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终点是认错

市泾人

2019年08月13日08:20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智慧的终点是认错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有一精彩章节,那就是少林寺群侠认父,萧峰、慕容复和虚竹,各自找到了亲生父亲。

虚竹的父亲是少林寺方丈玄慈,母亲系“四大恶人”中的叶二娘。当萧峰之父萧远山在各大门派面前苦苦相逼叶二娘,要其道出虚竹生父来历时,玄慈方丈主动坦承说:“既造业因,便有业果。”随即唤来虚竹,轻轻抚摸其头顶,满脸温柔慈爱地说:“你在寺中二十四年,我竟始终不知你便是我的儿子。”

众豪杰大哗。叶二娘哭道:“你不用说出来,那便如何是好?”玄慈道:“反悔固是无用,隐瞒也是无用。”接下来,玄慈受杖气绝,叶二娘同时自戕。

玄慈当众认错,少林僧人很尴尬,但更懊恼的当属萧远山和慕容博。这对老冤家潜伏少林三十年,一为偷学武功,二是要揭穿玄慈情事,砸烂少林寺名门正宗的招牌,以达到各自目的。哪承想,没有多少过渡,玄慈主动坦白了,并且温情脉脉地对叶二娘说了一句:“这些年来,可苦了你啦。”

这样一位武林领袖、得道高僧,在某些人看来蠢笨如猪。你得先三缄其口,再说“无可奉告”,而后举行听证会什么的,拖延一段时日,躲过焦点,随后从长计议,不就“软着陆”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某些人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愿意低头认错,尽管其背地里干着伤天害理的坏事。可玄慈似三岁孩童,在大庭广众之下,坦然认错了。萧远山和慕容博能被扫地僧点化,看破因果,舍身礼佛,应当是玄慈给了他们相当大的震撼。

古典小说《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在狮驼岭遇难。孙悟空得知大鹏与如来有亲戚关系,不由又惊又喜,跑到灵山告状,本意是将如来一军,看佛祖作如何说辞。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心中这股怨气还没消呢。

令孙行者惊讶的是,如来说道:孔雀曾把我吸下肚去。我剖开她脊背而出,封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大鹏与她是一母所生,故此有些亲处。

佛祖如此说,等于承认孔雀等同母亲。尖酸刻薄的美猴王立刻顶上一句:“如来,若这般比论,你还是妖精的外甥哩。”他还想纠缠如来,得些口头便宜。谁知佛祖不与他辩驳,只说得一句:那怪须是我去,方可收得。

孙悟空一拳打在棉花堆上,形势没按他的思路走,心情必定落寞。以如来的尊崇地位,哪怕呵斥他几句,这猴子也会乐得翻筋斗,将来跟唐僧吹牛,佛祖对我进行思想教育,我受益匪浅啦,等等。但如来不深入讨论这个话题,仅表达两层意思:第一,大鹏算是我舅舅;第二,我们去降伏妖怪。

解决问题是关键,别整那些没用的,快刀切萝卜,干脆利落。孙猴子就是个西行打工仔,以他那点智商,想理解如来的胸怀,还得再磨炼五百年。

人一阔,脸就变,不光变凶,而且变厚。赵太爷不准阿Q姓赵,革命了也不行。陈胜当上草头王,当年的穷伙伴言说其旧事,便丢掉性命,哪里来的“苟富贵,勿相忘”。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拿放大镜看别人,拿望远镜看自己。一旦牵涉到自身的名誉、金钱和地位,那是上蹿下跳,左遮右挡,无所不用其极。

在这一点上,战国的齐宣王倒是聪慧。他接见孟子,说道:寡人有疾,寡人好货,寡人好色。要知道,这是在殿堂之上,面对诸多大臣和士子。况且孟子学问大,脾气更大,像当今娱乐节目里的导师,见人便想教训一番,指点对方如何做人做事。

孟老夫子滔滔不绝只管议论,身边一帮学生负责记录,编刻成书,供后世拜读。这好比现代的记者访谈,摄像头对准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光让你讲成就,还得说缺陷,最好扒一扒隐私,供普罗大众乐呵乐呵。试问谁有这个勇气?齐宣王倒是通达,说本王有毛病,喜欢钱财,还喜欢美女。接下来,孟子一番雄辩,夹枪带棒,数落加教育,满足了传道解惑的欲望。齐宣王除了连声道好,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有人说,齐宣王太傻,请孟子师徒吃饱喝足,回程车票都给买好,大爷一般供着,结果被指着鼻子训了一顿,两千多年来落得个贪财好色的形象,划不来。依我说,这个齐王太有智慧了,见到孟子马上承认缺点,主动当靶子,得以名垂后世。不然战国这么多的王,除去秦王嬴政和这个齐宣王,还有哪个被后人记住呢?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