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雕像有个约会

音乐水果

2019年05月31日09:24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我与雕像有个约会

旅居维也纳时,我发现坐火车去斯洛伐克首都只需半个小时,加上听说过这座城市以“明星雕像”闻名,便跳上了开往布拉迪斯拉发的火车。

出了火车站,步行十五分钟,就能进入布拉迪斯拉发的市中心,也是历史街区。顺着人流,直走穿过三个路口,我看到了第一个雕像:守望者。这个雕像是一名下水道维修工,名叫楚米尔,他身着工作服,刚刚完成下水道修理工作,钻出地面趴着休息,嘴角还有一抹“神秘”的笑容。不同于其他雕像的高高在上,365天都工作的“守望者”紧贴地面,让游客与这个雕像合影时,不得不蹲着或干脆坐在地上。更有行为艺术家模仿“守望者”,把自己的脸涂成铜黄色,蹲在雕像旁边,惹得路人们侧目。事实上,“守望者”曾被评为“世界25座最具创意的雕塑”之一,人们来到布拉迪斯拉发,肯定先来看它,可谓是这座城市上镜率最高的“明星雕塑”。

告别“守望者”,再往右前方走过两个路口,就来到了中央广场,我一迈进广场,就瞧见了“拿破仑掉队士兵”雕像,他头戴标准的拿破仑帽,半边脸被帽檐遮住,让我看不清他的深情。这个身穿大衣的士兵弯腰伏在一张长椅靠背上,只要游客坐下,一扭头,仿佛能与他近距离交谈。我等了会儿,前面一个欧洲老年旅行团散去后,我才走上前坐下,举起自拍杆与“掉队士兵”合影。

关于这位士兵的来由,有两个说法:一说这位拿破仑军队的法国士兵在经过斯洛伐克时掉了队,就被永远地留在了这里,他徘徊在布拉迪斯拉发的中心广场上;另一说这名叫胡伯特的法国士兵跟随拿破仑大军入城后,于到处闲逛之时爱上了一位女人,为了她留了下来。我比较倾向于第一种说法,因为他的帽檐太低,把眼睛遮得严严实实,还怎么能看见道路和战友?掉队了多正常!

中央广场的一角还有一位有名的雕像,名为“爱笑的银先生”。银先生出生于1897年,是一名学者,退休后决定为这座城市做些什么,他左思右想,最终立志要把快乐带给每一个人。于是,银先生穿着燕尾服,手拿礼帽,微笑着欢迎五湖四海的游客,打招呼、聊天闲谈。逐渐地,他成为了布拉迪斯拉发热情好客的标志。

银先生“站”在一家店铺门口,似是欢迎每位游客与它合影。我站到银先生旁边时,学着它的样子,右腿伸直,左脚向左前方四十五度方向点地,左手拿起我的小草帽,冲着镜头挥舞,以此来感受下银先生招待游客时的友好热情。而在我后面拍照的欧美游客,纷纷对着镜头大喊“欢迎来到布拉迪斯拉发”,仿佛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主人。

其实,布拉迪斯拉发的“明星雕像”都是普通人,将普通人的形象塑造成雕像,既有代表意义,又有时代意义——他们或多或少地被烙上了时代的印记,成为了那一时期被大众反复提及的人。如今,“明星雕像”引得来自全世界的游客都能记住这座城市,这就是最成功的地方。

(责编:张帆、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