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小丛书”涅槃重生

张维祥

2019年06月17日12:17  来源:天津日报
 
原标题:“中国历史小丛书”涅槃重生

  销声匿迹很久的“中国历史小丛书”又回来了。对于名家名作类的普及型大众读物,很多读者都抱有期待。在此要说的,是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编历史小丛书”。这套丛书2016年开始策划,选题储备目前已逾百种。今年5月份,第一批22种刚刚上市,据称,年底前至少完成80种。

  要谈这套“新编历史小丛书”,还要从“中国历史小丛书”说起。

  我国当代历史学家张荫麟和吴晗一直有做历史普及的工作的夙愿,可惜张荫麟1942年英年早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身为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市历史学会会长的吴晗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1958年秋,在一次北京市中学历史教师大会上,吴晗倡议编写一套历史通俗读物──“中国历史小丛书”,原计划两三年内出版300本。吴晗亲任主编,组成编委会,编委会的办公室就设在北京教师进修学院,中华书局负责出版。从1959年1月开始,到当年年底就出版了36种,1963年出满100种。此后,丛书被教育部列为“中学课外读物”之一。由此,该套丛书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据统计,到1966年“文革”开始前共出版了147种,累计印数900万次左右。这套书成为几代人的基本历史普及读物。

  身为历史学家的吴晗,此时却更像是一位出版家。他同时参与策划了“外国历史小丛书”“语文小丛书”“地理小丛书”“数学小丛书”,等等。这些小丛书,无一例外都是大专家主持编写,可见国家和出版界对普及读物的重视。

  1978年,百废待兴,“中国历史小丛书”也开始恢复出版,从1982年开始出版合集,把190个选题按内容合编为16辑,每辑10种左右,目的是更便于读者整套购买。但合辑的影响力却不如“文革”前的单行本,但这丝毫不影响“中国历史小丛书”在出版界的经典地位。

  2016年,北京市社科联和北京出版集团邀请专家,共同探讨再版“中国历史小丛书”的可行性,结果大家一致赞同。北京市社会科学理论著作出版基金便将“新编历史小丛书”纳入重点支持项目。编辑出版过程中,出版社组织人员厘定了“中国历史小丛书”中值得再版的部分,有一部分进行了修订(专家健在的),例如万国鼎的《五谷史话》、阎崇年的《北京史话》、吴树平的《二十四史简介》;对于修订不了的便增补一部分当代专家的导读,在导读中交代该课题的新发展,所以“新编历史小丛书”是一套与时俱进的历史普及读物。还有很多新的课题和观点不断纳入历史小丛书,需要一些当代专家来撰写补充,例如唐晓峰从文化地理学的角度谈中华上古文明,蔡蕃谈京杭大运河,李乔谈中国会馆,杨宝玉谈敦煌文化,这些都是现在的历史热点,也是有很多新发现新进展的课题,是“新编历史小丛书”不可或缺的。

  “中国历史小丛书”,吴晗花费了大量心血,他组织编委会,制定编写标准。这套丛书的主编戴逸先生接续吴晗的事业,他还率先修订了自己的《北洋海军》,随后写出了一部清朝小通史《清史三百年》。戴先生年事已高,精力有限,热情却不减,他委托张传玺、唐晓峰、黄爱平三位副主编来帮助出版社做好作者遴选和学术把关工作。

  北京出版集团的品牌丛书“大家小书”读者已不陌生,而这次的“新编历史小丛书”也可谓是“大家小书”的一种特殊形式了。出版社别出心裁地拟了一个“萌萌哒”的广告语“大家小小书”,放在封底,在扉页前印有“大家小小书”的印章。这套书分为四个色系:灰色系的断代史、绿色系的专题史、红色系的政治人物和事件类、蓝色系的文化人物和专著类,一个色系一枚印章。这套“新编历史小丛书”和“大家小书”,有很多作者是重合的,差别首先是体量,另外便是学科范围。“新编历史小丛书”都是体量更小的历史读物;而“大家小书”体量稍大,涵盖文史哲政法经等哲学社会科学的全部以及个别自然学科门类。不过在作者选择上,“大家小书”会一如既往更严格地选择那些相对年长的大学者,而“新编历史小丛书”放松了年龄限制,让更多的中坚学者参与进来。就作者定位来说,“大家小书”无疑更“高大上”些,“新编历史小丛书”则更接地气,在读者层面上照顾中小学生,这对于普及历史文化是非常有利的。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