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平安金钥匙 嘉兴市南湖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纪事

黄娜、陈培华

2019年03月03日09:09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寻找平安金钥匙

嘉兴南湖,革命红船起航地。肩扛红船“护旗手”担当,嘉兴市南湖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全力迈向“全国最具安全感主城区”。

连日来,记者蹲点南湖采访,访农家、进车间、走社区,努力寻找破解基层治理难题的一把把“金钥匙”。

一位网格员的计步器

周晓芳手机上的微信工作群消息提示音一直响个不停。她的手机上还装了“平安通”和“流管通”两个移动终端,可登记租房和流动人口信息。

“机不离身,随时可以服务老百姓。”周晓芳是七星街道湘城社区12名专职网格员之一,爱笑、语速快,办事利索。

湘城社区内有嘉兴市最大的拆迁安置小区——嘉城绿都小区,常住人口两万人,其中新居民11000余人。

“将每一间房、每一个人纳入网格,进行‘格式化’管理。”南湖区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说,哪里有风吹草动,网格员第一时间掌握。

一名网格长,就是社会治理末梢的一根敏感神经。

2月18日,早上8时30分。周晓芳去湘城警务站签到后,冒雨巡查。嘉城绿都小区99幢至116幢及20多家沿街店面是她的“责任田”。

巡查不走过场。看到有建筑垃圾没清理,立马记下告知社区;见到绿化带里有共享单车,与保安一起搬回专用位置;遇见出租房里有陌生面孔,第一时间核查登记……浅蓝色的工作本上,密密麻麻写满问题及处理结果。

每天马不停蹄,风风火火的周晓芳对小区情况了如指掌。2011年,她就在湘城社区做新居民协管员,3700多户出租户,谁家房子出租了,谁家还有空房,她心里有数。“每天走1万步很正常,好多人的微信运动封面常被我占领。”周晓芳打趣说。

时近中午,周晓芳和同事屠智勤走进丁祥林家。“丁老伯,最近身体好么?平平乖不乖啊?”关切声与脚步一起进门。

“好,都挺好。”丁祥林回答时,视线没离开跑动的孙子平平。

丁老伯家曾让周晓芳劳心。平平的父亲是“瘾君子”,现正在服刑。平平出生1个多月后,母亲离家出走,连出生医学证明都没办。丁老伯老两口带大孙子,直到要上幼儿园,才意识到孩子没上户口。

周晓芳和屠智勤知道后,马上联系社区。社区与派出所、医院、监狱等多家单位联系,去监狱DNA检测采样,最终给孩子办好户口,按时上学。

老百姓再小的事,也当大事来办。为此,南湖区因地制宜将全区划分为605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全科网格长,并配有指导员、专职网格员、兼职网格员,同时将警官、法官、检察官、律师等纳入兼职网格员队伍,结合各自专长,为百姓送去组团式服务。

一座“厂中厂”的变形记

这是触目惊心的一幕。

墙壁被火焰熏黑,窗框被烧变形,窗内一片废墟。可以想象,2018年4月7日那场火灾的惨烈。

望向嘉兴华煜光电科技公司四楼,负责人彭超源不愿再细说。尽管无人员伤亡,但痛定思痛,彭超源终于舍得大投入整改。

“以前只管将厂房出租,想着生产安全是租客的事。”在彭超源看来,“厂中厂”管理中存在的真空,就是安全隐患。

何为“厂中厂”?即同一厂区内,将厂房分割出租或转租。经排查,南湖区共有出租企业307家,承租企业1194家,平均每家“厂中厂”都有四五家租赁企业。如华煜光电科技公司的厂房,由7家企业承租。

整治迫在眉睫。“这些‘厂中厂’隐蔽性强,安全管理混乱,易发群死群伤事故。”南湖区应急管理局局长江军说,对“厂中厂”进行集中整治提升,将隐患消灭在源头。

如今,“安全工厂”成了“华煜光电”的新标签。走进门卫室,记者从电子屏上看到各个视频监控点的画面。“厂区内严禁吸烟,一旦识别到明火、吸烟动作等安全隐患,设备将立即发出警报,并闪现隐患点画面。”余新镇安监中队中队长周云程说。

许多科技支撑看不见。20多个传感器、30余路视频监控通过智能物联网设备,实时掌握企业的安全生产、工厂动态,并及时分级预警危险状况。自去年9月运行以来,企业员工不安全行为已有效减少,截至目前零事故。

眼下,南湖请第三方社会化服务机构专家,排查企业风险隐患点,并将风险级别评估为红、橙、黄、蓝,四色安全风险空间分布图上墙。

整治立竿见影。去年,南湖区共关停承租企业207家,规范提升987家,整治提升率100%,“厂中厂”租赁企业工伤申报数比上年下降53%。

一场老小区的议事会

小区能否建一个集中晾晒场?

这是一场很接地气的居民协商议事会。2月19日,解放街道凌塘社区组织的这个会上,社区品质如何提升,成了大家讨论的重点。

“只有将菜地变花园,小区环境才能美起来。”华美小区网格党支部书记吴云清说,以前小区里只要有空地,就会种上菜,屡禁不止。

吴云清还愁一件事,一楼的居民没阳台,在两棵树间拉根绳,就往上晾晒衣物,不仅有碍观瞻,而且影响树木生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提出,想建一个小区集中晾晒场。

凌塘社区党委书记徐惠琴与吴云清不谋而合。“这样集思广益的会,我们常开。”徐惠琴说,2012年社区成立“居民自治之家”,居民自己的事自己定,变为民作主为由民作主。

万事开头难。华美小区有近700户居民,房屋都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企业宿舍楼。标牌厂、印刷厂、桥梁厂、航运公司……当年风光的单位,因各种原因,职工生活出现落差,许多居民对社区管理有抵触情绪,小区管理几乎成真空状态。

能不能试着让居民自己管理?华美小区年久失修,多幢房屋顶楼漏水,但小区既没物业又没业委会,无法申领房屋维修金。在社区建议下,由“居民自治之家”申请房屋维修金,经多个部门协调后,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维修。

局面由此打开。楼道灯的维修、监控的安装、垃圾的清理……都由“居民自治之家”下设的自治小组开会商议决定。昔日老小区蜕变成居民自治管理示范小区,自此未发生一起入室盗窃案件,小区管理费年缴费率从40%升至90%。

“以前我来小区居民都不理睬,现在他们都要和我拉家常。”已在凌塘社区工作15年的徐惠琴说,群众工作没什么捷径,就是用自己的真心换他们的真情。

让居民参与自治,也是“三治融合”(自治、法治、德治)的核心之一。凤桥镇联丰村,去年建成嘉兴全市首家“三治会堂”。墙上一句话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让老百姓说话,把老百姓的话当话;为老百姓做事,办老百姓身边的事”。

“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道德评判团、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联丰村村民委员谢惠康说,这些好做法,在村民间架起连心桥,办事更通气。

眼下,“三治融合”花开南湖。全区108个村(社区)的村规民约、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和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建成率达100%。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