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苏香自故乡来

郑志福

2019年05月05日15:46  来源:衢州日报
 
原标题:紫苏香自故乡来

清晨,学校操场边菜地里的那丛紫苏,在温和的阳光照耀下,格外的舒展,散落在叶子上的几滴露珠晶莹剔透,在微风中摇曳着,闪烁出淡紫色的光芒,如紫玉般清纯而绝尘,悄然触动着我浓浓的乡愁。

记得小时候,在我家厨房的东北面有一个菜园,父亲会根据不同的时节种上各种蔬菜。在父亲的传授下,我认识了紫苏、大蒜、韭菜、香葱、丝瓜,还有扁豆等等。

我也在这块菜园里,跟父亲学会了种菜,懂得了二十四节气。

有时,父亲在前头种菜,我与妹妹跟在后头,一会儿帮着浇水,一会儿嬉戏打闹,这里也是我们儿时的康乐园,记录着我们斑驳的童年。

农闲时,父亲经常会扛着一把锄头,在锄头柄上挂一个塑料桶和一张三角形框架的鱼网,到田间和小溪里抓泥鳅、鲫鱼、滚条鱼,回家叫母亲做红烧鱼或清蒸鱼,给我们补充营养。

我与妹妹放学回家,做完作业,或蹲在木桶旁观赏游动的鱼儿,或缠在父亲身旁看他剖鱼,把剖出来的鱼内脏喂给小鸡、小鸭吃,或抢个大一点的鱼泡,用脚使劲踩,比谁踩得响。一阵阵“砰砰砰”的声响,像节日里放的鞭炮声,开心极了。

红烧鱼,是母亲的拿手好菜,我与妹妹最爱吃。每次母亲做红烧鱼时,妹妹总爱围着灶台转,闹着母亲要吃鱼。

紫苏叶、生姜是烧鱼最好的佐料,父亲每年都会在厨房边的菜地里种上几株紫苏。

为了掌握好烧鱼的火候,母亲经常叫我做她的帮手,烧火,添柴,到菜地里摘紫苏。在红烧鱼出锅前,母亲会放入切成两三段的紫苏叶,然后搅拌几下迅速出锅。她说,紫苏叶不能放得太早,否则就没有紫苏的香味了。

我小时候,不喜欢吃紫苏叶,只要放入紫苏叶的菜我就不吃,母亲为了我多吃一些营养丰富的菜,总会在放紫苏叶前给我先盛一碗,然后唠叨着说:“紫苏吃吃对身体好……”

就这样,母亲经常叫我学吃紫苏叶。刚开始,我夹一小片紫苏叶用门牙一点一点地咬着吃,却不敢吞到肚子里去。后来,我在母亲的多次鼓励下,干脆几片一起吃,并勇敢地将紫苏叶送到磨牙处嚼着吃,久而久之,我竟适应了紫苏叶的香味,学会了吃紫苏叶,而且越吃越香。

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闻到别人家厨房里飘来阵阵紫苏的香味,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闭上眼深深吸一口,让那香味瞬间穿过每一根神经,向全身涌流开来,陶醉在飘渺的舌尖上的幸福中,直到咽下那口口水才迈步向前。

16岁那年,我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被聘用到离家两百多公里的一所小学教书。我也学着母亲教我的方法烧鱼、炒青蛳,放些紫苏叶作为佐料,但我总感觉这里的紫苏没有故乡的香,做的菜没有老家的鲜美可口。

两年前的一个周末,我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家看望父母。父母亲看到我回家,高兴地忙这忙那,母亲还特意跑到村上的菜市场买来一条鲤鱼,做红烧鱼给我吃。母亲做了一大桌的菜,席间,我无意对母亲说:“还是家乡的紫苏香,烧的鱼好吃。”那天我吃了好多好多鱼,晚上与母亲聊得很晚。

第二天,我吃了早饭便要返程,父母亲在我车子的后备厢里放了好多土特产。母亲还将一个装有五六株紫苏苗的塑料袋子放在我的车上,嘱咐说:“家里的紫苏香,你把这几株紫苏带去,种在学校的菜地里,平时吃点对身体好。”

回到学校后,我把母亲送给我的那几株紫苏苗种在学校操场边的菜地里,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为它除草,施肥,细心培育,它也自然长势喜人。

学校里的老师也时常去摘紫苏叶炒菜,你一把,我一把,都说我老家移植过来的紫苏香,更有学校食堂里传来师生的一串串欢笑声。而我,又被唤起了那份温馨而美好的回忆。

或许是因了学校菜地里的紫苏和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对它仿佛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每次走过,我都会放慢脚步,或者在思念父母的时候,来到它面前,细细欣赏。看着看着,思绪便飘向那个遥远的浙西小山村,飘向那个种着紫苏的菜园,心里暖融融的。

蓦然回首,岁月已在身后留下长长的足迹。一起走进时光流年,看匆匆岁月留下的点点痕迹。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