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参

凌拂

2019年04月28日14:23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假人参

画完了假人参的花与叶,我蹲在田里掘假人参的根,要入画呢!小心翼翼,把土掘到脸上来了。使用小竹片,不必想即知我的笨拙,对于植物的根与土彼此相涉多深,我是点点滴滴,靠着这一刻才要逐步了解。植物的特征,根、茎、叶、花,我正渐次要走入它的核心。

假人参花梗柔细挑长,花色紫红,花瓣五片而小,结成直径约0.3、0.4厘米的球形硕果,仅比芝麻略大,在我彻底了解假人参之前,它只是我案头的瓶插。案头瓶插,小细花日开夜合,自有作息,然后小花渐渐结成硕果,很安静地在我桌上完成了此一过程。我将小硕果整把携出室外,撒回野地,期望来年会有新株成长,这样不断汰换,瓶插自四月间可以陆续一直插到深秋。

假人参别有一称为栌兰,也因此我一直以它为观花植物,而花的目的,除了观赏,便是繁殖。至于为什么叫假人参,我也只当必然是是它的花与人参的花相似之故。

后来多知道了一点:山上的人拿它当菜,端上食桌等着下箸,花是没有人看的。这假人参是山上人家的野蔬,肉质茎叶,滑软多汁,春日园圃五六日摘折一次嫩茎叶,如果稍有一二次疏慢,假人参便抽花穗了。一枝枝紫红花串细细碎碎在山风里摇晃成片,再要采食,便要割掉老茎让它重发新芽了。

更后来,知道假人参渐渐不仅是山上野蔬了。进入都市餐馆,它有了另一种价格。豆腐盘成肉价,朋友特别向我推荐,这是参叶炒姜丝,加一点麻油,滑润味美,是不容易吃到的蔬菜,听起来倒仿佛像在进补。

我在上山随手采随手插,以茎繁殖,三月天雨一落,假人参出落得叶叶油碧,肉质肥厚。我有时煮面、有时川汤,有时快炒,也有时来不及吃了,它长得太快便留着采花。这一切只是顺着自然。饿了吃,渴了喝;吃我周边的一撮寻常食物,饮我周边的一碗寻常饮水,没有价目,也不做交易,饿了,也仅仅是因为饿了,要的不多。而今,山上也大量种植假人参了,野生植物渐被驯良,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鸡和鸭,被人极度恋栈的东西,到后来终都有某部分的失落。会飞的失去了飞的本能,善走的失去了走的本能,综观许多被人类豢养的野生动物、植物,假人参会不会也失了它天性强健无病虫害的本能?而后,如果不大量喷洒农药,便要移作温室水耕了。

山上的假人参越种越多,自然生态系统中又有某一环节因人为因素大量增殖。有专靠啃食假人参叶片存活的毛毛虫吗?在自然里看水域、陆地、天空与动物、植物数位一体的大循环,我小心翼翼掘土,准备要细细审察一株植物的根。假人参之所以称为假人参,原来另番特殊景象全掩在土里。它的地下块根肥厚状如人参,但它不是人参,因而空负了它的好花好叶,加上人为的多事,遂世代被冠上了一个假字。

我想无论叫什么,对假人参而言它都是它自己。土人参、土高丽参、栌兰、波世兰,它原无鱼目混珠之意,只是把茎截成小段扦插,人类无法理解的成长便在土里开始,地下块根急速膨胀,春夏之后,以致深秋渐老,它不再需要红花招摇,也不再需要绿叶以行光合作用,此时肥厚的块根,已贮备了相当养分沉潜入冬。而后,我又知道了,这样的根切片,一可加冰糖煮茶,一可加排骨滚汤,据说滋补、去火,已俨然人参姿态了。更进而可泡酒,强身、健胃、消除疲劳。假人参之味繁复多样,一株野生植物至此,我想当是发挥到了极致。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