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张学富

2019年08月13日08:22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劫后余生

我今年82岁。我这一生历经过多次生死关头,皆与死神擦肩而过。

年少时,我们家弟兄三人不幸都患了天花,一个夭折,另一个脸部留下疤痕,唯我健康地存活了下来。一个夏日的午后,我跟随一群小伙伴到河里嬉戏玩耍。突然,一个愣小子不由分说,把我抱到了深水处。不料,我从他手中滑落,沉到水底。他却吓得落荒而逃。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高个子的小伙伴迅即从附近游来,勇敢地将我从水下托起。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下水了,终身成为一个“旱鸭子”。

青年时代,我在青海的一所高校读书,恰逢三年自然灾害,不仅饥饿常与我相伴,还多次遇险。

入校之初,学校组织我们去开山挖土。一天,正在劳动。突然,一块足有一间房子大的土块紧临我身旁坍塌下来,我差一点被活埋。不久,校方又安排我们到青海湖北边的刚察县开荒、捕鱼。汽车载着全班同学在山路上行驶,在一个山腰的拐弯处,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原来前车右轮胎已悬空在山崖边。司机轻轻拉开车门,我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下车,全车人避免了一场粉身碎骨的悲剧。

在那“古来白骨无人收”的青海头,在那茫无边际的沙丘上,某日为执行公务,我与同学卓君在行进途中,遭遇一只大灰狼。它两眼射出让人胆寒的光,一步一步直逼我俩。我俩吓得魂飞魄散。当时手无寸铁,心想今天定要葬身狼腹了。我们与狼对峙着,一步一步往后退。万幸,狼竟然没有再靠近我们。我们离奇地狼口脱险。

又一日,也是为执行公务,我与另一同学艰难行进在渺无人烟的沙丘上。隐约见到远处有个人影,我们兴奋地加快步伐,当靠近那人时,才看清原来是一个穿着光羊皮的老藏民。我们友好地招呼他。不料,他看见我们,突然从腰中拔出匕首直对着我俩。我们赶紧止住脚步,在惊慌中强露出笑脸,向老藏民挥手致意。可能是我们的善意得到了他的理解,一场误会避免了。

人到老年,又遇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那是2009年11月的一天,我过斑马线时,被一辆小轿车撞个正着,被弹出好几米。幸运的是我以平睡的姿势落在地面上。当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定下神来,感觉并无大碍。得亏那天天气转冷,身上多穿了一些衣服,估计起了一定的保护和缓冲作用。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总是乐观地坚信:劫后余生,幸运一生。

(责编:张帆、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