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青山2.0时代的“安吉解法”

王丽玮、郭扬、张丽玮、张博涵、仇璜

2019年06月12日19:39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初夏季节,走进溪龙乡黄杜村,眼见的是大片葱郁的茶山。茶树在阳光下茁壮成长,仿佛能听见拔节的声音。山脚下,一座座茶叶加工厂和农户小别墅交错座落,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满载着茶叶的货车时不时呼啸而过。村尾,以茶为主题打造的度假酒店迎来游客如织。

安吉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发源地。早在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来到余村进行调研,当听到村里下决心关掉了石矿,停掉了水泥厂,他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并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2005年,习近平在安吉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

多年来,当地坚持“两山”理念,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去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404.32亿元,增长8.3%。其中,通过精深加工,添加创意,竹产业以全国1.8%的立竹量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树立品牌、联动三产,白茶产业带动20万人致富;文旅融合,打造全域旅游,去年全县接待国内外游客 2304.5 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24.7 亿元。

去年,安吉黄杜村发扬“先富带后富”精神,提出1500万株茶苗给贫困地区,帮助他们致富,受到总书记肯定。如今,这些茶苗已在全国3省4县34个贫困村生根发芽,也将致富的希望传播到全国各地。

激活绿色资源,46万人吃上“生态饭”

余村位于安吉县西南部,如今来到这里,只看到青山绿水之间,青瓦白墙的江南民居错落分布,远眺,山间云雾缭绕;近看,路边花草繁盛,村头河边,时不时还有游客欢快嬉戏。在余村村主任潘文革记忆里,十多年前的余村可不是这般风景。

90年代初期,余村还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矿山村。那时,村里有三个矿山和一个水泥厂,每天隆隆的炮声震耳欲聋。由于长时间滥挖滥采,山体被挖成了“瘌痢头”。开矿扬起的尘土,让家家户户门窗上始终蒙着一层灰。一下雨,山上下来的泥石流冲毁了房屋,掩埋了牲畜。靠卖资源发财致富的余村人,因为破坏环境付出了沉重代价。

为了村子的未来,村委毅然选择了关停所有矿山。然而关停矿山第一年,余村的GDP就从全县第一掉落到了倒数几名。就在这时,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来到余村进行调研,当听到村里下决心关掉了石矿,停掉了水泥厂,他给予了高度的肯定,称这是高明之举。

他还指出:“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还是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所以刚才你们讲到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这个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两山”理论为安吉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十多年间,当地通过改善村庄环境,发展绿色产业,真正走出了一条绿色发展道路。

安吉竹资源丰富,竹林面积达101.1万亩,蓄积量1.8亿支。

安吉县域面积1886平方公里,户籍人口46万人,境内“七山一水两分田”,绿色生态资源丰富,森林覆盖率达72%,山上最多的就是毛竹,全县拥有108万亩毛竹林,蓄积量达1.8亿支,如何利用好这些毛竹,让竹子生金,成了当地县委思考问题。孝丰镇横溪坞村七成以上林地种植着毛竹,2015年,当地成立全县第一家毛竹股份专业合作社,实行“统一管理、统一经营”。在卖毛竹同时,开展多种经营,包括把毛料出口到外省用于制作扫帚、将冬笋加工成食品等,竹林收入增长30%以上。

因为爱竹而从事竹产业的陈永兴,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竹痴”。2000年创立浙江永裕竹业股份有限公司后,致力做竹地板产品,因绿色品质和独具创新创意的设计元素,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指定使用地板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场外露天景观专用地板。

黄杜村是安吉白茶第一村,每年三四月份,都会有上万采茶工涌入该村采茶。很难想象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这个村还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村”。从辣椒到板栗、杨梅、菊花,荒山上先后种过多种作物,但都未实现村民脱贫夙愿,如何找准致富路子,成为黄杜村发展的头等大事。

2003年4月9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黄杜村调研,称赞这里“一片叶子,富了一方百姓。”

1982年安吉县林业科学研究所将长在天荒坪镇海拔1000多米高山上的一棵白茶王通过无性繁殖培育出幼苗。经过科研鉴定,该茶叶品质、口感以及未来市场前景都受到肯定。1991年,这株白茶引进了黄杜村,成为了当地致富的“金叶子。仅2002年底,当地白茶种植面积就迅速发展5200余亩,村民人均收入达到7000余元。

2003年4月9日下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安吉调研生态县建设时来到黄杜村。当时,还在溪龙乡乡政府工作的梅喜英负责介绍村里白茶基地的建设及发展情况。习近平听后称赞这里:“一片叶子,富了一方百姓。”如今,白茶种植已经从黄杜村扩大到全县,记者从安吉县农业农村局获悉,目前全县白茶品种规模种植面积达17万亩,采摘面积16万亩,种植户15800余户,年产量1860吨,产值24.74亿元。

