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中的偈颂

聂鑫森

2019年04月23日15:43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唐诗中的偈颂

  在唐代,读诗和写诗,是一项相当普及的文化活动。即便遁入空门的僧人,也有不少颇具才情的诗人,如寒山、拾得、王梵志、丰干、怀素、皎然、贯休……他们的作品也被选入《全唐诗》或其他选本,耀人眼目。在其各种体裁的诗中,常用的一种名曰偈颂,以其独特的视角与心态,体察世情,感悟人生,明佛证禅,同时又充满诗的意蕴,读之余味悠长。

  偈颂中为人熟知的,如:“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神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惠能)此二偈虽是偈的形制,却不是光说佛理,而是讲究诗的意象,理入情中。

  何谓偈?吕子都选注的《中国历代僧诗精华》一书中称:“偈,梵语偈佗的省称,佛经中的文体。偈有二种,一曰通偈,一曰别偈。别偈通常以三、四、五、六、七字为一句,四句为一偈。通偈亦称首卢偈,不论句之长短,但以三十二字为一偈。”神秀和惠能作的是别偈,为五字四句的形制。

  其实,还有些我们熟知、却不知其出处的诗句,也是出自高僧名偈。如裴休所编《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即录黄檗禅师的《上堂开示颂》七字四句别偈:“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系一场。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这篇偈颂是说要摆脱尘俗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须收紧羁勒浮躁之心的准绳,苦志修炼,才能成正果。三、四句形象生动,直到今天常被人用作励志奋进的警语。

  再如景岑的别偈《诫人斫松竹偈》:“千年竹,万年松,枝枝叶叶尽相同。为报四方参学者,动手无非触祖翁!”这首偈颂力诫乱砍松竹,维护美丽家园,注重“环保”,其内蕴则是倡导万物平等、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1941年,抗日烽火遍地燃烧,为驱除倭寇,国人前赴后继,流血牺牲。弘一法师作《为红菊花说偈》:“亭亭菊一枝,高标矗劲节。云何色殷红,殉教应流血。”表达他虽在佛门却心系家国的慷慨情怀,令人感佩!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