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学霸晏殊

陈甲取

2019年02月25日10:14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北宋学霸晏殊

  北宋词人晏殊从小就是个神童,六七岁时就能填词写文章了。14岁时,晏殊作为特殊人才被推荐给了宋真宗。宋真宗无限看好他,将他当作后备干部重点培养,破例允许他参加当时最高级别的国家公务员考试——殿试。

  晏殊拿到试卷后,一看就赶紧举手报告说:“这作文题目我以前做过,草稿还在呢,给我换一个吧!”宋真宗挺惊讶:“真的假的?”晏殊说:“要不我给您背一遍吧!”当即倒背如流。宋真宗觉得这娃真萌萌哒,龙颜大悦:“不愧是神童啊,真有你的!”当即赐他同进士出身,安排在皇家图书馆工作。就这样,晏殊拿到了官场通行证,由此昂首迈步跨入长达数十年光辉璀璨位极人臣的政治星途。

  当时正值太平盛世,大宋王朝歌舞升平繁花似锦。京城的众多官员安享盛世,白天下班后就游山玩水,晚上来个K歌足疗,还经常在酒店举办豪门夜宴。晏殊却与常人不同,几乎从不参与,一下班就回家读书充电。

  晏殊另类的行为,不久就传到了皇帝耳中,宋真宗怎一个感动了得!连说:“这年头,像这样自律自爱的好干部不多呀!”当即升了晏殊的职,让他做陪太子读书的秘书。

  这下有大臣不服气了,凭啥升他不升俺?领导偏心!宋真宗耐心跟众大臣讲事实摆道理:“亲们,你们满地球旅游时,晏殊在充电;你们通宵狂欢时,晏殊在充电;你们K歌跳舞时,晏殊还在充电。尼玛你们自己说,朕提拔这样好读书爱学习求上进的小青年,有木有道理?有木有?”群臣惭愧低头,不敢再辩。

  晏殊却眨着无辜的眼睛卖萌:“不是酱紫的啦,皇上。其实吧,我也爱玩,只是我家里穷,没钱任我作。要是我有钱,早跑出去撒欢儿了。”晏殊绝对有冷幽默细胞,这包袱一抖,原本不服的大臣也有了台阶下。宋真宗不住口地称赞他真是个老实可爱的萌人。

  等到晏殊当上宰相后,便以提携新人为己任。范仲淹、韩琦、富弼、宋祁、梅尧臣、欧阳修等一大串耳熟能详的名臣文士,都出自他的门下,说是桃李满朝也不为过。但他也不是随便啥人都提拔的,风流词人柳永就曾在他那吃过瘪。

  那次,柳永去拜见晏殊,希望宰相能提携自己一把。晏殊平心静气地问他:“三变,平常有啥业余爱好没?”柳永小心地回说:“跟相爷您一样,酷爱给流行歌曲填词。”晏殊瞧不上柳永成天在妓院打滚的行事作风,就装萌说:“那可不一样哎,亲!我虽然也写歌词,但不是奉旨泡妞,也写不来你写的‘针线闲拈伴伊坐’那般风情万种的艳词。你能教教我咋写不?”柳永听出晏殊暗讽自己恶趣味,囧愧地告辞了。

  当了半辈子的“太平宰相”,晏殊日子过得相当滋润,生活讲究品味,幸福指数超高,这很自然地反映到了他的词作里。词人李庆孙填了阙《富贵曲》,里面充斥着“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之类金玉锦绣富丽堂皇的描述。晏殊看后极为鄙视,连连吐槽:“就这样的还炫富!瞅瞅,这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净扯些金呀玉呀神马的,透着一股穷酸寒伧气,木有底蕴。”

  晏殊也炫富,但他追求的是小资的意境与气象,比如说“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翻译成白话文就是:“站在露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杨花坠舞,乳燕翻飞。”“小院,梨花;月光,倾城;柳絮,池塘;清风,拂面。”扑面而来的都是小清新文艺范儿。

  其实,晏殊不是真的炫耀富贵,而是在领略富贵的趣味,他常常拿出这几句词得瑟:“这样的美景,穷人家有吗?”听到的人都石化,就连炫富都这么有腔调,相爷,你好萌!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