在发展绿色产业同时,安吉通过村庄环境整治,乡村旅游也发展的红红火火。“我们成立了旅游开发公司,开始做浙北峡谷漂流项目。2012年试营业,当年接待了1.8万游客……”这天,走进景溪文化礼堂,村党支部书记黄大伟正在为外地参观团队介绍景溪村致富经验。据介绍,近年来景溪村依托山水资源,发展乡村旅游,仅浙北峡谷漂流分红就有九十多万。立项之初,村民人出资2000元入股,三年分红就拿回了成本。

念活“绿色经”,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

来到湖州市两山创客小镇,一个巨大的原竹建筑吸引了记者注意。只见它占地约数百方,全部由竹子搭建,上覆竹梢。雨天,坐在斜倚的竹檐下,与两三好友就着斜雨微风望山谈天,别有趣味。天气晴好,亦可倚坐竹梢下,体验竹林乘荫的乐趣。这就是安吉竹境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产品,而创意则来自清华大学。

一根翠竹要想造福更多人,必须要拉长产业链。经过近40年探索,如今安吉实现了从原来卖原竹到进原竹、从用竹杆到用全竹、从物理利用到生化利用,从单纯加工到链式经营的四次跨越,达到全竹高效利用。在浙江佶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工后的竹废料经过特殊处理变成了竹炭产品,而加工过程中产生的热能又可以给其他竹加工企业供应;在浙江永裕竹业股份有限公司,新开发的装配式竹建筑建成只需要七天,还可以拆卸循环使用;在安吉竹境科技有限公司,加入了创意的原竹建筑不仅是住宅更是艺术品。

“在长在山上竹成景,藏在土里笋变金,砍下山来成为宝,竹叶做饮料,竹竿做地板,竹根做根雕,可谓淋漓尽致、吃干榨净”,安吉县经信委产业发展协调科副科长宋安娜告诉记者,现在,安吉已经形成了以孝丰镇、经济开发区(递铺镇)、天荒坪镇三大区域所组成空间格局,以竹质结构材、竹装饰材料、竹日用品、竹纤维制品、竹质化学加工材料、竹木加工机械、竹工艺品、竹笋食品等八大系列3000个品种产品所组成的产品格局。

原竹建筑深受年轻人喜爱。

拉长产业链的同时,安吉还十分注意创品牌,通过品牌增加产品附加值。为了打造好安吉白茶这个品牌,做强做大白茶产业,安吉成立了白茶协会,进行“一条龙”服务。在茶园管理上,借助中茶所力量,使用生态肥、修建排水沟渠、套种乔木、增设杀虫灯……让白茶增产又增质。

炒茶是白茶生产关键一环,在县农业农村局茶叶研究站研究员赖建红的主持下,《安吉白茶标准化生产操作规程》《安吉白茶标准化生产模式图》制定成功。它对从鲜叶进车间到制作成干茶的14道工序都做了严格规定,让百姓炒茶有了参考标准。2005年,这一标准成为省级标准,2006年又上升为国家标准。

为了加强管理,安吉在全国首创了白茶“母子商标”,母商标主要用来树品牌形象,子商标主要明确生产者的职责。使用安吉白茶这一品牌的生产者必须是安吉白茶协会的会员,白茶包装统一,必须有生产厂名、厂址等;合作社对每个社员茶园进行分区编号管理,使市场上每盒安吉白茶都能追溯到单一生产者。

随着品牌越做越大,安吉白茶已成为致富金叶子。记者从安吉县农业农村局获悉,目前全县白茶品种规模种植面积达17万亩,采摘面积16万亩,种植户15800余户,年产量1860吨,产值24.74亿元。品牌价值达37.76亿元,连续九年跻身全国茶叶类区域公用品牌十强。

依托旅游业,景溪村村民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

发展传统产业同时,安吉积极升级乡村旅游,推进文旅融合。在景溪村有一个特殊的博物馆——小水电生态博物馆。馆里的设备都是村里水电站淘汰下来的。游客不仅可以体验一把现场发电,还可以零距离触摸老旧发电设备,了解景溪村曾经的发电历史。“博物馆对我们来讲,是让游客停留下来的一个手段。有文化内涵,村庄旅游才能更好发展。”景溪村党支部书记黄大伟说道。

