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贺古道上的读书吧

子扬

2019年05月24日10:05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潇贺古道上的读书吧

两个月前的今天,正好在广西贺州。彼时,中国报纸副刊理论研讨会开幕式上,一部贺州的形象短片,让我对“长寿贺州,梦里黄姚”有了直观印象。后面三天,无论是离市区不远的姑婆山,还是富川县朝东镇的秀水村、岔山村、福溪村,钟山县的水墨画廊,昭平县的南山茶海和桂江,又或是黄姚古镇,都让人有写几笔的冲动。但寥寥数笔,又怎么写得出贺州之美呢。今天,拙笔只想写一处,岔山村那个位于潇贺古道上的读书吧。

岔山村的特别之处,是它处于广西与湖南交界处,潇贺古道穿村而过。站在村头北望,不远处即是一代文宗柳宗元写下《永州八记》的湖南永州。潇贺古道是秦始皇为了便于管辖岭南三郡在岭南古道的基础上扩建而成,从咸阳到广州,水陆兼程,其中陆程全长一百七十多公里,建成于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因古道连潇水达贺州,故被命名为潇贺古道,是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对接通道。荒凉然而美丽的古道,吸引了赶路人流连驻足,年复一年,形成了一个贸易村。岔山村这个瑶汉古村寨的建成是在明初。全村主要由孟氏、何氏和杨氏三个家族组成。岔山读书吧主人杨如秀正出自杨氏一族。只是潮起潮落,到杨如秀及其上一代甚或更早,因交通不便,这里几与世隔绝,沦为赤贫。

如今岔山村的潇贺古道得到修复,古石板路、古风雨桥、古戏台、古碑刻、古庙、古树、古井……保存完好。进入古道,一种历史的沧桑由内而外渗透出来。古道两旁开的店铺以小吃店居多,卖的是当地的名小吃油茶、梭子粑粑、凉粉……还有水酒。那天,走走看看,就到了古道深处,抬眼见有家店铺上方挂着岔山读书吧的木招牌,心里暗暗吃了一惊。书吧门面装点颇有古风,大门两旁古黄色木条上镌刻了一副隶书对联“读一点书古道发呆今日,明一些理你我受益终身”;店内是一排排书,书架上挂有一篆书条幅:学问书中得。此中有高人哪。但妙的是,它不卖书,倒是卖点心卖酒水的。于是,趁中午在书吧用餐,稍作打量。书吧前后两进,总共七十来个平方,架上摆的书,有广西和贺州的地方志,有文学名著,也有颇应景的廉政类书。

那天的午餐,油茶和梭子粑粑自是当家点心。我对糯米小食一向没有免疫力,看到一大盘梭子粑粑立刻食指大动。但是且慢,怎么有白绿两种?原来一种是甜馅,一种是咸馅,各人可依自己口味喜好而食。自然哪样都是要尝它一尝的。果然皮薄馅多,甜而不腻,咸也适口。好奇于梭子粑粑的由来,听到一个关于乡愁的故事。岔山村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数百年来,每到节庆祭祀日,三姓族人相约用各自家乡的美食祭祖,但仍不能慰思乡之情。后有智者进言,以各族家藏精选之米,蒸熟后放入石槽,三姓族人各推一名青年,合力舂米成团,然后让巧妇包以黄豆糖馅,做成梭子模样,一表族人齐心合力,二表慈母织衣之恩。智言被采纳。梭子粑粑就此代代相传。

那天有一道菜,爽口莴苣,也令我食之难忘,因为它完全是我小时候吃过的味道。奥秘在于它是在卤水中腌渍过的,带有一点点的酸,一种恰到好处的酸,每次吃到,我都是起码要多吃半碗饭的。那天那一碗爽口莴苣大半入了我的胃,那种久违的酸爽舒坦至今令我回味不已。在距离家乡一千六百多公里的潇贺古道会有这么一道儿时菜,堪称奇妙。儿时家里穷,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一只甏或缸,用来腌或卤菜。卤得比较

多的是芥菜,还有海菜梗。吃掉一些后卤水颇多,家人便把一条条削白的莴苣放进去,过十天半月取出来,便是我心目中最好吃的小菜了。只是后来进城读书,再也吃不到卤莴苣了。

书吧主人,瘦瘦的,不高,脸黝黑,四十多岁的样子,说话诚诚恳恳。他说他姓杨,名如秀,是岔山村的村民委主任。这个书吧,他经营了快两年了。留了他的姓名和手机号码,约好了我有空加他微信详聊。

前几天得空加了他微信,便把一连串问题发了过去。那头回:好的。但好长时间没有回复。我便有点急了:有情况简介的话发点过来也可。过了会儿他回:没有。我又有点急了,又发了一串问题过去。没一会儿他回复:好的。然后又没下文了。

后来得知,他想整理些材料发给我,但是一直很忙。我赶紧告诉他,不要整理材料,就在电话里聊好了。没想到,随后他的长途电话就来了。这份实诚让我很过意不去。

岔山村被列入“十三五”贫困村。怎样让这个不到一千人的村脱贫?上好的旅游资源摆在那里,旅游扶贫计划很快制定。谁带头?自然是村干部。只是,这个头也不是那么好带的。潇贺古道湮没已久,就算修复,两边商铺卖东西给谁啊。三年前,村支书杨志魁带头在古道上开出了第一家油茶店。一开始生意冷清。从镇到县再到市里,都给予了关注和支持,潇贺古道开始慢慢进入公众视野,游客从零到有,从少到多。后来,油茶店上了央视美食节目,一下子名声传开,游客都慕名而来,生意越来越好。村民们开店的勇气也东一家西一家冒出来了。

杨如秀是二〇一七年六月开的书吧。店的业态是早就规划好的,公示后,没有一个村民愿意来开。那么,只有他这个村民委主任来带头了。杨如秀心头也是没底的,何况一下子需投资三万元呢。店面是向村民租的,租金一年几千元,当时也不是笔小钱。一开始没什么生意,游客以为他是卖书的。其实书都是供游客免费翻阅的。

那局面怎么扭过来的呢?我问。他答,有党委政府的支持。书吧门楣上方挂着的一块块牌子表明,这里是贺州市作协的文学创作基地,贺州市文艺志愿者服务基地……显然,这些都为他带来了客源。他和家人也动了不少脑筋,特色小吃都做得特别用心,让来过的游客都成了书吧的免费宣传员。

现在,来我店里的基本都是回头客,除了广西的,还有湖南、广东的。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平静,但带着底气和乐观。

能不能透露下你的书吧现在赚钱吗?我犹豫了好久,还是问了这个要紧问题。没想到电话那头他答得干脆:赚啊,现在一年有三十万收入。啊,三十万?是的,后来生意起来了,我一家忙不过来,就和我姐姐家一起合开了。哦,那一家十五万。是的。

如今,潇贺古道两旁开满了店铺,连村里的老太太都在自家店前摆起了摊,有的还成了网红。村里还成立了岔山村果蔬种植扶贫合作社,劳务输出扶贫合作社,妇女油茶互助社,互联网+试点办公室……

于是,我又想起一个问题:你们村现在脱贫了吗?

这回,微信那头很快答复:二〇一八年我们村已脱贫。

真好。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