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寄给父母

刘希

2019年09月11日08:35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把自己寄给父母

  临近中秋,母亲打来电话,问我回家吗?我说,公司忙着呢,不知道能不能回。母亲幽幽地答:“你不会要打第8张中秋节欠条吧?”放下电话,我久久地陷入沉思。

  母亲有个习惯,就是在一个小本上记上我回家的时间和次数,特别是节日,她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去年过年在家,我翻看她的小本子,看见中秋节一栏全记着“无”,便淘气地写了7张中秋节欠条并签上大名,本是无心之举,却被母亲收在抽屉里。

  想一想,我结婚8年,确实没有一次在家过个中秋节。远嫁的我,又常在外地打工,过节时,都是我们加班忙着赶货的时候,很难请假回家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所以,扪心自问,我绝对未尽到一个做子女的责任。

  农村老家的习俗,是每到五月端午节、八月中秋节,无论出嫁的女儿年纪多大,只要父母健在,一定要带着全家回一趟娘家的。好吃的,好喝的,好用的,两手满满当当,一路幸福而骄傲地奔回娘家。姑爷要给岳父奉上好烟好酒,不知给岳母买什么好,就悄悄给她衣袋里塞上两百块钱。没想到却被她老人家发现了,于是,往往一个要给,一个婉拒,老少两人的推让中,空气中流淌着的全是亲情的味道。

  我一直梦想着在一个中秋节,带着一家三口,挎着大包小包,在邻居们的羡慕声中,走进我阔别已久的家,扑进母亲的怀里。母亲在灶头忙活,自家养的鸡在锅里翻腾,满屋子都是扑鼻而来的农家鸡特有的香气。自己一边给炉灶添些柴火,一边和母亲絮絮叨叨,东家长,西家短的,也听母亲兴奋地说着,比划着,聊自家、也聊别人家,但唯独不聊离别日子里的那些想念。

  我是母亲唯一的女儿。自父亲去世后,母亲怕增加我的负担,坚持一个人在农村独居。也因此,我对母亲,不仅怀着深深的内疚,更多的是感激。本来想结了婚以后要好好补偿、孝敬她老人家,竭尽所能地让她晚年过得开心、幸福,哪知自己一直生活不宽裕,想回家一趟都难,因为往返回家一趟就要花掉上千元路费。

  母亲的中秋节,想必是孤单的。我不回家,门庭一定很冷清。看着别家的热闹气氛,母亲肯定是落寞的。八年,漫长的八年,对母亲来说,是多么冰冷而残酷呢?每每期盼落空,失望的母亲,是不是也曾在暗夜里独自垂泪呢,是不是也曾后悔当初那么义无所顾地支持我远嫁呢?我知道,母亲一定是寂寞的,尽管她经常在电话里宽慰我说,邻居们都挺照顾我的。

  前几天,我本作了不回家的计划,给母亲寄了月饼,可是现在,我突然决定,买票回家,让第八张中秋节欠条消失在母亲的抽屉里。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