其实,景溪村小水电生态博物馆在安吉并不算罕见。发展文化旅游,不仅景溪发力,安吉各地百花齐放。据统计,如今安吉的村落展示馆有50多个。安吉生态博物馆独特的馆群模式,富有新意的生态建设实践,有效地推进了安吉生态文明建设,提升了美丽乡村建设内涵。如今,博物馆已经成为旅行社旅游线路上的重要一环。

不仅如此,近年来,安吉持续推进“旅游+”精品培育计划。除了“旅游+文化”外,安吉还推动“旅游+体育、健康、养老、工业、农业、生态、科技” 等产业的深度融合和创新发展。2018 年,安吉县全年接待国内外游客2304.5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24.7亿元,人均农村居民旅游相关收入占农村居民收入的比重达到24.4%。

“先富带后富”,共享绿色发展“果实”

如今的安吉,景美人富。通过发展竹产业,安吉实现了以全国1.8%的立竹量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安吉白茶通过打造品牌、三产联动,带动了全县20万人致富;乡村旅游提质升级,去年全县实现接待国内外游客 2304.5 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24.7 亿元。然而,富裕起来的安吉人并没有满足。

“我们安吉通过这片叶子富起来了,但全国还有很多人仍然贫困。我们在想,是不是也能让他们通过种植白茶富起来。”黄杜村村党总支书记盛阿伟说。去年年初,溪龙乡开展“小镇大爱”活动,村党总支提出向贫困山区支援种植5000亩、1500万株‘白叶一号’茶苗的倡议,并得到了本村党员代表的积极响应。

去年4月9日,村里20名党员联名给总书记写信,一方面是汇报村里种植白茶致富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把他们打算捐赠茶苗的想法告诉总书记。随后,他们收到了总书记的回信。其中强调,增强饮水思源、不忘党恩的意识,弘扬为党分忧、先富帮后富的精神,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很有意义。得到总书记的肯定,黄杜全村都很振奋。

2018年7月1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安吉黄杜村20名党员向贫困地区捐赠茶苗事情。

不久,安吉县黄杜村农民党员向贫困地区捐赠白茶苗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根据协议,黄杜村农民党员将“白叶一号”白茶苗捐赠给湖南省古丈县、四川省青川县和贵州省普安县、沿河县等3省4县的34个贫困村栽种,预计可带动1862户5839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脱贫。

钟玉英是黄杜村村委会主任,也是白茶种植的行家里手。一直以来,村里送出的扶贫苗都是她心里最挂念的事儿。去年5月,为了确定合适受捐地,她和七位县乡领导一起从湖州坐了七个多小时火车到贵阳考察种植环境。今年3月,正值茶苗生长季节,她又来到四川青川县海拔一千多米的茶山上,查看茶苗生长情况,指导茶苗种植。

怎么施肥、怎么开沟、怎么建茶园生态……白茶成功的经验,安吉县都毫无保留的分享给了扶贫地区。今年4月10日,县里又选派4名技术人员赴四川省青川县传授技术。5月,又安排了3批次12人赴三省受捐地开展巡回检查,动态跟踪茶苗成长情况。此外,安吉还计划在受捐地成立茶香茗校分校,通过合作教学、现场示范、定期授课等方式,为受捐地培养技术人才。

“茶苗不是捐出就完成了,而是一个长期的产业扶贫行动”,盛阿伟说道。为此,在指导茶苗种植之初,安吉就为当地规划好了之后的茶乡旅游发展思路,所有的茶苗都错落种植,这样以后长成才好看。安吉县多个旅游公司的负责人也被带到了现场,为当地旅游出谋划策。今年5月,浙江省供销社和浙茶集团相关负责人赶赴青川县,就“白叶一号”品牌建设问题进行考察。

今年3月,50万株“白叶一号”扶贫苗抵达青川县沙洲镇青坪村。

白茶苗给当地带去了致富希望,更将“共同富裕”理念传遍了各地。在去年10月扶贫苗达到贵州省黔西南州普安县地瓜镇屯上村时,70岁的村民罗少伍唱起了自己编的山歌“好山好水大水塘,各级领导来帮忙,白茶铺就致富路,儿子儿孙永不忘。”贫困户孔令金编了个顺口溜“白茶基地秋风凉,白叶一号暖心肠;荒山栽满摇钱树,万代不忘共产党”,所有村民都欢欣鼓舞。

仪式上,贵州省黔西南州普安县委书记农文海表示,普安将发挥种茶的地理优势,把白叶一号种植区建成脱贫攻坚示范区、感恩奋进展示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引领区、互帮互助实践区、先富带后富样板区,把“白叶一号”种成脱贫茶、致富茶、友谊茶、感恩茶。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