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闪亮的团徽

莫景春

2019年05月06日08:48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一枚闪亮的团徽

团组织在年轻人的心里是那样崇高,但很少看到胸前那闪闪的团徽了,也许是时下青年人不喜欢被贴上标签,人海茫茫,谁是团员谁非团员,很难区别。

可自己灵魂深处还闪烁着一枚精致的团徽,至今想起来还涌上难以抑制的激动。

那时才十多岁,个性争强好胜,刚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师范,踌躇满志。那年代,考上大中专学校成绩都是非常优异的。从山里出来,吃皇粮,那真是天之骄子,得意洋洋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没几天,情绪低落到了极点,郁郁寡欢。

我发现班里很多同学胸前都赫然挂枚闪闪的铜章,那样引人注目。我好生奇怪,只是以前在乡下中学没怎么提到团的事情,心里有些隐隐约约的羡慕。在师范学校,歌舞晚会,文学创作,活动五花八门。同学们纷纷报名参加,我不甘落后,激情澎湃地挤着报名。班主任给我狠狠地泼了一瓢冷水,使我凉到脚底。原来很多活动是团委举办的,是团员才能参加。我突然感觉胸前那枚团徽是那样的神圣,凭着它,很多同学高高兴兴地参加。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赶紧问班主任入团的条件,终于弄明白,入团思想要高尚,多做好事,让人们赞扬。

于是,我开始寻找好事。宿舍窗台上有些布满灰尘,摆放饭盒有些让人恶心。是不是要擦一下?大伙一进来,纷纷翘起大拇指,说我细心,讲卫生。我心里乐滋滋的,想不到擦了一下窗台,大家竟然其乐融融起来。我的心里特别舒畅,刚刚组成新宿舍,平时各人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不怎么沟通,有些孤单,现在感到一阵温暖。后来,地板渐渐有人拖了,宿舍干干净净的。

得到舍友的肯定了,还需要班主任的发现才是,于是便有事没事地在老师办公楼前转来转去,希望能帮点什么。有一次看到班主任一手拎着一桶水,一手夹着教案本,慢慢地走着,有些吃力。我急急忙忙抢过水桶,就往他的办公室去。他也急匆匆地跟在后面,大声说谢谢。话语里隐含着多少鼓励和赞赏。我又一次深深地感受到温暖的鼓励。

一来二去,顺手帮些事情,得到了很多的感激,心里特别的兴奋。比如在街上看到一个快要倒下的小孩,自己赶紧扶一把,赶上来的母亲送给满含感激的目光;推着一车满满的肥料正在上坡的老农,汗流浃背,我使劲地推上一把。老农那暖暖的大手一握,我感到一种深情的传递。那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到底有没有人注意。还有,别人帮助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感到非常轻松。做好事是很快乐的。

又是一年五四青年节,我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班主任亲自给我别上了那枚精致的团徽,我们激情澎湃地唱起《五月的花海》。歌声唱响了整个校园,烙在我记忆深处。

团徽不别了,但手还是尽力帮着能够帮的事情。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