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潘玉毅

2019年05月28日16:19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情    书

情书一封,胜过甜言蜜语无数。这一点,不独是人,草木皆然。

自然万物都是情书高手。草木山川为笔,大地为纸,信的内容则是四时的周而复始和大自然的万千变化。风是写给江河的情书,雨是写给田野的情书,绿是写给春天的情书。这样的信,无论什么时候读来,都会让人荡气回肠、柔肠百结。大自然的情书或深情款款,或俊逸非凡,它们借势风雨,哪怕相隔千万里,转眼可至。若论速度,它比现在最快的快递还要快得多。然而我们在咂摸其味的时候,它又流转得比最慢的慢邮还要慢上些许。

来时有信,去时自然也要留言——落花是写给春天的别离。当曾经绚烂枝头的花朵纷纷谢去,变成地上的尘和土,这预示着一个旧的季节行将远去,一个新的季节即将来临。桃李春风,杏花小雨,转眼就会变成骤雨、梅雨,引来惊雷,成就嘉木繁荫。

随着时序的更替,时蔬、菜肴也在发生变化——美食是写给味蕾的情书。山里的山珍,还有海里的海味,当它们被摆上餐桌的时候,经由舌尖传递到味蕾,就好像一张信纸在桌子上铺陈开来,而品尝的过程就是读信的过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味和爱好,不同的信当然也会牵动不同的人的情怀。

情怀一物,说到底是人才有的东西——古籍是写给今人的情书。先秦诸子百家的散文,汉代人写的赋,唐代人写的诗,宋代人写的词,元代人写的曲和明清年代的人写的小说,皆是情书的一种。因为岁月阻隔,理解这些情书可能并不容易,可是信里有美好的寓意,我们愿意花时间去读它,愿意花精力去理解它。

情书需要投递,自然也需要一个邮筒。而时光仿佛为这个邮筒加了锁,解不开,挣不脱,又令人难忘。往事是从前写给现在的情书,回忆是昨天写给今天的情书。这些情书读起来未必都很愉快,却是前半生最值得珍藏后半生最值得回味的东西。一缕炊烟,一条小河,一只蝴蝶,一场骤雨,甚至是一顿打骂,在事过境迁之后,看起来都是那么珍贵。

情书一封,胜过甜言蜜语无数。这一点,于物是如此,于人尤其管用。

(责编:张帆、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