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麻溪坝工程

薛林荣

2019年10月18日09:44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心系麻溪坝工程

1913年3月24日,何燮侯邀请鲁迅等人在厚德福吃饭。《鲁迅日记》载:“晚何燮侯招饮于厚德福,同席马幼舆、陈于盦、王幼山、王叔梅、蔡谷青、许季市,略涉麻溪坝事。”

做东的何燮侯(1878—1961),浙江诸暨人,中国教育史上享有卓越声誉的教育家,是第一任北京大学校长。

何燮侯担任北大校长时,正值北大逐步走向正规大学的关键时期,设置学科、兴建校舍、筹集经费、整顿风纪、改革学制、保全学校,都需要何燮侯奔走出力。何燮侯此间以校长之力,延揽了许多人才到北大任教,为后来北大广开民主校风埋下了伏笔。据沈尹默回忆,沈尹默以及马裕藻、沈兼士、钱玄同,都是由何燮侯与胡仁源延揽进入北大的。

何燮侯担任北大校长后,虽然公务繁忙,但与浙江老乡仍保持着密切交往,不时“招饮”鲁迅诸人。除此文所述1913年3月24日的招饮外,同年8月18日,鲁迅从绍兴探亲回来不久,何燮侯便宴请鲁迅等人:“晚何燮侯以柬招饮于广和居,同席者吴雷川、汤尔和、张稼庭、王维忱、稻孙、季市。”有为鲁迅接风洗尘之意。二人不但可相晤对饮,且有书信往来,可见情谊非同一般。

何燮侯此次设宴的地方即厚德福创建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原址在前门外大栅栏街内,由一家创立于烟馆的“衍庆堂饭庄”易主而来,是北京第一家专做豫菜的饭馆,以“五味调和、质味各异、鲜香清淡、汤汁考究”等独特风味在晚清民初北京美食业占据一席之地。厚德福最拿手的菜是烹制熊掌,京城闻名,此外,还有铁锅蛋、两做鱼、核桃腰、罗汉豆腐等。梁实秋在《雅舍谈吃》中多次谈到厚德福饭庄的逸闻和名菜、名点,如:“厚德福饭庄开业之际,正逢帝制瓦崩,民国初建,在袁世凯当国之时,他喜欢用河南菜肴待客,久而久之,一些官宦也投其所好,竞相效仿,使得厚德福声名鹊起,生意日盛。”

这次参加饭局的诸公,均为浙江人氏。老乡聚到一起,自然要说说故乡风物,关心一下故乡的大小事情。“略涉麻溪坝事”说的就是古代萧山的一大水利工程。

麻溪坝位于进化镇鲁家桥村,始筑于明代成化年间,由当时的绍兴知府戴琥营筑土坝,截断麻溪之水,让坝外的麻溪水不再排流到西小江,而是向西排流到浦阳江流域。当时坝内为绍兴管辖,坝外为萧山管辖。麻溪坝工程是一起由来已久的水利纠纷,是萧山与绍兴围绕麻溪坝废留而发生的,有着远及明朝的历史原因。明弘治九年间,由于连日大雨,暴发了山洪,堤坝附近山体滑坡,洪水漫过堤坝,被溺死的村民有三百余人。因这次大水灾,引发了萧山与山阴两地村民一场筑坝与废坝的激烈争论,但一直没有结果。

明万历年间,萧山知县刘会在坝的险要地段,用石块重修,并开霪洞,每到旱季,就通过霪洞把堤内之水引到堤外进行灌溉。这可谓是一种顾全两地冲突的折中办法,清乾隆《萧山县志》对此加以赞颂:“……石坝(指麻溪坝)以内无江水冲入,悉成沃壤矣。迄今一百六十余年无小患者,皆麻溪坝之利。”但这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山阴那边由于堤坝拦截,水患不断,一直主张废除堤坝。为此,明代儒学家、绍兴人刘宗周写下了《天乐水利图议》:上策,移麻溪坝至茅山;中策,扩麻溪坝下霪洞;下策,塞麻溪坝下霪洞。

两地的争议,直到民国初年经多次呈请,还是议而不决。民国2年(1913)春夏之交,洪水大发,山阴境内田地房屋淹没,塘堤即将决口,附近村民忍无可忍,男女老幼扛着锄头铁耙掘坝。后来经乡贤汤寿潜出面调解,1914年才改建麻溪坝为桥,从而解决了自明朝中期以来400多年的两地水利纠纷,麻溪又重新归属了西小江水系。

何燮侯以北大校长身份于1913年3月24日在厚德福招饮鲁迅等人时,席中诸人虽然身在京华,却依然心系家乡水利工程,游子之情,可谓在焉。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