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仙居:创新“三绿”机制 助推乡村振兴

郭扬

2019年06月24日13:12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六月仙居,梅香四溢,游人如织。在淡竹乡上叶村,尚仁·善居民宿的老板陈江峰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六、七月份是仙居‘颜值’最高的时候,民宿一室难求。但在赚钱的同时也得把这环境保护好!”一边招呼着客人,陈江峰一边将手中厚厚一叠纸一张张分发到客人手中。

这纸不是别的,正是“淡竹乡绿色生活清单”。

游客住宿参与垃圾分类可累计“绿币”2元,不使用一次性洗刷用品得2元“绿币”,退房时把垃圾清理带走可累计“绿币”5元,住宿期间参与村内组织的义工活动可累计“绿币”5元……对游客来说,每一个“绿色动作”都能在清单上找到对应的“绿币”回报,最后根据“绿币”总数兑换折扣。

“淡竹的山山水水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可不能只顾生意,忘了保护。”在陈江峰看来,秀丽的山水就是仙居最大的一笔财富,“绿币机制”就很好地调动起了游客们保护环境的积极性,这张清单就是用来提醒客人具体怎么做,怎么换“绿币”。

绿色调节清单

淡竹地处国家5A级景区神仙居景区和仙居国家公园的核心,是热门的乡村旅游目的地,全乡仅民宿就有200多家。但随着大量游客的涌入,也使大家一度饱受环境被破坏的痛楚。

针对不文明旅游行为,淡竹乡早在2015年就开始探索实施“绿色货币”制度,以绿色生活兑换绿色货币的模式,鼓励游客自觉肩负起环保责任,践行“碳补偿”“碳抵消”的消费理念,将绿色文明行为贯穿整个旅游过程,营造了乡村旅游和环境保护的双赢格局。

“只要简单几个动作就能赚到十元的‘绿币’,既保护了环境,又省了钱!”说起“绿色货币”制度,来自慈溪的游客张达宝竖起了大拇哥。

如今,淡竹乡“乡村建设实验室”与境内农家乐(民宿)、商店、停车场、露营基地等商家,都签订了“绿币”使用协议。由商家逐项对照游客的行为,在“淡竹乡绿色生活清单”上标注并签字盖章。游客凭清单到游客中心,兑换印着淡竹美丽风光的绿色小卡片——“绿币”后,就可抵扣房费、停车费等,也可兑换鲜花、毛巾等物品。

环境美了,客人来了;客人来了,环境更美。现在,淡竹乡签约农家乐(民宿)垃圾分类投放率已经基本实现100%、“六小件”物品使用减少8700余套,游客还主动参加村内组织平安巡逻、河道清理等志愿服务1200多人次。

“绿币”的推行,还有效带动了淡竹境内商店、停车场、露营基地、茶室、书吧等签约商家经济效益的提升,普遍增收10%以上。

除了绿色货币制度,近年来仙居将绿色发展贯穿乡村治理各个方面,探索形成了以绿色公约、绿色货币、绿色调解为主要载体的“三绿”乡村治理模式,走出了一条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与乡村治理创新共生的内生化道路。

行走在仙乡大地,“绿水青山、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的村庄风貌随处可见。

在白塔镇上横街村,原先臭气熏天的猪圈摇身一变,成了栽着花草的“花香猪舍”。近年来,仙居全面实施“全域农村人畜分离”改革,拆除了村居内房前屋后的猪圈、牛栏,在村外集中建生态养殖小区,改善农村环境。

说起乡村振兴的具体措施,东横街村党支部书记许子兵感慨,过程“真的很难”。最难的就是让老百姓打心底里认可绿色的乡村发展理念。

“就拿垃圾分类来说,刚开始实施的时候,村民们很不适应,我和村干部就手把手的教大家,现在,垃圾分类的观念已经深入每个村民的心中。”在许子兵看来,绿水青山是仙居不可多得的资源,也是老百姓们致富的最大“本钱”。

“垃圾分一分,环境美十分。”今天,再次走进东横街村上横街自然村,以前“污水横流,垃圾满地”的情况早已不复存在。

“垃圾分类,只要记牢‘会烂的’和‘不会烂的’就可以了。”一位年近70的村民说:“多的记不住,我只知道绿色的就是丢会烂垃圾,灰色的就是丢不会烂垃圾。”

如何基于农村实际,采切实可行的方式推进乡村变化?这不仅是许子兵的关注的核心,也是所有迫切想要改变的仙居人的关注焦点。

从污水纳管到人畜分离,从清水长流到垃圾分类,从见缝插绿到局部改造,仙居将一个个变化和经验以村规民约的形式,制定十大绿色公约,将绿色生产、绿色生活、绿色治理的要求,落实为村民易于知晓的村规民约,先后制定出台了《永久绿色资产管理清单和永世维护享用办法》、建立了互学互比机制,将村规民约同村民自治制度有机地融合,使之成为村民自治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绿色货币和绿色公约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的“绿色地基”,那么绿色调节机制就为基层治理提供了一种“绿色”解决方案。

在淡竹乡下叶村的一角,有一处村民们栽植的“调解树园”。与村里其他树木不同,这批树高低不一、品种不同。这些都是受调解的村民根据绿色公约栽的。

绿色调节林

“人多了,矛盾也多了。以前是村民与村民的关系,现在有游客与游客、游客与村民、游客与业主等之间的关系,人与人关系变得复杂起来。”仙居县淡竹乡党委书记王策说,以褒扬激励法、真情打动法、排忧解难法、公正评议法、乡贤领办法等五种方法绿色调解将村民解决矛盾的固有传统、习惯做法与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结合起来,潜移默化地化解纠纷,真正较好地实现了自治、法治、德治的有机融合。

“建设美丽乡村,首先就是打好生态牌。”仙居县委书记林虹说,只有建设好乡村生态文明,才是维护仙居的生态优势,推进农村建设、改善农民生活、促进农业发展的重要途径,这也正是广大群众的热切期盼。

“三绿”乡村治理模式实现了“枫桥经验”的绿色化,成功打造出了绿色化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有效载体,培育形成了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治理格局。

“通过各乡镇(街道)因地制宜的探索,以及相互借鉴、取长补短,仙居在乡村治理创新上也已形成绿色公约、绿色货币和绿色调解三大运行机制,形成了可操作、可推广的’三绿’乡村治理的制度规范。”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何显明认为,在一定意义上,“三绿”乡村治理模式正是绿色化发展实践从推进经济发展模式绿色化转型,向城乡生活方式、公共政策体系以及乡村治理模式绿色化转型拓展的自然产物,有着深刻的内生逻辑。

绿色,是仙居最靓丽的底色,也是发展必经的一条康庄大道。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