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父亲戒烟

赵自力

2019年06月26日11:19  来源:西藏日报
 
原标题:陪父亲戒烟

  在我儿时印象中,父辈们几乎没有不抽烟的。

  见惯了大人们抽烟,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好。记得上小学时,我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偷着抽烟,只因为那烟味太浓,远不如糖好吃,就对烟不感兴趣。

  参加工作后,由于长期写作渐渐抽上烟了。那时,左手拿烟右手握笔是最平常不过的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有了烟瘾,不抽几口喉咙就痒得不行。长期抽烟,对嗓子和喉咙都造成了影响,特别是一到冬天就咳嗽得厉害。同事中抽烟的不多,就那么几杆“烟枪”,大家出于好心,纷纷劝我趁年轻把烟戒了。我下不了决心,试着戒了几次,都不成功,甚至是越戒烟瘾越大,最后就不了了之。

  当时每次回家,总要带条烟给父亲。父亲辛勤劳作一辈子,不打牌不喝酒,就好抽烟那一口。我常常帮父母下地收割庄稼,累了就和父亲坐在田埂上,你一根我一根地抽起烟来。有时父亲嫌纸烟劲不大,还抽起了旱烟丝,说更来劲解乏。

  后来,人们的健康意识增强了,有不少乡亲开始戒烟。父亲是老烟民了,总以年龄大为由推托。有年父亲被查出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医生建议他把烟戒掉,不然会造成严重后果。那时我和妻子正准备结婚,在做婚前体检时医生也建议我戒烟,免得影响生育。我和父亲一商量,决定一起把烟戒了。

  从没想过要陪父亲一起戒烟,当时我们的烟瘾都挺大的,也不知道是否能成功。不过,我和父亲都下定了决心。我们把家里所有的烟都烧了,不给香烟留一席之地。自己不吸烟,也不递烟给别人抽。实在忍不住时,就嚼几颗糖,滋润一下喉咙。有个“过来人”告诉我们,尽量不让自己空下来,不给香烟趁虚而入的机会。我每天长跑五千米,备课改作业忙忙碌碌,晚上倒床就睡。父亲承包了一小片山,开荒栽树从清早忙到天黑。我们父子俩相互鼓励着,也互相监督着。一个多月后,对烟慢慢没有感觉了,我知道戒烟最艰难的时期熬过来了。后来,即使手指碰到烟,也不想抽了,甚至觉得烟味呛鼻子。

  那年,我陪父亲一起成功戒掉了烟,一直到现在没再抽一口。戒掉烟的我们,身体都比原先强了许多,还以切身感受帮助许多朋友成功戒掉了烟。

  陪父亲戒烟,是当年最正确的决定,也是给家人最好的礼物。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