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张存

2019年07月16日14:44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目 送

夏天来临,意味着长长的暑假即将开始。中考结束,女儿有了大把的时间将息身心。每天手机、电脑、电视轮番上演,自在悠闲。

等待中考成绩出榜的时候,我还是略有焦虑。初中毕业,前方会有什么样的路可以选择,心中无数。那天,女儿坐在我边上,冷不丁冒出一句:“爸爸,以前觉得读书无趣,到学校犹如受刑,浑身不适。现在倒是想到读书的好了。”见她语调沉沉的样子,我惆怅又欣慰。惆怅的是她没有将三年的时光好好用来读书,总是带着排斥的心理在挣扎着。她或许是自卑,受不了老师的批评,渐渐地少了自信,因而就疏于学习。但是,受了学业挫折的女儿,心里还藏着一份进取之心,让我欣慰。学习的事,无论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那天,我突然觉得女儿长大了。

我平静地和她说:“学校是最好的地方。我真想你一辈子都呆在学校读书。”凭我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冷眼旁观,学校的本真和单纯,是任何地方无法替代的。我要是能一辈子留在学校里读书,那该多好。可生出这样的念头,是在步入中年之后。年少时的我,何尝不是厌学贪玩,浪费了很多光阴。回想起来,终是憾事。

说到毕业,就会想到李叔同填词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词曲带有淡淡的忧伤和依依惜别之情。即将离开学校、老师、同学,还有曾经的自己,是会有这样人生感慨的。

女儿在中考前,冒雨去曾经就读的小学,看望班主任徐萍老师。徐老师上课风趣,对学生多有鼓励和关爱,学生们都念及她的好。女儿有一回因为热心班里的劳动,徐老师特意奖励她一支很漂亮的笔,女儿一直珍藏着。承蒙徐老师抬爱,我曾在他们的毕业册上作跋,至今难忘。女儿去时,还买了礼物,赠与敬爱的老师们。拳拳尊师之情,由此可见一斑。

女儿就读的仁爱中学,是由甬籍华侨张爱芳女士捐建的。那里,校风纯正、教学严谨,并注重德育的培养,口碑极佳。孙科老师是女儿的班主任,他风度翩翩,教学上全力以赴,真是学生的幸运。毕业聚餐那天,女儿传来现场视频,孙老师高歌一曲周华健的《朋友》,泪落双颊,情难自禁。我看了五味杂陈。

丰子恺先生忆及当年的老师李叔同时,讲过一句话:我对于李先生的敬仰,是因为他是十分像人的一个人。像一个人,也是丰子恺一生的追求。鲁迅先生说过: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也是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这该是老师之所以成为老师的秘诀吧。

电影《老师·好》,看过的人都十分喜欢片中的苗宛秋老师。苗老师用自己的言行践行着老师传统的美德,影响深远。作为女儿的班主任,孙科老师想来也是这样。他正走在追求“像一个人”的路上,执着而坚定。

女儿过几天要出远门,去海南玩几天,在房间里整理东西。我看着她的背影,思绪恍惚。小小的人儿一下子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时间都去哪儿了呢?好在,来日方长,她前方还有长长的路要走。我也可以有长长的期许和憧憬,这样想来,就觉得幸福。曾写过一篇《归来依旧少年》,那里有十六岁的我的旧影,无邪无虑无忧,我也拥有过和女儿一样的青春。

我在微信群,发了一张送女儿考试的背影照,绿荫盖天,她朝前走去,没有一丝的犹豫,犹如一个战士,英姿飒爽。我写了一个题签——目送。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