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治夏日情绪中暑综合征

秋秋

2019年07月30日09:59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治治夏日情绪中暑综合征

七月,一出梅,就是连续的高温天,早上出门,天空瓦蓝瓦蓝的,白云像一朵朵巨大的棉花糖,有一种很真实的触手可及的质感,随便拍上一张都能当桌面了,感觉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蓝得如此纯净的天空了,却让人心头有点发慌。

周一清晨,6:50,我一心三用,边往脸上拍爽肤水,边从吐司炉里取出烤好吐司,抹上果酱,边提高了嗓子,催孩子起床。喊到第四遍,我已经收拾停当,牛奶热好,水果削皮切块,整整齐齐地摆好了。回头往孩子的卧室一瞄,居然还没起来,顿时炸了,吼了一声:“再不起来,你就一个人留在家里吧,我上班去了!”

孩子终于起来了,慢吞吞地刷了牙洗了脸,我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怒火。好不容易他坐到餐桌边了,却边翻着本漫画书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啃着吐司,其实以前偶尔也这样,总是能好好地跟他讲道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压了很久的火腾一下冒上来了,我一把抢过他的漫画书,给撕了,然后是一阵令人崩溃的哭声。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7:45,终于拉着熊孩子出了家门,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电梯却一直停在18楼,一动不动,我急得直跺脚,恨不得冲上18楼去看看到底在干吗!好不容易那数字开始跳动了,一开电梯门,先有条拉布拉多扑了出来,虽然主人牵着狗绳,我还是很生气,人家上班都要迟到,你还遛狗占用公共资源。但是以前,我一直觉得18楼那条狗狗好萌啊。

周一限号,只得去搭公交车,快到站台时,看见车子来了,赶紧边招手示意边拖着孩子紧跑了几步,可那个司机半秒钟都不肯多等,一溜烟地跑了,只留下一股热浪喷了我一身。换了以前,离站台就差那么几步,师傅总能再停一下等你的。

8:05,好不容易上了车,看着车载电视上不断闪动变化的时间,我心头直冒火,得先下车把孩子扔暑托班里,再换车去公司,眼看就要迟到了,可这路还堵得跟个铁桶似的。追根溯源,先是孩子闹浪费了五分钟,再是电梯多等了两分钟,然后没赶上前面那辆车,真是恶性循环!

车里的冷气虽然开到最大了,但架不住人多,闷得透不过气来。司机也不知道怎么开车的,一忽儿加速一忽儿急刹,把人折腾得东倒西歪的,还动不动打开窗户怼旁边车上的司机几句。眼看旁边的乘客要下车了,刚想坐下来喘口气,旁边杀出个衬衫领带的商务男,很奋勇地把我挤到一边,一屁股坐了下来,这倒也罢了,没想到商务男坐下后,竟然从包里摸出一袋葱煎包,顿时,车厢的空气成分更加复杂了,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忍一下就好,忍一下就好……

8:25,十字路口,突然一个急刹,车厢里的乘客都往前冲,车子停了下来,司机下了车,一会儿有人嚷嚷,撞上人了!大家都往前面车门挤去。下了车,热浪腾地扑了过来,但一见车下的场景,顿时寒毛竖起,车头侧翻着一辆电动车,几米远处有位姑娘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乘客忙着拨急救电话,还有乘客撑开伞为伤员遮阳,司机师傅站在一边,再也没有刚才的火气了,抖着手在拨电话。旁边的乘客窃窃低语:“公交车开得太快了,电动车也是不要命的,红灯都不看直接横穿马路插过来!”

8:57,掐着点到了公司,刚才恐怖的一幕尚在我脑子里翻腾,一进电梯,一股浓香扑鼻而来,我头也不抬脱口而出:“谁啊,这么热的天,还擦这么浓的香水。”一抬头,好吧,我点子真准,这个时间点,这架电梯里竟然破天荒地只有一个人,我的直接女上司,设计总监。

8:59,终于掐着最后一秒将指头放在打卡机上,然后一头钻进自己的格子间,桌子上是一堆要修改的样衣,我虽然有点拖延症,但平时还是能做到“当日事当日毕”,加点班也要把活赶完才踏实。但现在,我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旁,看下面被烈日晒得惨白的马路,情绪低落到极点,脑子比桌子上乱糟糟的样衣还混乱,什么都不想做。

12时整,午餐时间,可没人敢出去吃饭,好在有外卖续命,但十时就点的餐,一点多才送到,想质问一句这算是午饭还是下午茶,给个差评,但一看戴头盔、汗湿衣衫的送饭小哥,到嘴的埋怨硬是吞了回去,是啊,这么热的天哪,谁都不容易。

14:00,试样衣时,总监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是设计不对,就是版型不对,好不容易款式版型都勉强,那排扣子要换……好吧,我忍,谁叫自己一大早就乱说话得罪人呢!

让小助理跑趟辅料市场找合适的扣子,一去杳无音信,3:20,打电话给她,说正在市场埋头苦找,我耳尖,听到耳机里有熟悉的背景音乐,明显是某连锁咖啡店特有的背景音乐。于是从实招来可怜兮兮地说:“热得受不了,我好想放暑假啊!”小助理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

一句“放暑假”打动了我,心顿时软了:“好吧,你喝杯冰咖啡静静心,记得帮我把扣子带回来就是!”

放下电话,“暑假”两字在我脑子里再也挥之不去,突然很奋勇地开始工作,得抓紧把手头事情处理完,请个年休假,和家人找个凉快清静之地小住几天,好好治治我的夏日情绪中暑综合征。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