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成精猫

杨国强

2019年04月19日08:36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家有成精猫

  都说猫是一种特立独行的动物,孤傲、自负,给人总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感觉。似乎在它们的世界观里,它才是永远的主子。于是乎,许多养猫人,往往贱兮兮地自称猫奴,心甘情愿好吃好喝地哄着它们。

  但我家的喵喵似乎是个例外。它是一只普通的母狸花猫,名字是女儿顺口给取的。这个喵喵特别黏人,在人前,一点也没有猫的“王者风范”,倒是一股“人来疯”的味道。家里不管来了什么客人,总少不了在人家脚边缠来绕去地狂刷存在感。尤其我那俩徒弟来我家的时候,它表现得比我还热情,一会儿蹿到这个人腿上“喵喵”地撒娇,一会则蹿进了那个人的怀里,没心没肺地“呼噜呼噜”小睡起来,真不知道猫的警觉本性都丢到哪里去了。

  不过,在我妻子那儿,喵喵的表现却显得十分谨慎,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和警觉性。万物皆有灵,或许它一开始就能感知妻子对它发自内心的嫌弃。酷爱干净的妻子,对于所有毛茸茸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好感。而喵喵和我家那只小土狗最终能够留下来,真是要依赖于女儿的坚持。当然,留下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狗狗只能待在院子里,喵喵的活动空间也只能限于地面。而这自是违逆了猫好奇的天性,所以喵喵最初在家里爬上爬下、犯错,是常有的事。有一次,因为趴客厅沙发上睡觉被发现,它还挨了妻子的狠狠一脚。自那之后,喵喵就很是怕她。一听到她的声音,它就立刻远远地避开,躲在门后不声不响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若回头看见了,怼一句“去”,它就立马蹿起来,跑老远,有时还惊动了躺在门外休息的狗狗,也不知所以地跟着它一溜烟往院子里狂奔。

  妻子最终改变态度接受喵喵并对它有好感,是喵喵来我家一年多后。那段日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早五点多就要赶去上班。我是个十足的起床困难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样十分贪睡的喵喵,不可思议地每天都准时掐着我起床的时间点,跑到我房门口叫唤。要是碰上房门没锁,它就扒开房门,进来趴在我的床边叫唤,直到我起来方才罢休。之后,它会随我一起下楼,还会跟随我到院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我骑上电瓶车走远。而我晚上六点多回来时,它多半也会蹲守在那里等我。即使有时看不见它,只要喊一声“喵喵”,它一定会忽地从某个角落窜出来,“喵呜、喵呜”矫情地叫着,甚至常会仰躺在地上,亮出肉肉的肚子打着滚儿求抱抱。我有时候回家晚,妻子就会以喵喵的名义打电话催我:“你的喵喵还守在外面等着你回来呢!”

  后来,我辞了那份工作,不用再天天赶早起床,它居然心有灵犀似的也改变了这个习惯,不再掐着时间来叫我了,由着我睡到自然醒。不过,每天在我家大院门口守我回家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

  喵喵为了改善与女主人的关系,似乎也一直在费尽心思努力着。妻子因为工作关系,大部分日子,要睡在镇上她做事的店里。在家睡的时候,她有时早上起来打开房门,就会发现喵喵安安静静地蹲守在房门口,而门口的地毯上,则整整齐齐摆着好几条它从附近农田或沟渠里抓来的小鱼。见妻子出来,喵喵才会站起来,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在她眼前绕着小鱼来回转,还时不时兴奋地抖动着它那长长的尾巴“阿呜、阿呜”柔声叫唤,似乎在告诉妻子,这里有给她准备的大餐。谁都知道,猫对于鱼的占有欲是无可抵制的,而它能够将这样的最爱奉上,足见其用心良苦,这场景,放谁都感动。用我老婆的说法:这猫都成精了,还知道哄人、拍马屁了!我是从来没有享受过那样的待遇,充其量,就是它偶尔抓了只老鼠,在我面前显摆一下,而我还得弄点它爱吃的,讨好它一下,以示鼓励。不过,当妻子想去抱抱它哄哄它的时候,它又会有些惊怕,迅速跑开。想必它终究难以完全释怀妻子的那一脚。

  所以,有人说“猫的记忆只有三天”,我是不信的。它那次在厨房肆无忌惮偷吃烤鱼干,我顺手打了它那一扫帚,它就实打实地记恨了我月余。那段时间,它整天就像霜打了的茄子,原本在我面前是个十足“话唠”的它,居然整天没了声音。虽然还每天在老地方守我下班回家,却给人一种完成任务、走过场的感觉。从前总与我形影不离,那段时间则总是匍匐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发呆。就算我三日两头用它爱吃的鸡肉香肠和玉米棒哄它,它也只管叼了就走,躲一边去吃。后来,我把这事跟妻子说起,她居然有点埋怨我了:你打它干嘛呢,还下手那么重。其实她不知道,那一天,它还在院子里“嗷呜、嗷呜”地嚎了小半天,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叫人心疼。

  说来,喵喵实在算得上是一只懂事又能干的猫。不仅抓鱼抓老鼠是把好手,还十分顾家,知道家里的规矩。在妻子和我教训过它后,它就很少在家里上蹿下跳地到处“留影”,也不再偷食家里随意摆放的那些的吃食。而且,它还知道像家人一样“有担当”,当有野猫溜进我家偷食时,它就会像个武士,号叫着把人家打出去。就算是那只小土狗,只要是违了规矩溜进家里,它就会冲上去毫不留情地甩“手”几巴掌,吓得狗狗撒腿就跑。不过,别看它平时在家把狗狗治得服服帖帖,但自家狗狗在院子外与其他狗打架时,喵喵则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助战,完全是一股“决不让自家人吃亏”的狠劲。

  然而,叫人心痛的是,喵喵在我家的日子实在太短,仅仅三年多一点的时间,它就在某一天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了。恍惚间,昨日已如烟,不曾紧握在手,便已风轻云淡。只是每一次回望的时候,生命里与喵喵的短暂相遇,总有一些怀念,是那样子入心入骨……

(责编:张丽玮、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