸差点写不完——在学校充大姐大,组织帮派,霸凌同学,索要保护费,吸食笑气,出入娱乐场所……

再看看对面拍照的女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所里的管教心里有数了。

每个误入歧途的孩子背后 都有一个伤心的故事

果然,她一进来就和同监舍的人打了好几架,什么人的话都不听,什么规章制度都不肯遵守,永远一副“我什么都不怕,你们能怎么样”的态度。

这样的孩子在看守所里不少见,但她尤其“出类拔萃”,就像个时刻警惕着的刺猬,见谁扎谁,如果给难管人员排个名,她可以位列前三。

1995年生的女民警黄欣负责她的管教。“说实话,我自己比她大不了几岁,刚管的时候确实很有压力。”

经过观察,黄欣发现,在女孩子这里,“爸爸妈妈”四个字是绝对不能提的,一提就炸毛。

黄欣没有急着训斥,而是在遇到女孩子疯狂大喊大叫的抗拒之后,转身走了,找出她的履历认真研究了一番。

“她出身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很早就离婚,她判给了父亲,父亲做生意的,家里经济条件不差,但是父亲另外有了家庭,除了给钱不太管她,母亲也不怎么来看她,她实际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小学时成绩很好,上中学后成绩一落千丈,结交损友花钱大手大脚,拿走爷爷奶奶的退休金,前后有十几万,就为了充面子,买名牌。”

黄欣合上案卷,长叹:“又是个缺爱的孩子。”

把她缺失的爱找回来

“很多家长不知道,爱对一个孩子来说有多重要,如果把孩子比喻为一棵树苗,父母的爱和陪伴就是阳光雨露,没有阳光雨露,树苗要长歪的。”

黄欣在看守所里见过太多问题少年,究其根源,都是缺爱,她决定帮女孩把缺失的爱一一找回来。

黄警官把自己代入了“母亲”这个角色,给女孩子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帮她剪头发、教她做手工、和她聊天、听她诉苦、告诉她怎么和人相处。

在看守所里有一所育新学校,孩子们每天都要学习国学课,女孩总是坐不住,有很多小动作,黄欣就陪着她上课。

没多久,黄欣发现女孩其实很聪明,别人背不下来的弟子规和国学文章,她很快就能背下来,比如国学五十讲,她两三天就能背得滚瓜烂熟。

“如果把这聪明劲坚持用在学习上,以后没准能当学霸。”

女孩有点不敢相信,捣乱砸老师的车窗很拿手,打架斗殴争勇斗狠很拿手,欺负霸凌同学很拿手,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拿手的事情还包括读书。

受到鼓励后来了劲,上课也不玩小动作了,背书背得更快更流利,每上完一堂课,就和黄欣交流关于课程的心得和想法……

霸凌和学霸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后者显然威风多了,别看她自称大姐大,在学校里谁才是真正的“大姐大”,其实她心里很灵清。

从来没有人这样温柔对我

渐渐的,女孩有了变化,她开始遮掩手上的文身:“不好看,丑死了。”

控制不住情绪大吵大闹后,看到生气的黄管教,会喃喃道歉:“我错了。”

还学会了换位思考。

有一次,监舍的人故意推了她一下,如果放在以前,她早就像点燃的炮仗一样炸了,但这次竟然没还手,连故意挑衅的人都惊讶,她怎么了。

女孩后来说,因为想起了黄欣说的一句话“冲动是魔鬼”,以前自己在学校到处欺负人,也是不对的。

拔掉了身上的刺,卸下了心里的盔甲,女孩变得特别依赖黄欣,会赖着黄欣撒娇:“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我听你的话,但你别不管我呀。”有一次她对黄欣说,“从来没有人这样温柔对我。”

这话让黄欣心里又涩又甜,心疼和欣慰交织。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

我现在很乖

2018年3月,黄欣和同事在社区工作者的陪同下去了女孩的爷爷奶奶家家访,去之前,把女孩叫来录了一段视频:“爷爷奶奶,我有很多想跟你们说的话,现在我在看守所很好,有了很多进步。我也觉得很后悔……”

回来时,黄欣带回来了爷爷奶奶的视频,女孩一看到视频里的爷爷奶奶的脸就哭了。

2018年4月份,杭州市看守所组织了一场“孝行监区、尚法明礼”的主题教育活动,女孩写了一篇长信给自己的家人,题目是《回忆》。

“爷爷奶奶,我想对你们说,我爱你们,希望你们健健康康,一直来都是你们为我付出,你们要等我回家为你们做点什么……”

“爸爸,我想到你有次出车祸住院,我吵着要去玩,你就把我放在脖子上,拄着拐杖,在医院里转圈圈,直到我睡着……”

“妈妈,其实我真的很在意你……”

“你们放心,我现在很乖,上次有人要和我吵架,我想到看守所的老师们,没有回嘴,我向对方选择笑笑,她愣住了。”

希望所有迷途孩子 能因爱归来

去年底,监管支队把这个案例改编成了情景小品,搬上了2018杭州公安主题文艺汇演的舞台,取名《爱归来》。

当饰演问题女孩的主角对前来接她回家的母亲喊出“妈妈”的那一刻,许多观众抹起了眼泪。

“我们希望通过节目,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孩子,让这些孩子的父母不要放弃他们,他们不是天生就是坏孩子,他们只不过是迷路了。”

我请黄欣给女孩起个化名,她想了想说,就叫小芳吧,芳草青青,虽然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但也能在春风阳光中,健康成长。

“出去以后有什么打算?”黄欣问小芳。

小芳认真地说,想继续读书,想以后能够照顾家人……

黄欣眼眶红了,对一个管教来说,还有比看到误入歧途的孩子走回来更高兴的事吗?

杭州市看守所关押了一群特殊的未成年羁押人员,最大不过17岁,他们都和小芳一样有不愿启齿的过去,迷茫无知缺爱,本该是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满是伤痕。

看守所的监管人员坚信,对这些孩子而言,爱是最好的治愈品。

希望所有的迷途孩子,都能像小芳这样,因爱归来。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