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学之心体察生活之美

姜琪

2019年10月08日08:34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以文学之心体察生活之美

用什么丈量生活的高度和深度?作家许冬林给出的答案大约是草木吧。生活中有草木,草木中亦有生活。

《养一缸菱养一缸荷》收录了作者所描绘的有关世间草木的多篇散文。全书分为四个部分,第一辑描写了“守候在绿窗前的花影”,第二辑讲述了“生长在古诗里的草木”,第三辑描绘了“摇曳在风俗里的香草”,第四辑则叙述了“轮回在味觉里的植物”。纵览全书,作者对普通的花草树木进行了细致描绘,又将它们完美地融入自己的生活中。草木与生活的自然结合,使得整本书清新明朗,散发着草木的清香,又氤氲着往事的色调。

有草木陪伴的光阴,注定不会流于庸俗,作者以细腻淡雅的笔调,工笔描绘了与自己相伴的繁花。仿佛一瞬间,书页间有关花朵的图画都因为文字再一次立体起来,甚至散发着袅袅馨香。在作者的笔下,每一朵花都被赋予了人格:海棠半开未开,妩媚而娇艳,犹如抱琵琶而半遮面的美人;桃花倾其所有,只为在短暂的生命里用冶艳的色彩撼动大地;栀子花以一种温婉清丽的姿态,将小小的生活撑得别有情味。

作者不仅描绘了自己与繁花的故事,还将那草木从古老的诗词中提炼出来,放在了作者的今生今世之中。“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梧桐,“芙蓉绕床生,眠卧抱莲子”的芙蓉,“把酒话桑麻”的麻——这些跨越历史长河、被无数文人写进诗中的植物,依旧拥有那份生动的灵魂,感染着现今的人们。

植物居于俗世,自然有着人情。每一棵植株的背后,都有作者的故事,它们与作者所谓的“生活”缠绕在一起。奶奶每天都要戴一朵栀子花,伴着花香颤颤巍巍地走着,如观音一般慈悲温和。这时候的栀子花便宛如一个内敛温柔的少女,受着世间苦痛,却淡然地沉默着。草木降生于人世,便在人群中辗转,它们的名字在人们的口舌间有了意义。梧桐凄凉,莲子相思,这些意义被时间打磨,在历史中缓缓沉淀,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即使是物质至上、一切以快为好的今天,这些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草木花卉,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平和着人们的心境。以至于太多凡世之人,在看到小小草木时,也放缓了脚步,为在繁忙生活中发现的美好而真情实意地高兴着,这便实现了思想上的超脱。

植物与生命的对照,其实也是自己对生命的观照。那些长于俗世的花草,因为人的情感,而拥有了品性;而长于俗世之人,因为一片叶、一枝花,而终于洗净了灵魂,看岁月静好,品现世安稳。生命,大约只有在对望之间,才能形成各自的圆满。与书名同题的篇目《养一缸菱养一缸荷》里,作者这样说道:“生命,许多时候需要一种对望,就像菱与荷,就像我与两缸水生植物。我们并不总是孑然,我们需要有一个气息相近的生命,不远不近,与自己默然对望,无须多言。在这样的对望中,我们深深感受到自己正独一无二地存在着,感受到时间的流动里充盈着芳香和深远的情意。”

无论身处何境,都能闻见草木的清香,能看见草木的脉络,愿意感念时光,感念岁月带来的是非苦乐,这就是生活吧。“与繁花相见,与草木同喜。用原始的泥土气息,记录草木光阴的生活美学。”走近花草树木,体味生活之美,怀着一颗热情跳动的心,慢下来生活,以文学之心体察生活之美,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生活家之情怀。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