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朋友

欧福泰

2019年07月09日08:28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文史朋友

  做了大半辈子新闻工作,因为跑的地方很多,我和全市各地的通讯员朋友、采访对象等结交较多。以前社会上时兴发名片,前段时间整理一下自己以前所得到的名片,猛然发现竟有数千张之多。最早的名片电话号码只有四五位数,还有以前也时兴过的BP机号码。一张名片就是朋友的一颗心,我将这些宝贵的名片用心珍藏。如今退休之后,有空翻翻老古书,阅阅旧报纸,访访“老土地”,喜欢上了文史写作,也撰写了一些文史稿件,分别刊登于全国、省、市级媒体上,有些还获奖并收入书中。文史的写作,使我又有了一批文史朋友。在这里,一些早些年认识的文史朋友按下不表,单说说几位近两年来我印象较深的文史朋友。

  先说说秀洲区王店镇人称“梅溪王笔头”的王月明吧。王店镇有条古老的市河叫梅溪,月明就是在梅溪畔的四喜街出生和长大的。他出生的时候正好是1945年日本人投降之年,又正值中秋月亮高挂,因此父母给他起了“月明”。和月明认识也是30多年前的事,那时我在嘉兴毛纺织总厂担任宣传科长,肚里稍微有点墨水,喜欢舞文弄墨,在报纸上也时有涂鸦之作。恰巧月明也在王店供销社工作,也喜写作,不仅将自己单位的新闻写之报端,还经常为一些不平之事写稿呼吁,笔头子很好,因此在镇上就有了“梅溪王笔头”美誉。我们在报社组织的优秀通讯员表彰会上也经常碰头。闻知我退休以后也写起了文史稿,喜甚,他不仅经常打电话询问我最近写了什么东西,还将其写作的文史稿寄过来让我看看(其不懂电脑操作)。看完之余,有感于一笔一划的甘苦,有感于月明对文史的爱好与痴情,再加上纸上改改也麻烦,索性就一气呵成地将其电脑打字完毕,发送编辑部。月明逢人便说此事,我乃不好意思也。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近年来,月明兄撰写的王店古镇“精粉头”“阿胡子馄饨”“唐记糕团”“豌豆糕”“臭豆腐干”“摸螺蛳”“王店照相业”等风土人情美食在报上陆续刊出,让人从中感悟到了小镇独有的魅力。有一次,他冒着雨到我退休帮忙工作的单位来看我,长谈文史。接着,我又冒雨送他上公交车,我俩路上雨中交谈之景,难以忘怀……

  再说说人称“文史父子兵”的赵建祥和赵晨这爷俩吧。和他爷俩的相识,也是通过月明的。这爷俩是南湖区余新镇人,赵建祥是余新“源大”老字号的第三代传人,当年“源大”老字号“斗大粮足,老少无欺”的美誉至今仍在余新镇为人传颂。赵建祥在王店镇还有生意,因此和月明熟识,不知怎的,月明就介绍他爷俩到我这里来认识一下。那天,赵建祥、赵晨爷俩到了我的办公室,原来他们都是文史爱好者,是余新镇的文史研究员。我当时感到这爷俩对文史的爱好很独特:赵建祥涉足纸箱板、米业、水果业等的生产经营,作为每天生意繁忙、客户联系不断的老板喜欢文史的,现如今倒也少见;如今写文史的大多为年纪较大者,而作为一名二十挂零、在大学学的是电脑计算机的赵晨,喜欢文史倒挺稀罕。而且以后几乎每个月,父子俩都形影不离地来到我这里,共同探讨文史写作。每当此时,我都热情地接待他们,分担着他们在文史写作中的忧愁,分享着他们在文史写作中的欢乐。有时,他们向我谈起文史稿为何写不深写不透,好像有时只能点到为止。此时,我总是鼓励他们多看一些古书古史古志,因为要写好文史稿,仅是就事论事还不行,也要像我以前写新闻那样,吃透当时事件发生的时代背景,如此,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真正将文史稿去伪存真、刨根究底,实事求是地将事实本原展现在世人面前……

  陈珏麒是我2019年初新结识的文史朋友,也是嘉兴市政协文史特邀员。这位老兄长我几岁,曾经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因此在今年年初由南湖区解放街道举办的《运河入禾第一湾》新书发行座谈会上,我和他初次见面时,他头戴别着一颗红五星的军棉帽,可见他对部队生涯的留恋。陈珏麒喜爱文史工作已有多年,对嘉兴的人文典故研究较深,我以前在报上也经常见到他的文史大作。在解放街道《运河入禾第一湾》新书发行座谈会上,恰巧他坐在我的旁边。我好像和他是一见如故。会上,他悄悄对我说:“你知道吗?我还曾经就你写的一篇稿子配的照片有点问题给市委书记写过信呐。”我一听,有点惊讶,怎么我不知道啊?陈兄随即拿出一份内部材料,上面有着2011年时任市委书记李卫宁的批示。原来是2000年2月18日,我在《嘉兴日报·双休特刊》头版上,采访刊发了一篇《狮子汇渡口亮相禾城》,并附有一幅注有“图为解放初期的狮子汇公渡”照片。珏麒因为对嘉兴历史十分熟悉,觉得这照片肯定不是狮子汇渡口,而是南湖湖心岛清晖堂前的湖心岛渡口码头。因为此处湖面开阔,湖面北有水草(水花生草,俗称湖羊草)围栏,为南湖菱种植所设;照片上面还有竖立的物体为原嘉兴绢纺厂烟囱、厂房等,并有拱形石桥大盐仓桥。为了不使这张错误的“狮子汇渡口”照片在南湖革命纪念馆(新馆)继续出现,很有文史责任感的珏麒就给市委书记写了信,书记亲自批示,以后及时进行了处理。我听说后,真为他有如此高度敬业而富于责任心而佩服,虽然反映的不是我稿子中的错误,但也警醒自己在以后的文史写作中一定要认真细致,将事实清楚的文史文章奉献给读者。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