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是偷来的”

陈汝洁

2019年10月15日10:08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这首诗是偷来的”

  《围城》第三章写王尔恺录苏文纨“旧作”一首于扇面,被方鸿渐识破系窃取德国民歌,苏文纨只好承认:“你说这首诗有蓝本也不冤枉。我在一本谛尔索(Tirsot)收集的法国古跳舞歌里,看见这个意思,觉得新鲜有趣,也仿做一首。据你讲,德文里也有这个意思。可见这是很平常的话。”苏文纨嘴里说“仿”,实际是“窃”,因为这首诗压根就是欧洲民歌的翻译。杨绛在《记钱锺书与〈围城〉》中说,苏文纨这首诗是钱锺书让她翻译的,要求她翻译不用太好,一般即可。《围城》中那首扇头诗云:

  难道我监禁你?/还是你霸占我?/你闯进我的心,/关上门又扭上锁。/丢了锁上的钥匙,/是我,也许你自己。/从此无法开门,/永远,你关在我心里。

  在现实中,还真有人“仿做”这首欧洲民歌,且看方玮德《海上的声音》:

  那一天我和她走海上过,/她给我一贯钥匙一把锁,/她说:开你心上的门,/让我放进去一颗心,/“请你收存,/请你收存。”//今天她叫我再开那扇门,/我的钥匙早丢在海滨。/成天我来海上找寻,/我听到云里的声音——/“要我的心,/要我的心。”

  《海上的声音》收入陈梦家编《新月诗选》,新月书店1931年出版。1936年,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出版的陈梦家编《玮德诗文集》,也收有这首诗。钱锺书应读过方玮德的诗文,《围城》中讥讽苏文纨窃诗这一情节,应从方玮德“仿做”而来。所以,小说中方鸿渐看了苏文纨的诗,说“这首诗是偷来的”,“至少是借的,借的外债”,即是现实中钱锺书对方玮德《海上的声音》一诗的指摘。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