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钟声

刘学文

2019年09月24日10:52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夜半钟声

两次到苏州,每次必游寒山寺。 寒山寺始建于南北朝梁代的天监年间(502—519年),二百年后的唐代高僧寒山和他的好友拾得曾在此居住,遂改为今名。游寒山寺必看古钟,但它已不是张继诗中所说的那口发出“夜半钟声”的大钟了。据《寒山寺志》记载,“唐钟”早已不知去向,明代嘉靖年间的铸钟不是“遇倭变销为炮”,就是流入日本了。现在洪亮而远扬的钟声源自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江苏巡抚陈燮龙重修寒山寺时所铸之钟。

一般来讲,寺庙里是“暮鼓晨钟”,没有半夜敲的。“夜半钟”之事最早出现在《南史·文学传》中,文曰:“丘仲孚,吴兴乌程人,少好学,读书常以中霄钟鸣为限。”对苏州寺院中是否有夜半打钟提出疑问的先是宋代诗人欧阳修,但也随即遭到反驳。宋人胡仔《苕溪渔隐诗话》前集卷二十三引王直方《诗话》云:“欧公言唐人有‘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句,句则佳也,其如三更不是撞钟时。余观于鹄《送宫人入道》诗云:‘定知别往宫中伴,遥听缑山半夜钟。’而白乐天亦云:‘新秋松影下,半夜钟声后。’岂唐人多用此语也?傥非递相沿袭,恐必有说耳。”该书后集卷十五又引《复斋漫录》:“《遁斋闲览》记欧阳文忠公《诗话》,讥唐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句,云半夜非鸣钟声,疑诗人偶闻此耳。且云渠尝过苏州,宿一寺,夜半闻钟声,因问寺僧,皆云分夜钟,曷是怪乎?寻闻他寺皆然……始知夜半钟惟姑苏有之。此皆《闲览》所载也。……然唐诗人皇甫冉有《秋夜宿严维宅》诗云:‘昔闻玄度宅,门向会稽峰。君住东湖下,清风继旧踪。秋深临水月,夜半隔山钟。’且维所居在会稽,钟声亦鸣于夜半,遂知张继诗不为误,欧公不察,而半夜钟亦不止于姑苏。”“半夜钟”是自古以来吴中习俗,除张继外,别的唐代诗人也多有吟咏,如王建的“未卧尝闻半夜钟”、许浑的“月照千山半夜钟”、司空文明的“杳杳疏钟发,中宵独听时”等等。唐时寺僧打半夜钟,不独苏州,其他地方也有。唐大历时人李子卿有《夜闻山寺钟赋》,题下自注:“时宿嵩山少林寺。”可以想象当时的河南嵩山亦是如此。此外,长期居住于苏州的南北宋之际文人叶梦得《石林诗话》卷中也说:“欧阳文公尝病其夜半非打钟时,盖公未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更可见苏州寺僧夜半打钟,至宋朝时还依然回响。

有了寒山寺的“夜半钟声”,“枫桥夜泊”之神韵得以完美表现。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