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开口笑”

徐永清

2019年08月28日10:32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也说“开口笑”

  “夜光杯”上拜读西坡先生的《“开口笑”》,勾起了我的兴趣,也想来说一说我知道的“开口笑”。

  “开口笑”,南北各地均有出产,北京、上海、天津、济南以及我们扬州都把它列为地方特产,可见其分布之广,受人欢迎程度之深。市面上常见的型号有两种:一大,一小。

  大号的大小如橘子、梨子、健身球,其外表金黄,密布芝麻,形状除了咧嘴在笑,几乎浑圆。“开口笑”人人喜爱,但特受豪迈男士们的偏爱,因吃起来像咬梨子、啃苹果,大口大口的,豪气痛快。生活中,大号“开口笑”虽是副食角色,偶尔亦可客串主食。三口之家的生活总是忙碌的,尤其寒冬的早晨,谁能无情拒绝温暖被筒的热情挽留?于是尽量享受着暖烘烘的幸福,延挨到最后一刻。眼看上班、上学将要迟到,才痛下决心,赶紧起床。于是火急火燎地准备早餐,通常就用“开口笑”就着茶水、牛奶、豆浆享用。虽是将将就就,却又痛痛快快地把一顿早餐解决了。倘若时间实在紧急,干脆大人孩子,每人揣带两只“开口笑”,到了单位再慢慢享用。“开口笑”的特点是保质期长,易贮存,可应急;优势是实在饱人,熬饥扛饿。价格虽贵了点,但比馒头、花卷、烧饼、油条味美。偶尔为之,难得潇洒,也值。

  小号的“开口笑”,仅有红枣、樱桃大小,精致、袖珍。它也在笑,但不是开怀大笑,而是微笑。有的地方喜欢叫做“一口酥”,在我们扬州,人们习惯叫作“麻雀头”,有可爱讨喜之意。麻雀头是茶楼的必备细点,最受樱桃小口的女生青睐,品评之际,能够保持优雅的仪态。在我们这儿,大凡高档的酒宴,餐前都有几样美味的零食,其品种通常是六样,要考虑性别,也要兼顾年龄。零食的品种,大抵有瓜子、话梅、酥糖、开心果、蜜三刀、麻雀头。一般来讲,麻雀头是不可缺席的,关键是喜庆。

  这香甜酥脆的麻雀头,还很受学子们的欢迎。记得我女儿上高中的那会儿,家中常要备些小零食,当作夜宵。那些年,孩子们全都开足了马力,且是你追我赶,奋勇争先的。熬夜,又是正在长身体的孩子,自然要吃点夜宵,补充能量。就我们家来说,夜宵的品种有麻雀头、沙琪玛、云片糕、蛋糕、桃酥、饼干等等,以便轮换着吃,避免单调。女儿对麻雀头尤为喜好,小小俏俏的,笑笑嘻嘻的,既方便又不油腻。通常都是一大把,也就十来个,大约二两的量,用小碟盛装着。于是,边做功课,顺带享用,两不耽误,消消停停地就把夜宵解决了。这小小的麻雀头,对女儿的成长,可谓功不可没。

  “开口笑”,永远咧着嘴在笑。亲切,和蔼,积极乐观,豁达大度。看到它,总让人们的生活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正能量,多好!我觉得用开口笑当作微信、QQ的表情包,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为它点一百个赞!

(责编:张丽玮、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